-瓜栗

假以时日,我也能成为黑暗料理大师!

我*绝*对*不写现实向

 

[SK]Hlice·奇异恩典

*ooc注意* *涉及宗教注意避雷*

完结了!!!!!!可以收割了朋友们!!!!!!

章回一·独角兽

章回二·夜莺

章回三·爱丽丝

全文txt 密码 tjub

一点解析







章回四·奇异恩典

 

“Amazing Grace, how sweet the sound.”

-奇异恩典,如此甘甜

“That saved a wretch like me.”

-我罪已赦免

“I once was lost but now I'm found,”

-前我丧失,今被寻回

“Was blind but now I see.”

-盲眼今又得重见

 

“Amazing grace,how sweet the sound.” 

-天赐恩典,如此甘甜

“That saved a wretch like me.”

-我罪竟已得赦免

“I once was lost but now I'm find.”

-我曾迷途,而今知返

“Was blind,but now,I see.”

-盲眼今又得重见。

 

01

甲辰21年,科技的进步和环境的异变给生物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部分能力超于常人的人产生能力觉醒,每一万人中就有可能产生一位觉醒者。而每一千万觉醒者中可能会存在一人拥有超于他人的精神共感能力。他们在接受训练后通常拥有强大精神世界和场景重塑能力,能通过接触他人贴身事物感知他最后活动48小时内的精神思想变化,并通过变化推理重塑他所经历的场景。

这种能力者有个统称的名字,一般称呼他们为“爱丽丝”。

而大野智就是爱丽丝的一员。

 

“都说了没有关系了。”青年插着耳机站在路边,秀气的眉毛弯出一个无奈的弧度,“只是有点累而已……也没有你累嘛,啊出租车!”他伸手拦下一辆公共悬浮车,拉开后座的门把自己塞了进去。

“到国立特殊学院。”青年小声报出目的地,又赶紧贴回手机听筒:“不过的确是有点发现……一会儿回去还要再和米仓商量一下。诶?”他好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眼睛倏然睁圆了,嘴角也往上翘:“是吗!那今天我们出去吃?啊……家里倒是也还有食材,”他有些局促地挠了挠脸上的小坑,“回家也可以啦……”

“你明天还上片场吗?”青年从悬浮车上下来,慢悠悠地走进学校大门,“明天不去最好啦!什么嘛我没有在打坏主意。”他哼笑起来,眼角显出温柔的线条。“那我在安全署等你?大概晚点会去那里……现在在学校呢,有本书要借,也要和老师讨论一下使用能力的新发现。”

“有空也带你来看希珀斯老师,”他在圆形广场前站定,手插进口袋,“是我的人我当然会想办法让你见到她啦,没有问题。”

“快去工作吧我的大明星,”他按亮电子面板,选择了指纹识别,“晚上见。我也爱你。”

“指纹识别完毕。身份份确确确确——身份确认完成,身份等级:可以进入。”

“图书馆即将打开,请保证您站在安全区域内。”

青年挪动了一下位置,退到黄线后面,眼睛却盯着手机屏幕,不紧不慢地打着字。

“家里有咖喱,”他嘟囔着,又在清单上加进了牛肉,“还需要买什么……”他突然笑起来,轻快地敲打出“液体安全套”字样,愉快地勾选了保存。

 

“到特殊事件调查科。”

“好的。”总立安全署前台的警务员头也不抬地递出去一个登记板,接着从凌乱的桌子上翻找出一支笔,带着不好意思的笑容抬头:“抱歉久等,麻烦您……二宫老师?!”

二宫和也手忙脚乱地用登记板按住她的手,四处张望之后紧张地向她比划着噤声的手势。小姑娘双手捂着嘴,眼睛睁得溜圆,一个劲地点头表示她明白。

二宫签了字之后把登记板递回去,想了一会儿又敲敲前台的桌子示意那个警务员抬头,后者依旧大大地睁着眼睛。“大野老师上去了么?”二宫和也凑近她,压低了声音。大概是这个问题内容过于奇怪,又或者这位警务员根本不清楚大野老师是谁,她露出了一个困惑的表情,歪歪头似乎在思考,最终又摇了摇头。

