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栗

假以时日,我也能成为黑暗料理大师!

我*绝*对*不写现实向

 

[SK]至暗之时(4

原来的07和08

增添支线

1   2   3







07

好黑。

大野智蹲在公园的蘑菇屋里。

“你藏好了吗——”他忍不住大声问。问出口了才反应过来,问的谁呢?

“我还没有哦——”回答远远地传过来。是了,问的是小时候最喜欢的人。“那好吧。”大野智抱紧了自己的双腿,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么小,小小的手中还攥着一个小布包。“这是我最宝贝的东西,”他喜欢的人说,“因为小智总是迷迷糊糊,容易受伤,所以我要把这个给你,是我的护身符哦。”在捉迷藏开始前他把小布包给了自己。

“你藏好了吗——”大野智再一次问。为什么要捉迷藏呢?他喜欢的人曾说过最不喜欢捉迷藏。

没有回应。

“你藏好了吗——”大野智觉得自己快哭出来了,他本能地感觉到悲伤,为什么呢?他开始试着回忆那个人的样子,想不起来了,名字也想不起来了啊,丢失了啊,为什么丢失了呢?

没有回应。

他走了。这个念头一下子钻进大野智的脑海里,是啊,他们捉迷藏是因为自己要搬家了。爸爸妈妈总在搬家,小小的大野智跟着换了很多个地方,只有这一次,他遇到了喜欢和自己玩的人。可是妈妈又急急忙忙告诉他要搬家了,为什么要搬家呢?他讨厌搬家。他喜欢的人也哭着和自己道别,“再玩一次捉迷藏吧。”因为不想让自己看见他哭着走开。

再等下去没意义了,大野智慢慢爬出蘑菇屋。外面是一片光明。还没等他适应这个光线,有人大力冲过来把他压倒了。

“别发呆啊大野,”身上的人抱怨说,“我差点以为你死了结果还好我看见你从废墟里爬出来。”“藤原?”大野智愣愣地睁着眼睛。“什么情况,”藤原栗笑了起来,“你失忆了?”“不是……可你不是死……”“嘘。”藤原栗示意他安静,大野智这才发现他们身处在尘土飞扬的环境,不远处还有枪声和炮响。自己也不再是那个小小的模样。

这是他最熟悉的实战训练场。

“你的十二点方向是红方最后一个兵,”藤原栗解下自己背上的枪递给大野,“一会儿我滚开,你起来就给他一枪,然后我们就能赢了,知道吗?”

知道,他当然知道,这是他和藤原搭档的第一次胜利。

“把你的护身符藏藏好,”藤原帮他把褪了色的布包塞进口袋,“上次不见了你像发疯了一样,这次你倒是没注意它掉在了地上……你不会真的失忆了吧?”

大野智笑他想得多,顺手给枪上了膛,藤原栗轻数五个数,在滚开的瞬间大野智站起,对面刚好处于换弹药的间隙,一枪击毙。

“不错嘛。”大野智笑着站起,却没听到回应,转头寻找藤原,却发现周围的环境又变了。

“不,不要。”站在M市的高楼大厦间,身边倒着一大片丧尸,大野智一瞬间手足无措。藤原捂着自己的手臂,又松开手看了看被血染红的手掌,好像放下了什么一样轻松。

“大野,”他的手扣上扳机,又颤抖着松开,“大野……帮帮我。”

“会好的,没有问题会好的。”大野智冲上去想捂住藤原的伤口,却被藤原挡开。“好不了了……至少现在好不了了,”他抽泣过后轻轻拍拍大野智的肩膀,“如果找到我女儿,她还好的话,记得帮我照顾她。”

“我没有勇气自杀,”他抬起大野的枪杆对准自己,“帮我一下吧,算我求你。”“我可以带着你……”“不用了,我们做不到的大野智,我们抵抗不了这个病毒,”藤原再次把枪口按在自己的头上,“你不是想找出你爸妈的秘密吗,你还想找到你的青梅竹马不是么,不要带着我了,我会成为你的累赘。”

