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栗

假以时日,我也能成为黑暗料理大师!

我*绝*对*不写现实向

 

[SK]至暗之时(05

原来的09和10

稍微有所改动

1   2   3   4



09

“……大野智?”二宫和也在小型爆炸的轰鸣声中听不清声音,连带着视力也恍恍惚惚起来。

五分钟前他下意识地听从那个人说的话转身躲进了楼梯下,刚蹲下就听到手持炮发射传出的尖利声响,紧接着爆炸扬起的尘土噼里啪啦地打在台阶上。

二宫和也的耳朵像是塞了团棉花,失去了平衡感一脚深一脚浅地从躲藏地绕出来。远处走来一个人,背着长枪,踏着丧尸的残骸,发尾微微翘起。

“大野智。”二宫和也感觉到自己的嘴动了,可他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他踏着粘腻的组织往前走,他有很多事想问大野智,他想问问大野智身体感觉怎么样了,手上的伤愈合了么,什么时候醒的。

还记得自己么。

 

大野智远远地看着二宫和也朝自己走过来。

他看得清楚,二宫和也的脸在晦暗的月光下白得像张纸。开合的嘴唇略有起皮,他也听得清楚,二宫和也在叫自己。

大野智,大野智。

和小时候一致无二的语气。

 

等人真到了眼前了,二宫和也却语塞起来,大野智也不说话。乌云终于承载不住水滴的重量,细细密密的小雨被风斜吹进走廊,把二宫和也的额发濡湿,搭在眉眼上。大野智看看天空,不动声色地挪动着自己的位置,刚好挡住二宫。

“去哪儿。”他开口问。

二宫和也的喉咙干得像是被黏住,好不容易说出话告诉大野智他与相叶雅纪最后一通电话的内容,才没说两句就感觉自己红了眼眶。大野智依旧沉默地看着他,二宫和也抽抽鼻子想说点别的,突然被大野智一个用力拉进了怀里。

紧接着一声消音器特有的“噗”从二宫和也的耳边划过。

他回头,楼梯口那里是一只刚倒下的丧尸,又愕然看向大野智,后者好看的眉毛簇起,低头再次给枪上保险。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大野智背上枪,“楼上的丧尸数量数目可观,要上去凭我们两个是不可以的。既然你不知道相叶他们去哪儿了,我们可能需要学校的平面图来猜测一下。”他看向二宫和也,“你知道哪里有平面图么。”

 

二宫和也跟着大野智跑在第二教学楼的走廊上,他看着大野智的背影,疑问越来越多,却越来越难以说出口。他害怕听到自己不想听到的那个答案。

大野智却没有那么多的心思,他调动全部的感官仔细感受着教学楼内的动静。刚才两人做出判断,要去寻找校长办公室。教室都在第一教学楼,那么合理推测紧挨着第一教学楼的第二教学楼——也就是稍微矮一些的那幢三层楼房——是教师办公室所在地。

校长办公室也应该在这里。

大野智的速度二宫和也能够很容易地跟上,他们上了二楼,在穿过走廊时二宫和也却停了下来。

“大野智,”他慢慢靠近走廊窗户,“你看。”

大野智停下来,顺着二宫和也的视线向窗外看去。第一教学楼二楼密密麻麻的黑影来回移动,走廊上和教室里都是。

“真多。”大野智回头想叫二宫和也继续走。

“不是,”后者却截住他的话头,“你盯着一个看,只盯一个。”

大野智再次望向窗外,越看眉头皱得越紧。二宫和也的食指无意识地敲着窗台,“看出来了吗。”大野智应声,二宫和也继续说:“看上去很多,但是它们分成了小组,每个小组有一个巡逻的区域。”他盯着观察目标,看着它从楼梯口走到最近教室的门口,又笨拙地转身折回去。

“我之前就很疑惑,”他看向大野智,“在你出现之前我陷入困境,是因为它们从三个方向包抄我,”二宫和也停下敲窗台的手,“看起来非常的……有意识。”

大野智没有说话,突然,他取下枪拉开窗,不远处一只丧尸应声倒下。整个二楼的丧尸一下子停止了所有活动。大概过了两分钟,或者更短,它们依旧沿着既定的轨迹继续行动。与之前他们遇到过的,即使是同类死了也会蜂拥而上的丧尸相去甚远。

大野智沉默着关上窗户,背上枪。

“先去找校长办公室,”他突然加快了奔跑的速度,二宫和也被这个反应弄得措手不及,下意识想叫大野智等一下,稍一思考决定闭嘴跟着他跑。

校长办公室非常传统地在最高层的最深处。大野智突然停下来,二宫和也差点刹不住车撞在他背上。

“密码锁。”二宫和也从喃喃自语的大野智背后探出头来,校长办公室的门上赫然一个黑色的密码锁。

“等一下!”他拦住想要试密码的大野智,蹿到密码锁前蹲下。“奇怪,”他借着月光仔细辨认上面的指纹痕迹,“上面有一小块丧尸组织。”大野智挑起以前的眉毛,脸色古怪:“有丧尸试图进去?”