“没来?”二宫有些疑惑地挠了挠下巴,轻声道谢之后灵巧地绕到侧边电梯前,等着上楼。他掏出手机翻出通话记录,显示自己最后一次与大野智的通话是在三小时之前。那时大野智说他去了学校,应该不会待那么久……

二宫和也的思绪被电梯提示音打断,他溜达着走出电梯门。特殊事件调查科的大门关着,磨砂玻璃罩得里面不甚清楚,门铃显示通电,按了却没有人出来。

二宫盯着科室旁边的铭牌打发时间,过于安静的走廊待得人发毛。他摸出手机给大野智打了个电话,漫长的等待音过后传出的系统提示使他更加焦躁不安,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电梯传出“叮——”的响动,接着略显慌乱的高跟鞋声在他背后响起,穿着职业套装的红色长卷发女性出现在他面前。

“二宫先生。”她似乎有些焦急。

二宫和也打了个愣神,随即反应过来这可能是大野常在电话中提到的“米仓荣子”,他点点头,伸出手与米仓匆匆一握。米仓似乎在赶时间,她略过了前面的寒暄直达中心:“二宫先生知道大野老师在哪里吗?”

“大野?”二宫心中的不安一下从胃部腾起,“他三小时前给我打电话说他在学校。”“学校?”“应该是去图书馆了。”二宫补充道。米仓荣子抬起手腕看了眼表:“特殊学院的图书馆规定单人进入时长不能超过一个半小时,大野老师不应该在那里待那么久。”她抬起头,眼睛似乎变成了金色:“我先一步过去,麻烦您也尽快赶到学校。”

“好的。”二宫和也摸出手机打通了西沢舞的电话,在还没接通之前眼睁睁地看着米仓荣子脱掉了高跟鞋拎在手中,接着打开走廊尽头的窗户一跃而下。

“喂?”西沢的声音在电话那头重复响起,“二宫老师?”

“啊,”二宫和也一个激灵,“你还在安全署附近吗?”

 

“他不会有事的,”西沢通过后视镜看着二宫和也,虽然说着宽慰的话,言语里却满是担心,“上一次大野老师失联不就是因为他把手机落在甜品店了嘛。”

二宫和也沉默着摇摇头,大野智既然是和他约好了要见面的,一定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他长出一口气向后靠在靠垫上,大拇指无意识地摩挲着手机屏幕。“大野老师这么厉害,”西沢转着方向盘,悬浮车拐过一个急弯,特殊学院的轮廓已经清晰可见,“全国都没几个他这样的人,更别说他是其中的佼佼者……”

“我倒宁愿他不是佼佼者。”二宫和也喃喃地接上这句话。大野智是觉醒者,而能力的觉醒都有由头,源头刺激越强烈觉醒的能力相应就越强,这个道理二宫知道,西沢也知道。后者抿紧了嘴唇一言不发,踩下刹车将悬浮车稳稳地停在了学院门口。

“我在这里等您?”西沢舞赶在二宫和也下车前问他,后者停了一下,摇了摇头,又步履匆匆越走越远。

西沢舞看着后座,那里摆着二宫和也今天杀青时剧组送他的红酒,说要带回去给大野喝。

 

从校门口到图书馆的路并不长,大野智曾经带二宫和也走过一次。

可是现在二宫和也觉得这条路太长太长了,多一秒都不愿意,更别说走上三四分钟。他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因为二宫紧凑的档期又因为大野突然接手接二连三的奇怪案件,声音在电话里匆匆会面早就已经不满足,好不容易杀青而大野也空了下来,还没拥抱怎么就能失联。

二宫和也几乎是用小跑着向前的,再拐一个弯就到图书馆了,那个略微向下凹陷的圆形广场,是大野智才能进去的地方。

有时候二宫和也会想自己为什么没有觉醒异能,又会在大野智向他描述奇形怪状的场景回溯时庆幸自己是个普通人。他也会构想,如果大野智不是爱丽丝,那他们是不是有另一番生活。

二宫和也拐了个弯,脚步渐渐慢了下来,不远处聚集了一堆人,黄色的警戒线随着风微微晃荡。他甚至停了下来,远远地看着年轻的学生们将通往圆形广场的路围得水泄不通。

“我没有在打坏主意。”