爸爸妈妈的……秘密。大野智看着他,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声音。

“小智,”是妈妈,“小智我们要搬家了,快醒醒不要做梦了。”妈妈的头发散乱着,急匆匆地往行李箱里塞东西。

“快来吧,”大野智看到妈妈向他伸出手,“我们走了。”

 

“该死。”

二宫和也的车半路熄火了。

他急躁地再次启动,发动机的轰鸣如此烦人,两次三番点不着火后他砸响了喇叭。

声音在空无一人的公路上回响。

铺天盖地的疲惫和无力感袭来,将他压倒在方向盘上,发现大野智开始发烧后的恐惧终于占据了他的身体,情绪满溢到变成了眼泪,找到出口在脸上肆意横流。

如果松本现在在的话,二宫和也突然想,这个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他有多大他们相识就有多久的人一定会嘲笑他现在非常的丑,他又突然想起松本润在出门前说的话,没有必要为一个萍水相逢的人拼命。

可大野智真的很特别,二宫和也胡乱地抹了一把脸,虽然自己说不出来哪里特别可是他真的不一样。

“那就去好了。”填报大学志愿前相叶雅纪这样对他说,“虽然没有办法和小和再做同学了,但是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好了,对吧翔酱?”

“恩,”樱井翔靠在沙发上,“二宫和也可是想要做什么就能做到的人啊。”

我可是想要做什么就能做到的人啊。二宫和也吸了吸鼻子,重新坐直了再次点火,引擎发出顺利启动的声音,他换了档,踩下油门。

可没有这么容易在这里放弃。

 

大野智走在黑暗里。

远处有个影影绰绰的光点。

要走去哪儿呢?大野智不太清楚。但是他弄清楚了自己在做梦,这个梦太长了,还做得非常不舒服。他刚才看见了妈妈,妈妈说他们要搬家,可他走过去的时候,妈妈又不见了。

他又看见藤原栗结婚时的场景,这家伙穿西装可真帅啊,新娘也很漂亮。转眼藤原有了女儿,每天向他炫耀小葵多聪明,老师夸她比同龄人智商高。给他看照片,还领着小葵让她喊叔叔。

有那么一瞬间大野智产生了抵触,不是这样的,他不希望小葵喊他叔叔,但是这种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在看见藤原的妻子时烟消云散。

接着他看见了二宫,蹲在地上咬着pocky用眼神询问他吃不吃。那时他没有目的地苟活过日,却在看见二宫的时候突然有了目标。这么好看的眼睛可不能失去光泽,不能在这个乱世里合上。

这眼睛像谁呢?大野智停下来思索,得不出结果。

可是现在自己好像保护不了他了,大野智突然意识到,是的啊,自己被小葵抓伤了。小葵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呢?小葵好像和别人不一样,自己当时明明确确听到小葵在哭,她不是丧尸吗?不对,她是的,她是有思维能力的丧尸。

她比一般丧尸都聪明。

那么除了小葵之外还会有其他这样的丧尸,也许不是在智力上和别人不同,可能在别的方面也和别人不同,就好像……大野智的脑海中闪过几个画面,太快了根本看不清楚,那是什么呢?他想不起来。

但是变异丧尸的存在这个发现很重要,他张张嘴想和二宫和也说,却猛然发现自己在梦里。

想出去,想醒过来。

回过神时他发现光源近在咫尺,光源前面是站在车门旁的妈妈。

“快来吧,”大野智看到妈妈向他伸出手,“我们应该走了。”

 

游乐场没有变化。

二宫和也急急忙忙在便利店旁边把车停下,坐在里面安静观察了周围之后拿着刀下了车。小葵的尸体依旧躺在那里,歪着脑袋。这段时间的日晒风吹使她的皮肤萎缩,眼眶凹陷头发如同枯草,嘴唇周围的皮肤退化露出了她一口黄黑尖利的牙。

二宫和也觉得她的头似乎和她的身子不成比例,好像大一些。他拿着刀不知该如何下手,小葵微瞪的眼睛好像盯着自己,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失礼了。”他找来一块布盖在小葵脸上,闭着眼睛举起了刀。