“这么看来是这样,”二宫和也一个个尝试四位数字组合方式,“但是这个锁还感热,不是活人按没反应。”

大野智站在一边看着他,觉得和昏睡之前记忆中的二宫和也不一样了。原本还算有肉的脸颊微微凹下去,下巴也尖得不行。那个抓着他袖子带着哭腔说自己杀了人的二宫和也,可能也是过去式了。

“咔哒。”

试到第十种组合的时候,门锁被打开了。二宫和也站起来想要立刻推门进去,这次却是大野智拦住了他。

大野智摸了一把智能锁旁边的木屑,轻轻捻掉。“这个门锁应该不久前才装上,最早也在出事之后。”

二宫和也停了下来,眨眨眼睛。

大野智看他没明白,把他拉到自己身后,扶上门把手:“既然门锁用过,说明校长先生有可能死在了里面,”门把慢慢往下压,露出门缝里黑漆漆的校长室,“我先看。”

 

门带动气流,风吹起窗户旁的白纱。

校长坐在办公椅上,隔着飘忽不定的白纱眼睛直愣愣地看着门口出现的人,张着嘴,仅存的四分之三个脑袋歪在一旁。

大野智下意识地挺直了背,仔细辨认后轻轻捏了捏二宫的手,侧过头告诉他别怕,再慢慢走了进去。饶是这样,二宫和也还是被办公室里的环境惊得愣了一下。

大野智走到窗边关上窗户,慢慢地替校长合上眼睛。二宫和也小心翼翼地走进来,办公室里像经历了一场搏斗,办公桌上全是划痕。

“有丧尸进来过了?”二宫和也蹲下来,仔细辨认地上散落着的文件的内容,不外乎是学生参加各种竞赛得到的奖励,或者是学校得到的表彰和荣誉。他把它们一张张收起来叠好,小心地放在书架上。

大野智把校长手中紧紧攥着的钥匙取下来,拉开办公桌的抽屉,里面是一个铁盒。

“校长是死于搏斗?”二宫靠近大野智,避开校长的脸部仔细观察,视线落在他之前拿钥匙的那只手上,一道翻着肉的狰狞伤口从虎口直冲手腕。二宫和也小心地挽起校长的袖子,伤口两边已经开始腐败变色,病变走势很是眼熟。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松开手悄悄看了一眼大野智,后者仍旧专心于铁盒里面的东西。

是一本日记。

说是日记其实也不对,大野智迅速翻看着。校长的字由工整逐渐变得潦草,之后更是不再像一本普通的日记本,上面画满了表示重点的圆圈和表达疑惑的问号。丧尸潮爆发的第一天,学校还在正常上课,被感染的学生突然发病暴起,学校迅速沦为地狱。

第一教学楼离校门口更近,被堵住了生路的幸存者们无路可去。校长也第一时间打电话试图联系援助,可是迟迟未通的电话告诉他等待援助已经是不可能成功的事情。

每个人都想活下去,待在第二教学楼的老师,试图冲出去的学生。大家集结起来商量对策却无果,每一次的尝试都只是为外面的生物送去口粮。平时散漫的丧尸只要遇到有活人出来就会变得整齐划一拥有纪律,校长在日记本上打了一个大大的圈,思考它们是不是在受人指挥。

直到有一天,丧尸们对第二教学楼发起了攻击,他们冲进走廊,分拨到达二楼和三楼,冲进办公室又被校长用枪逼退出去。

“是有人的,”校长的字凌乱又慌张,“不我甚至不知道它还是不是人,我看见它坐在一教的楼顶——在我逼它们滚出去的时候——它在指挥它们。它是谁,它是不是有智慧,虽然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它是它们中的一员,那么它就是它们的领袖。”

“我是不可能出去了,我也不愿意出去,我不想成为它们的一员。我还有一颗子弹。”

“我前几天新安了锁,希望它不能进来找我。”

 

二宫和也拿着学校的平面图,圈出他们还没去的食堂和体育馆的位置。

大野智把日记放进铁盒里,再锁上,又给枪上了膛。

从第一教学楼里歪歪扭扭地走出两列丧尸,穿过中庭,向第二教学楼靠近。

体育馆传出一声枪响。

新的战役要开始了。


10

“还剩多少子弹?”在走出校长办公室前,大野智叫住了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下意识地摸上枪柄,才意识到自己的子弹早在被围困时消耗殆尽。他沉默着向大野智摇摇头。