二宫和也眯起眼睛,三小时前大野智黏黏糊糊的笑声在脑海里碰撞,他甚至能想到那个人说这句话时的神情。

“是我的人我当然会想办法让你见到她啦。”

二宫和也挪动脚尖,机械地弯腰穿过警戒线再往前。

“我也爱你。”

大野智安静地侧躺在圆形广场的中间,周围散着一群人。似乎有目击者在激动地向探员描述当时发生的场景,又有人在一旁补充说明。四周闹哄哄地乱成一片,而二宫和也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走到大野智身边,这人手边还放着一本半开的书。

“他一看书就犯困。”二宫蹲下来,小心地拨弄着大野智的刘海。米仓荣子听到这句话一愣,又不知道该接什么。她拍了拍二宫和也的肩膀,徒劳地张张嘴,又站了起来。

不远处传来鸣笛的声音,穿白大褂的人将二宫和也挤到一旁。二宫和也眯着眼睛看着大野智被抬上车,接着消失在车门背后。他冷静地转过身看着米仓荣子,像在看一个和他毫无关系的人。

“他什么时候能醒?”

 

02

“satoshi!”

二宫和也好不容易从片场溜回来,一进家门换上拖鞋就四处寻找大野智。

“satoshi!Sa……啊怎么又睡在这里。”他轻手轻脚地靠近书桌旁的大野智,后者枕着一本书睡得不谙世事。二宫和也给他搭上一条毯子,又弯下腰靠近他的脸,仔仔细细地看着大野智的睫毛,挺立的鼻子,樱色的嘴唇。他甚至大胆地伸出手戳戳大野智的脸,却没来得及将手缩回去,大野智依旧闭着眼睛,他捉着二宫和也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笑着问二宫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回家来。

“想你了。”二宫和也少见的直白,他看着大野倏然睁开眼睛,炽热的目光看得他整张脸都烧了起来。使劲将手指从大野智的手中抽出来,二宫和也别别扭扭地转过身给自己倒了杯水,途中还大声掩饰自己的慌张:“骗你的啦!只是刚好路过而已!”

大野智直起身子动动脖子,看着二宫从耳朵红到脖颈,眯着眼睛笑得得意洋洋。

“要出去吃饭吗?”

“要在家里吃。”

 

大野智围着围裙在厨房转圈,二宫和也捧着水杯溜达到书桌前。大野睡着前看的书还半摊在桌上,他皱着鼻子翻了翻,大抵是关于大野智研究的爱丽丝的能力,什么共感啦世界内影响啦融合重塑啦,枯燥又与自己没有关系。

他晃荡到厨房门口,靠在门框上看大野智做饭,半晌轻轻冒出一句:“那个世界是什么样的?”大野闻言有些惊讶地转过身,又笑着说没什么特别的。二宫瘪了瘪嘴赌气似的坐在餐桌后面,看着空水杯发呆。

“我会想办法带你去的。”大野端着盘子坐在他对面。

“我又没有那种能力,我怎么去。”二宫微微侧过身,“而且那个世界是你的还是我的。”“如果你要这个能力的话我就给你。”大野智像是谈论今天的天气怎么样,随意得让二宫皱眉。“能力怎么好随意给别人。”他嘟囔着站起来,又坐到大野身边,“但是我还是想知道那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你看见过什么样的世界?”

“吃完饭讲给你听。”大野笑着把盘子推到二宫的面前,又摆上餐具,“吃完饭了告诉你,关于爱丽丝,关于红桃皇后,关于疯帽子。”

“关于我怎么把你带到我的世界里去。”

 

03

“他陷入了沉睡。”医生好像是非常不能理解大野智的状况,使劲用笔帽挠着头,“嘛其他问题都没有,身体也很健康。而且脑部活跃,甚至有点像在做梦。但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那我能把他带回去吗?”二宫和也瘦了一大圈,原本合身的外套在身上晃荡。

“倒是没有问题,”医生翻找出一叠通知单,“不过出院之后的无论出现什么情况我们医院都概不负责。”

二宫沉默着点点头,签完字之后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没响两声就通了。

“您好我是米仓。”

“您好,我是二宫和也。”

 

“他曾经说过熟悉的人可以直接与他共感不需要经过他的同意,”二宫和也抽出一大叠资料放在米仓荣子的办公桌上,“所以我可以直接进入他的精神思想中。”