没有预想中的扑哧声,甚至没什么阻力,小葵的头骨很薄,没用什么力气刀就深深地扎了进去。撬开以后二宫和也用小刀拨拉了一下,在组织中找到了一颗小小的核晶。

比普通的丧尸核晶小,淡黄色,他用手帕裹着拿起来对着太阳,精致得好像一件艺术品。

在上车前他看到了什么东西,发旧的颜色,好像是个布包,躺在大野智受到袭击的地方。

可能是大野智掉落的,二宫和也决定去把它捡起来。

 

“快来吧,”大野智看到妈妈向他伸出手,“我们应该走了。”

大野智走了两步,又停下来,突然笑着对他妈妈摆摆手。

“我还没准备好啊妈妈,”他说,“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等做完了再和你们见面吧。”

 

这个布包二宫和也再熟悉不过。

他抖着手熟门熟路地打开这个布包,翻起一块阵脚错乱的缝合处。

一个字母K赫然在目。


08

怎么看……都不是小时候那颗白豆子的样子啊。

二宫和也坐在大野智的床边发愣,盯着大野智的脸出神,手里还握着那个旧布包。小春在他的脚边打转,时不时地扒上床沿看看床上躺着的这个人。

突然的两声敲门声传来,二宫和也惊慌地把布包塞进口袋里。门外传来风间俊介的声音,他进来给大野智换药。

“这个核晶很小,”他走进来后小心翼翼地打开纸袋子,里面是淡黄色的粉末,轻轻地倒在纱布上,然后换下旧纱布。

二宫和也就在一旁看着。

“烧倒是退了,”风间取出温度计,“这次的粉末用完下次就没有变异核晶的粉末用了,这个核晶太小,比之前普通的少了一半的量。不过效果还不错。”他点点大野智的伤口,又招呼二宫和也,“你来看看这个。”

二宫和也凑过身去,大野智被挠伤的地方依旧有一圈腐败迹象在周围,但是之前一直愈合不上的伤口现在被一层透明的薄膜覆盖。

“还有后续观察一下。”风间把纱布缠上。

“那他为什么一直没有醒来。”二宫和也抱着小春蹲在一边,眼巴巴地看着风间。风间看到这这幅场景楞了一下,又轻巧地笑起来,“有时候发烧不见得是坏事,代表了他的身体在抵抗病毒。现在应该是在恢复阶段,我估计过两天他就能醒过来。”

二宫和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风间俊介又检查了别的地方,最后给大野智盖上被子,“出去吧,大家在客厅里等着开会。”

 

“佐久间,啊就是我一直接头的情报贩子,说这个玩意儿一个抵50个,”樱井翔在二宫和也入座后把他们上次得来的大核晶扔在茶几上,相叶雅纪听到这个消息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惊呼。

“50个。”松本润翘起腿,摸了摸下巴,“如果我们挖的都是变异核晶,那我们收集的速度就很快了。”

“现在我们还差多少个?”二宫和也问樱井翔。

“中午清点了库存,我们现在离成功进入还差1000个。”不知不觉中攒了将近900个核晶。

“变异核晶……”二宫和也听着松本润自言自语,“nino在来这里的路上是不是就碰到过变异丧尸?”

“啊……”二宫和也被点到名后一下子坐直了身体,“在游乐场的时候,碰到一个小女孩是变异丧尸,她有部分思维能力,发出哭泣的声音引诱我们靠近。”接着大野智就被挠了。二宫和也把这句话咽回肚子里。

“那我们在大厦看到的不一样,”相叶雅纪突然想到风间没有见过大厦里的变异丧尸,就向他解释,“我们在大厦里看到了体格大于一般丧尸的、拥有恢复能力的变异丧尸,那块大核晶就是从那里来的。”

“这么说,”风间陷入思考,“我们目前遇到过两种丧尸,一种是拥有较强……恩……体能的变异丧尸,一种是具有思维能力的丧尸,对吗?”