“拿着,”大野智卸下正在使用中的弹夹,换上新的,“虽然我能保证不会让你受伤,但是这个你还是装上,里面还剩三颗子弹,以防万一。”他打开办公室的门,在踏出第一步后突然停下来,好像是在仔细聆听,片刻之后他对二宫和也说:“跟在我后面。”

虽然充满疑惑,二宫和也还是本能地按照大野智所说的话去做了。两人仔细地关上校长室的门,确定关好后从最近的楼梯下去。

一路上大野智走走停停,在二楼时还改变了路线,穿过长长的走廊从另一头下一楼。二宫和也跟着他,虽然不明白,但他绝对相信大野智。

事实证明大野智是对的。

二宫和也对着一楼另一头楼梯口扎堆往上的丧尸倒吸一口凉气,还没说话大野智就拉着他躲到了它们的视线死角。

“你怎么知道那边的楼梯不能下!”二宫和也压低了声音,他一开始觉得大野智可能听到了丧尸的声音,但是刚才他发现,这群丧尸静悄悄的。

大野智却不打算回答,他抿紧自己的嘴唇,目光灼灼地盯着楼梯口。他在观察它们行动的方式,看有没有规律可循。现在冲出去显然是不明智的,虽然这群丧尸的数量他有把握应付得过来,但是在这里浪费太多子弹没有意义,除了现在使用的这个全新弹夹,他只带了三个备用的。

“给我看一下地图。”他突然转头向二宫和也伸出手,后者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他拿着的平面图。大野智初步估算之后让二宫和也藏好,“我一会儿向那边扔块石头,”他回忆着之前向第一教学楼的那一枪带来的效果,“趁它们停顿的空档我们从第二教学楼后面往体育馆走。”第二教学楼和围墙之间有一条小巷。

二宫和也比出手势表示明白,他决定暂时放下之前的疑问。

大野智等他贴近墙壁,缓慢蹲下捡起一块脱落的水泥。不远处的丧尸还在成群结队往楼上走,大野智看准时机将水泥块扔了出去。

“啪嗒。”

一瞬间像是有人用了时间静止的魔法,所有的丧尸停止了活动,它们好像没有发现有两个人溜出了第二教学楼,转到了背后的小巷子里。一切进展顺利,直到二宫和也停下脚步。

他背对着大野智,面前是一道将路隔断的墙壁。

大野智目测了一下墙壁高度,走到二宫和也面前伸出手弯下腰:“我垫你上去。”二宫和也愣了一下,“那你呢?”“我可以的,”大野智有点急躁地回头看着巷口,“快来,你先上去。”

二宫和也拗不过他,借助他的力量抓住墙头往上爬,一转头却发现巷口已经出现了丧尸的影子。

大野智显然也在回头时看到了它们的身影。他提了提裤脚,把枪背得更稳了一些,准备冲刺借力踩上左边的围墙再抓住墙头。

雨下大了,摩擦力过小使得他脚下打滑,最后五指也只有堪堪一个指节勾住围墙上方。

眼看着就要滑下去,二宫和也一只手手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腕。

他微微往后仰,另一只手也抓了上去,因为用力脸变得通红。

“当什么舍身为人的英雄好汉。”

“这次可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还有几枚子弹?”相叶雅纪躲在体育馆舞台的帷幕后面,抱着枪,用鞋尖轻轻踢了踢樱井翔的小腿。

“这是最后一个弹夹。”樱井翔把弹夹推进枪里,向后靠在墙壁上。安静下来后还可以听到体育馆外面传来的丧尸叫声。

两人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沉默,终于是相叶雅纪忍不住打开了话匣。

“在想什么?”

樱井翔轻笑一声,“在想,这几个月经历的事情,可比几年经历的都多。”

相叶雅纪也跟着笑起来,又渐渐敛住笑容,“要是能到大基地……我一定把经历的事情写下来。”

“早知道当初就不选择来学校攒核晶了,”他微微垂下头,“不过现在说这个也没有用……要是能出去就好了。”

“是啊,如果能出去……”话讲到一半,樱井翔突然停下来面色严峻。他轻微地挥手示意相叶雅纪注意体育馆里的动静。

当两人不再说话的时候,体育馆里的其他声音就被无限放大。风从破损的玻璃里灌进来呜呜作响,断裂的地板在受力时会发出吱呀声。樱井翔刚才听到的就是地板的响动,虽然很轻,但是安静下来后一声接着一声,间隔虽大却有连续性。