米仓显得有些为难,她身边的青年也表示不太赞同。

“还是说你们有别的方法让他醒过来。”二宫和也凑近了他们,视线向上盯着米仓的眼睛不放。米仓一言不发,她看着大野智的资料发呆。“说实话,我怀疑这件事与他之前帮你们查的那一系列案子有关系。”二宫和也观察着米仓荣子的眼神,后者的瞳孔倏然放大又缩小,最后疲惫地阖上眼帘。

“林平,”她呼喊身边的青年,“准备共感舱。”

等到林平消失在门后,米仓从桌子另一头抽出四卷案宗,推到二宫和也的面前。“这三份是他之前帮忙查的案子,里面有详细内容及他的共感时长”她抽出三份中的一份,“这份还没有定论,除了我们两个也请不要让林平知道。”她慢慢翻开卷宗,指着其中一行字:“因为这份和林平已经去世的女朋友有关系。”

“以及这份,”她拿起落单的那一卷,“是根据目击者的证词寻找的相似案件,”她同样翻到关键位置,“这里,与目击者所说的一样,出现了小范围的暴雨和大风,不知道有没有用。”

“我不清楚,不知道如果大野智的确在思考的话他现在在思考什么。”米仓靠在沙发垫上,侧过头与打开门的林平对视,又嘱咐二宫和也:“我给你48小时,如果你48小时之内没能将他唤醒,那我们就会强行切断共感,将你带出来。你也应该清楚爱丽丝一旦真的在重塑场景,48小时还没能解决问题而继续重塑的话会出现什么问题。”

迷失、混乱、精神世界崩塌。

二宫和也垂眸看着泡在营养液中的大野智,他的胸膛微微起伏,手掌也一如既往的滚烫。二宫和也摸索着牵住他的手,手指穿过他的指缝,将掌纹紧紧合在一起。

营养液慢慢没过头顶,似乎是夜幕降临。

 

04

二宫和也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他眯着眼睛用脚摸索到拖鞋,慢悠悠地走出卧室。

大野智正在准备早饭。

“起这么早是准备出去?”二宫和也坐在餐桌旁,低血糖让他稍微有些晕眩。“嗯。”大野智将早餐放在他面前,嚼着面包不知道在思考什么。“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太对,”他屈起手指挠了挠脸,“虽然好像离真相很近了,但是总归有地方讲不清楚。”

“比如呢?”二宫和也用叉子戳着那个荷包蛋,他现在一点胃口都没有。

“比如……恩,我假设我看到的那个学校是菊地理绘构建的场景,那为什么他们会与我对话呢?”大野智的眉毛拧在一起,似乎这是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即使我被她带入强行共感,我也不能与她进行互动。”

二宫和也一手托着下巴,一手似乎有规律地敲击着桌面,懒洋洋的好像并没有睡醒:“也可能是因为那根本不是菊地理绘的共感。”

大野抬起头看着天花板,思考着这种可能性是否存在。半晌他像泄了一口气似的靠在椅背上,“先不说能不能想明白,”大野智的声音晃晃悠悠,“在二宫先生这里待着真是舒服啊……”

“是吗,”二宫和也也是一副要睡着的样子,“那你就在这里多待一会儿。”

“那可不行,”大野智软乎乎地笑着,站起身把餐盘收进厨房里,“我觉得还是要再看看,那个戴面具的人也很可疑呐。”

“找不到也没有关系吧,”二宫的眼睛撑开一条缝,“以后多的是时间找。”

“还是尽快找到的好,”大野智看着水流过餐盘,“找到了以后就不用担心……”他一下在这句话上卡了壳,不用担心什么事?还是不用担心什么人……“嘛,总之找到了以后就不用担心了。”他歪歪头,觉得自己不过是一时没找到合适的词句。

“是嘛。”二宫和也摸出手机按亮屏幕,听着大野智悉悉索索的动静从厨房换到玄关。

“昨天叨扰了,”大野智换上外出穿的鞋,“有机会的话还会来二宫先生家做客。”二宫和也慢慢坐直身子,看着大野智走向大门,手握在门把上。

“satoshi!”