“是。”松本润肯定了他的想法。“如果变异丧尸的核晶价值更高,那么我们采集变异核晶就更划算,现在的重点是……”

“是找出这种丧尸为什么变异,以及一般聚集在哪里。”樱井翔接上松本润的话。

“这很难,”二宫和也重新陷入柔软的椅背,“因为我们没有活的样本来研究,现在的条件也不足以支撑我们研究。”

一时间陷入僵局。

相叶雅纪突然想到了什么,张了张嘴,看看风间又看看松本润,后者接收到了他的眼神,示意他说话。相叶雅纪清清喉咙,小心翼翼地开口:“恩……我有一个想法。我们碰到的大块头,他们曾经是打手,小和碰到的小女孩……”

“是在学习成长阶段的学生。”二宫和也补充。

“所以……”相叶雅纪拖着长音停了下来,看着众人。

“你是想说,”樱井翔有些激动地向前倾出身子,“可能别的打手,或者别的学生,也会成为变异丧尸?”

“我就是这个意思。”

“我觉得不应该这么武断。”松本润感到不妥。

“我倒是觉得这个方法值得一试……毕竟我们没有接触过其他的变异丧尸,在有限的接触范围内只能得出这个结论,而且没什么坏处,最差拿普通核晶。”樱井翔反驳道。

“如果这样的话,”风间突然开口,“我们肯定不会选择去面对体能型丧尸,剩下的就只有学生了。”

学生。

“是不是不太好……”相叶雅纪有点担心,毕竟学生都还未成年。

“没有什么不好的,”二宫和也站了起来,“只要变成丧尸,他们就不再是人了。”

 

丧尸潮爆发的那个时候,温行正准备去寄宿学校看望儿子。

他大概有三个月没有去看他的儿子了,在儿子升入寄宿高中后,学业就变得繁忙,偶尔也会匆匆打一个电话回家,告诉爸爸自己一切都好。

温行想得很好,他这次去要把儿子接出来住两天,带他出去走走,去吃他很喜欢的那家中国菜馆,再去他的宿舍里瞧瞧,帮他整理一下卧室。

接着整个世界都变了。

温行坐在一辆没油的大吉普中,阳光凶猛他却感觉通身冰冷,只要他想起自己曾经把儿子放在那种地方,罔顾人命毫无人道的地方,他就禁不住轻轻颤抖。曾经他以为军区是最安全的,所以在妻子去世后就一直把儿子带在身边,送进那个幼儿园。而一直到温煦长到这么大他都没有察觉任何异常。

或许是有的,温行回想,温煦对于危险的感知能力高于常人,总是在大事情发生之前显得焦躁不安。但他曾经以为这只是温煦胆小的表现,以及微妙的巧合。

他抽完了最后一根烟,数齐箭筒里的箭支,开门跳下那辆大吉普。事件爆发之后他就再也没有与儿子联系上,最初的48小时内他的手机在奔波中被踩碎,等到他从一只丧尸身上摸出可以用的新手机,已经错过了与儿子联系的最佳时期。儿子私自藏起来的手机一直提示关机,学校里的公用电话也没有人接,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座学校不是空城。

温行站在学校大门口眯着眼睛观察了一番教学楼上晃动的影子,一个助跑翻过了学校大门,又转身把门打开一条小缝,为之后逃命做准备。他轻手轻脚地靠近教学楼,算着角度准备趁丧尸注意不到的时候上儿子教室所在的楼层看一看,至少确定那堆丧尸中没有温煦的影子。

可是意想不到的变故发生了,所有的丧尸好像在一瞬间看到了他,对着他所在的方向涌下来。温行惊诧之余来不及细想原因,转身朝着远离丧尸的方向跑去。可学校里那么多学生,层层叠叠产生的丧尸数量,使得跟在温行背后的队伍越来越庞大。温行一个劲地向前冲,向着学校开阔地带跑,可还没等靠近他就隐约在操场上看到了更多晃动的影子。

没法儿再向前了。温行向着边上一跳,借着操场边大树的掩护平稳气息,接着抽箭拉弓一气呵成,就在他转身准备瞄准的时候,另一支箭擦着他的耳边直中离他最近的丧尸额头。

温行倏然回头,目光在那堆晃动的影子中逡巡着。

这个学校还有人。

 