相叶和他互看一眼,给枪上了膛。默数三下之后两人转出帷幕。

一支箭直直地插在刚走出来的相叶鞋尖前,比他们扣下扳机的速度更快。

 

温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拥有一种信仰。

他怀抱着温煦,靠着粗粝的水泥墙面,心里的激动找不到合适的词句抒发。如果他有信仰的话,现在他就在感谢菩萨,感谢耶稣,感谢心里的那个神。温煦抱着他的胳膊又收紧了一些,温行摸了摸儿子毛茸茸的脑袋,他觉得长时以来的压抑都清空了,自己回到了原来的状态。

“你怎么才来。”温煦的声音闷着从他怀里发出来,他也不知道怎么说,只能拍着儿子的背一遍遍道歉:“是爸爸来晚了。”“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温煦抬起头,眼睛里盛满了泪水,“你这次不可以走了。”

“不走了。”温行心疼得不行,他想起刚才救他的那一箭,转过头看见儿子眼睛里划过他从未见过的狠厉,他的小孩不应该有这样的情绪,是他的错。

“冷了。”温煦擦擦眼泪直起身子,背上箭筒抓紧爸爸的袖子,“我们进体育馆去,那里被我清理过,应该很安全。”

“之后我们去哪儿?”

“去大基地。”温行走在儿子前面,细细碎碎地与他讲着路上过来时遇到的事,当然隐匿了一部分,比如他的发现。

体育馆近在咫尺,温煦刚想推门就被他爸爸一把拉住,温行将食指压在嘴唇上示意他不要出声,然后用眼神指引他注意半开的大门。

有“人”。

温煦眼神一凛,伸手就想从箭筒中抽箭搭弓,却再次被温行按住。后者笑着摇摇头,自己却拉满了弓,护着温煦向前走。

在人影闪出的那一刻,温行本能地松开了手,箭矢划裂空气,最后落在地上。

“……佐久间先生?”对面的大眼睛青年似乎非常震惊。

温行微微收紧下巴,他认出了樱井翔,只是没想到他们也能走到学校这个地方。双方安静地对视了一会儿,直到温煦拉住他爸爸的手。

“是谁?”他露出了小兽般警觉的眼神。

 

 

“体育馆。”二宫和也和大野智停在大门前,操场的另一角游荡着一群丧尸,两人躲在阴影里并不显眼。

没有做过多停留,大野智推开虚掩的门。体育馆内狼藉一片,休息用的椅子碎了一地,跳马的皮子被划开,露出里面的海绵,舞台上的帷幕丝丝绺绺,右边的还脱落了一半,无力地垂在地上,随处可见倒在地上的丧尸尸体。

“没有人。”大野智向前走了两步,转身看着二宫和也,“确切的来说是……没有气息。”

这话说得微妙,二宫和也忍不住胡乱思索起来。如果是真的没在这里,那么他们就前往下一个地点,如果是死了……

一时竟拿不定主意。

“我想……”二宫和也还是想再往里面走走,还没说完,外面传来一声枪响。

“十点钟方向。”大野智的手按上枪,看着二宫和也。后者一愣,点头表示同意出去。

出门就可以看见是斜对角的角落里有人在周旋,直到跑近了二宫才看清,一共四个人,两个用枪的,另外两个一大一小,用的武器他一时半会儿没认出来。

“是箭。”大野智站的比二宫和也更近一点,“那是相叶和樱井,用弓箭的是谁?”

二宫摇头表示不太清楚,但是看见相叶和樱井他还是比较高兴的。小跑两步挨得更近一点,刚想开口叫他们,另外两人中矮一点的那个就发现了他,迅速将一支箭从丧尸的脑袋上拔下来,搭在弓上。

大野智也立刻举起了枪。

另一边少了一个战斗力的相叶和樱井一下子有些应接不暇,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朋友站在身后,还有一支箭指着他们。

“温煦,”相叶用别扭的中文喊那个搭箭的男孩的名字,接着用日语说,“那是同伴。”

温煦依旧拉满弓,回头看了一眼另一个杵着弓看热闹的大个儿,后者向他挑挑眉,摊了摊手。

“来搭把手。”樱井翔用枪托砸倒最后一个丧尸,温煦跑过去一箭扎在它的脑袋上,搅动两下后开了个大洞,方便拔箭时把核晶一同挑出来。

“你怎么进来了。”相叶跑到二宫面前,上上下下把他仔细看了个遍,然后又小声问他:“大野智好了?”