“诶?”大野智大概是没想到二宫和也会这么叫他,一惊之下直接压动了门把,门打开了一条小缝,外面金光大盛。

“什么?”他好像看到二宫和也在对他说话,可是强烈的光芒逐渐将自己笼罩,所有的一切,包括二宫和也的房子,都变得扭曲而模糊。大野智使劲眨着眼睛想看清楚二宫和也到底在对他说什么,但是眼前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接着什么都看不见了。

好像是在说“等着我。”

在失去意识前大野智这么想到。

 

门在大野智消失的那一刻重重地关上。

与此同时二宫和也的手机闹铃再一次响起,他按掉那个铃声,起身伸了个懒腰。在路过玄关鞋架的时候停下来思考了片刻要不要换双鞋,最后还是踩着拖鞋来到了大门前。

门外是什么,二宫根本不能确定,他只能保证外面绝对不是他所熟悉的城市。

在压下门把的那一刻,二宫和也甚至有些退缩,他担心自己这一脚踏出去非但不能把大野智带回来,还会把自己折损进去。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二宫转念一想笑了起来,如果不能把大野智带回去的话,自己在哪里都无所谓了。

 

门推开的时候,外面争先恐后地涌进来金白色的光,不像平日里接触到的阳光那么刺眼灼热,甚至温暖得如同流水,它们将二宫和也包裹起来,带来了一种奇异的安全感。

像子宫。

这个想法突然出现在二宫和也的脑海里,又在他发愣的时候迅速溜走消失。而光也就出现那么一瞬,一切都正常起来。他慢慢睁开眼睛适应外面的亮度,逐渐看清是一个纯白色的房子。白色的地砖,白色的墙壁,偶尔有几处勾着金线。

二宫和也伸出脚试探了一下,接着放心大胆地向前走。而建筑内部的全貌也渐渐展现在他眼前,他现在走的不过是通向建筑深处的走廊。

脚步声在走廊回荡,这里似乎只有二宫和也一个人。两边的墙壁向上伸展于上方搭成一个穹顶,形状像极了教堂。二宫和也朝着走廊尽头的光走过去,越走越远,身边逐渐出现了金色的百合,摆放整齐的木色长椅,堆叠的神父袍,最终到了尽头。

高高的祭坛上摆放着一张纯白色的床,大野智就躺在上面。

二宫和也想要上去,却寻找不到上去的台阶。

“是新的小朋友。”声音从一侧传来,二宫和也扭头寻找,在高高的讲坛边站着一个戴黑色面具的人,面具有红色的眼睛和长长的鸟喙。

他动了动,从讲坛边的楼梯慢慢走下来,一手抱着书,一手扶着栏杆,行动似乎不是很方便。二宫和也不动声色地看着他,直到他与自己平齐。

“我不认识你。”男人的声音缓慢又平和,拖着一个奇异上扬的尾调。他朝二宫和也走过来,也让二宫和也看清了他的面具。

是一只乌鸦。

“你似乎很有意思。”男人在离二宫和也十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歪着头似乎在仔细观察着二宫,戴着皮手套的那只手在神父袍上无意识地敲击着,接着突然转头看向祭坛上的大野智,又了然地笑出声。

“噢~”他转身离开,在一台老式收录机旁边停下来。二宫和也这才发现他怀抱的书背后有一卷录影带,收录机发出咔哒的轻响,接着开始转动起来。

“你是来找他的,”男人伸手指了指大野智,“你是新的。”

二宫和也不太明白什么叫“新的”,他稍微后退,坐在了木色长椅上,依旧默不作声地看着那个男人。

于是两方都安静下来,偌大的教堂里只听到收录机疯狂转动发出的轰鸣声。二宫和也似乎有些焦躁,而这种情绪也被那个男人感知到了。

“我不着急,”他依旧拖着尾音,“虽然你破坏了我的计划,但是我还有大把的时间。而你没有,对吗?”他看向二宫和也,后者甚至觉得自己从面具猩红的双眼中看到的戏谑的眼神。“你可以不开口说话,等时间结束了你就会走。”

二宫和也眯起眼睛,也不反驳也不承认。

“你是谁?”他突然问。

男人似乎被这直白的问题问住了,他偏过头似乎在认真思考,不一会儿又面向二宫:“我是神。”

“你不是。”二宫和也几乎没有思索就反驳了他的话,他扬起下巴略带着轻蔑地瞟着男人的一条腿:“神怎么会被打得残废。”

男人大笑起来,这句话似乎非常有意思,他甚至笑得喘不上气,平息了之后他轻轻地问二宫:“那你觉得我是谁?”

“你是罪人。”

男人摇了摇头,按下收录机的暂停键。

“我怎么会是罪人呢,有罪的不是我啊。”他用食指轻轻抚摸着收录机的按键,二宫皱着眉头质问他:“可是独角兽和夜莺是你放出来的你不能不承认吧!”

男人一愣,他似乎对二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你不是爱丽丝,你怎么知道的?啊你不要告诉我,让我猜一猜。”他的食指在下巴上摩挲,左右踱步似乎是在认真思考。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他突然叫起来,然后像个快乐的孩子一样无限靠近二宫和也,“你是新的,你是白兔?”

“真有意思啊。”男人仔细观察着二宫,鸟喙几乎要顶在他的脸上,“难怪你能进入我建构的世界。”

他建构的世界。二宫和也在心里琢磨着这句话,眼神却瞟向那台风格不符的收录机。而男人抓住了他的视线跟着看过去,“你想看这个?”他大步走到收录机旁,似乎非常愉悦地按下了播放键,“你看过的。”

墙壁上突然出现了画面,是大野智在黑色雨水中看着小泉杀害女孩的那一幕。然而里面只有大野智一人,没有二宫和也。

“这是我在他思维中提到的画面,”男人背着手仔细观赏着,“茶发多美啊不是吗,为了得到这孩子的能力我还废了好大一番功夫呢。”

“你有她的能力?”二宫和也轻声问到。

“恩?”男人好像很意外,“你不知道吗?他们就是我,我就是他们呀……”一种猜测伴随着恐惧和难以置信,从二宫和也的脊梁骨一直攀爬向上冲进脑髓。

“你是独角兽,你也是夜莺?或者说……你甚至是爱丽丝。”

“你也很聪明,”男人夸奖他,“不过我发现了更好的爱丽丝,虽然我还需要养一养他,但是很快了。”

更好的爱丽丝是谁不言而喻。男人甚至哼起了曲子,处理着他的录影带。

“你提取了大野智的思想,然后用爱丽丝的能力为他重构了一个世界?”二宫有些绕不过来。

“恩,答对了也没有加分的。”男人取出录影带,“我重构了一个世界又塞进他的思想里,如果精神世界里没有主角存在,那么爱丽丝会根据共感假设自己为主角,我没说错吧。”

“可是怎么能塞进思想里……啊。”二宫和也猛地抬头盯着男人,后者耸耸肩,声音低沉又虚幻:“美梦要多熬几遍才更醇香,能力也要多练几遍才更棒。”

所以他在反复折磨大野智,塞给他的世界其实只有框架和线索,安排了固定的NPC引导大野智一遍又一遍地查那几个案子,也一遍又一遍地使用他的能力。

大野智会循环在不停地重塑精神世界中,直到迷失。

“看来这个循环还要再改一改,”男人摆弄着录影带,“要能自主循环就好了,不用我再倒带出来。”

脱节了。

二宫和也敏锐地抓住了这一点。为什么会脱节?照着男人的预算,大野智现在应该再一次重塑独角兽的案件,但是他没有,因为什么事情使得这个循环断开了。

阻止爱丽丝陷入循环和迷失的是。

答案显而易见。

二宫和也又想起大野智在最后一通电话里对他说的话,他说要去借书……是他倒在广场时身边的那一本吗?

 

“你不是神。”

正在研究录影带的男人听到这句话差点笑出声:“我就是神,我理应拥有所有美好的东西,所有强大的能力都是我分给你们的。现在不过是收回来而已。”

“你是罪人。”

男人烦了这像复读机一样的对话,扔下录影带:“我不介意你是不是新觉醒者!虽然可能不够塞牙缝的,但是作为前菜也足够了!”他猛地抬头想要过来抓住二宫和也的脖子,却一瞬间怔愣在那里。

“你拿着什么?”他感觉自己的病腿又开始颤抖。

二宫和也捧着一本书,他站在席座中间的过道上,紧紧盯着那个男人。虽然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这本书就直接出现在了他手上,他只是努力回想了大野智借出来的书,它就凭空出现了。