二宫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含糊地点点头,开了个新话题:“这两个人是谁?松润他们呢?”

“这是两个中国人,父子关系,小的是温煦,那个叔叔叫温行,”相叶雅纪停了停,“温行就是佐久间,樱井一直联系的情报贩子。他们也要去大基地,来这里扫核晶。”

不远处樱井三人已经完成了核晶收集,二宫瞥了一眼樱井拿在手里的核晶瞬间睁大了眼睛:“那个核晶变异了?”

“诶?”樱井翔被吓了一跳,举着核晶不敢动弹。

二宫跑过去接过它,仔细查看这个比一般核晶小一点的混浊核晶,“你看它的大小,还有颜色,和我们最初看到的都不一样。更接近于小葵的核晶。但它没有变异完成,颜色不够透彻,带絮状沉淀。”

“可是这个学校里的丧尸核晶都是这个样子。”温煦看着二宫和也,眼睛黑沉沉的不带情感。

二宫先是惊讶于他流利的日文,又被他说的话吸引了注意:“你说都是这个样子的?”

“对。”温煦翻出腰包中的核晶,大小颜色都与二宫和也手上的相差无几。

二宫和也看向大野智,后者思索的眼神告诉他他们想到了一起去。联系第一教学楼的丧尸带有思考能力的行为,整个学校的丧尸可能都发生了变异。

“要不我们到时候再考虑它有没有变异,”樱井翔插话进来,“先找松润他们要紧。”他看着众人用眼神询问意见,温家父子不置可否,他们的最终目的是收集到足够的核晶到达大基地,救不救人与他们没有关系。

“还有哪里没去?”一直没有开口的大野智突然提问。

“食堂。”相叶雅纪下意识地回答了他。

“食堂在中庭旁边。”二宫和也轻声提醒大野智,大野智点头表示明白。

“中庭怎么了么?”樱井翔抓住了这个关键词。

“中庭的左边和上面是第一教学楼和第二教学楼,我们从那里过来。”二宫和也解释,“没有从食堂走是因为整个中庭的丧尸似乎都有简单的思考能力,现在考虑是变异引起的。”

“可是这边的丧尸也变异了,”相叶看着二宫手上的核晶,“它们却不像是有思考能力。”

大野智突然想起了校长日记中写的“它”,一个想法在他脑海中成型,他观察着操场周围的环境,确定了他的猜想。

“不是有简单思考能力,”他酝酿着开口,“是有人在控制它们。”

“中庭在它的视野范围之内,而操场和体育馆不是,因为操场与中庭由一排树隔断。”

“中庭最高的建筑是第一教学楼,而树比教学楼高一截,所以即使是在最高的地方,也没办法控制到操场。它应该在第一教学楼的顶层。”二宫和也帮他补充,“食堂在它可控制的范围内,去食堂势必会和它所指挥的丧尸碰上。”

“等一下,”相叶雅纪似乎无法消化突如其来的设定,“你们的意思是说,大门边上的教学楼最高层有一个可以控制所有丧尸的丧尸?还是人?”

二宫和也摇摇头。

“如果是这样,我们怎么去食堂救他们?”樱井翔决定先解决更重要的问题。

“可以分两拨,”温行突然开口,他歪在自家儿子的肩膀上,似乎心情非常好,笑眯眯地看着其他人,声音低沉有力,“不用太担心,我们分两拨行动,两人去救你们的同伴,”他指指樱井翔和相叶雅纪,“四人去搞定你们说的那个怪物。”他指指自己的鼻子。

“这是我最后的子弹,而且还不满一个弹夹,”樱井翔托起枪,“虽然我可以用枪托。”

相叶雅纪表示有待商量。

“你们要去第一教学楼,”大野智盯着温行,“给我一个和你们合作的理由。”

温行依旧是笑眯眯的,“我们的箭是循环利用,近身远程都可以。”

 

迟迟确定不下,最后还是决定一起去救另外两人。

一行人贴着围墙借着阴影前行,雨停了,风还在,操场边的树影张牙舞爪。

樱井翔和相叶雅纪在前,大野智殿后。温行却越走越慢,渐渐和他走在同一排。

大野智看看他,他也笑眯眯地看着大野智,互不交谈。大野智没理他,注意力集中在听觉上,手却慢慢摸上了腰后的小刀。

温行走了两步,稍稍俯下身在他耳边说了句话。

大野智陡然警觉,刀瞬间拔出贴在温行的腰上,指节捏得泛白,手微微颤抖。

“你是谁?”


tbc


ft

我怎么越看我之前写的越觉得蠢……算了算了……

  48 11
评论(11)
热度(48)

© -瓜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