“你把它给我。”男人伸出手,在二宫看来却变成了乞求的动作,他摇了摇头,猛然翻开一页。

风随着他的动作骤起,却没吹动二宫和也一根发丝。书页哗啦啦地响,二宫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张张嘴,却在张开嘴的那一瞬间听到了不属于自己的声音。

吟唱飘荡在风里,与教堂的气氛甚是相配。男人却不能忍受这个声音,他跪坐着哭嚎着难以置信着,大喊着她应该已经死去,啜泣着世界对自己不公平。

二宫和也渐渐听不到其他声音了,也看不清眼前的景象。书里好像在发光,越来越亮,直到一片纯白。

 

05

“100年以前?”

希珀斯的嘴被水果糖的色素染成了紫色,她坐在书架上使劲思考。二宫和也和大野智捧着脸坐在书桌边等她。

“恩……”希珀斯换了个姿势,“我好像和人打了一架。”

“和谁打了一架?”大野智直起身子,他对这一段非常感兴趣。

“好像是个守墓的。”希珀斯揪着自己的头发,“你也知道嘛,100年之前觉醒才陆陆续续出现,可稀有了啊,所以就有人眼红。”她好像突然想明白了,一下子从书架上跳下来,落在书桌旁。

“巨大的渴望能激发巨大的能量,”她瞟了眼二宫和也,“所以渡鸦,啊就是那个眼睛灰色看不见的守墓者,他拥有了一种能力,他能将他亲手杀死的觉醒者的能力转为己有。”

“他想杀了我,”希珀斯直起身子,一脸理直气壮,“所以我当然要砍了他。”

大野智觉得这个逻辑合理,又好像哪里不太对,挠了挠脸之后又问:“那……砍死了吗?”

“没有。”希珀斯回答得非常干脆,“那个时候他身上已经有了好几种能力,我也只能勉强压制。后来我好像还想了个方法,但是那个方法不怎么灵验,除非使用者的愿望很强烈……那个方法是什么啊我怎么不记得了,100多岁了脑子是不怎么好使。怎么,他又出来了?”

希珀斯老师似乎不知道渡鸦在最近卷起的腥风血雨,二宫眨眨眼睛,“我有一个问题,这是您,”他指了指希珀斯的透明体,“这个是您?”他又指了指图书馆。

希珀斯笑眯眯地看着他:“这里的每本书都是我。”她又伸出食指点了点二宫和也的心口:“我也与你同在。”

 

“希珀斯老师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二宫与大野走在学院的小路上,大野智笑着摇摇头:“不清楚呐……不过我可以带你去看看她,只有我知道她在哪儿。”大野智带着二宫和也走上另外一条路,越走越偏,到了池塘的另外一边。他弯下腰摸索着机关,接着咔哒一声,地上露出一块小凹槽。

大野智双手合十拜了拜,拉着二宫过来看。

二宫就看了一眼,便把小凹槽再次合上了。

 

有些秘密,还是永远是秘密的好。

-END-


FREE TALK

打下这个end我真是……瞬间感觉自己饿了(。

这个坑其实本来没有想这么早开,章回一的产出完全是因为要拿篇东西投简历用(没想到吧我也没想到。

中间断断续续,而且没大纲随心所欲选手一直到最后一个句号敲下之前还在想要不要改设定……

通篇看下来毫无感情线可言!一直到最后连逻辑都不见了!

总之是一次还算愉快的试水……最起码告诉了我自己把我按在电脑前面五小时是能敲出一万字的……

非常感谢你们陪我玩!!!!!真的非常感谢了!虽然之后和我探讨剧情我会出现:什么?这个我没想到?什么?这其实是个bug这种情况

(当然也不一定会有人和我探讨剧情

休息一下,接下去看我准备得怎么样吧可能会开个新坑(短的坑

不过再也不会一章这么老大长了……中间无数次打开wx敲打鱼老师和她说我写得想吐……

HP会停一停!想看HP的朋友我推荐你们蓝是洒脱系的蓝老师……不好看我砍头

我·没有感情线没有逻辑线·脑子有洞·瓜 一定还会再回来的!

再次感谢你们。

  89 21
评论(21)
热度(89)

© -瓜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