“我和大野智坐后面,你们尽量往前坐,空出一排来方便他躺着。”二宫和也从车后座爬出来,示意松本润帮助他把大野智运上来。

风间俊介从车库中把他的八座面包车开了出来,下车帮着相叶雅纪搬东西,樱井翔靠着车门研究地图。

“还挺结实的。”大野智依旧在沉睡,松本润和二宫和也两人抬得吃力。“小心一点,”在进车门的时候二宫和也小心翼翼,反复和松本润强调。

“不太对劲吧,”松本润笑着看了他一眼,“这么小心他是为什么?”

二宫和也闻言抿紧了嘴,憋了半天才红着耳朵说,“之后再告诉你。”

 

“走了,”樱井翔拉动手刹,“和老基地说再见吧。”

 

他们决定直接向着大基地走,在路上会遇见一所学校,进去碰碰运气。二宫和也被安排照看大野智,不参与他们的一人一段路换岗行动。

所以他有更多的时间盯着大野智看。

小时候的大野智是什么样的呢,二宫和也的思绪也跟着摇摇晃晃的车体摇摆起来。其实自己并没有和大野智相处很久,那时候的大野智白白净净,两个人都因为刚转学过来不熟悉别人,安安静静地待在角落里。

明明自己记不清小时候别的事情了,那段时光回想起来还特别清楚。

自己的性格稍微开朗一些,比大野智更加快地融入进团体。于是自己邀请他捉迷藏,向大家介绍他。大野智有时磕磕绊绊讲不清话,就由他代讲。上课的时候强行挤在他的旁边,想起来的时候打打他。

那个时候的大野智迷迷糊糊的,走在平地上卡跤,坐着也容易睡着,二宫和也多担心他有一天会坐在自行车后座里因为睡着而把脚卡进去啊。所以碰到小春换牙,他就把小春的乳牙用自己做的小布包包起来送给他。

“拿好哟O酱,这是很灵验的护身符呢!”

是吗,这样啊。二宫和也看着大野智的睡颜,恍惚地想。看来护身符很有用啊,你也变成这样立派的大人了呢。

后来呢,搬家之后你去了哪里,经历了什么,脸上那个小小的坑是怎么来的。

你什么时候醒来啊大野智,醒来了把你这么多年的经历讲给我听,我也会告诉你每当自己在家里看到合影,有多么想你。二宫和也带着困倦合上眼睛,睡着前还抓着一缕思绪沉溺。

 

他们就在路上这么行驶了五天。

第六天,在离大基地100公里的地方,终于看到了学校。

“我们去吧,”松本润从座位底下拖出枪,扔了一把给风间,“你还是照顾大野智——虽然我回来了一定会问你为什么这么在意他——风间也可以的,对吧?”

风间俊介笑着点点头,向二宫和也扬了扬手里的枪,做出一个瞄准的姿势。

“啊,”樱井翔走了两步又调头回来,“如果,我是说如果,万一,万万一,我们都没有出来,你就自己开车去大基地。”

“别等我们。”

二宫和也看着四人远去的背影觉得悲壮,想了想又觉得很好笑。“谁会丢下你们啊,”他帮大野智掖了掖被角,“等不到当然是进去找。”

 

有时候二宫和也真的想骂樱井翔乌鸦嘴。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四人还没有从学校里出来。不知道哪里来的乌鸦停在校门上,嘎嘎的尖叫配着昏黄的落日让二宫和也无端感到不安。

他们刚进去时二宫和也还能听到枪声,往后就渐渐听不到了,现在除了寂静就只有自己和大野智的呼吸声。二宫和也咬着下唇,手里握着枪,看看校门又看看大野智。最终下定决心摸出手机给相叶雅纪打了个电话,没响几声就被接通了,那头传来相叶雅纪压低了的声音:

“小和,我们和松润他们走散了,估计是要死在这里,你别管我们……”“来了。”一旁传来樱井翔的声音,“你快走吧,好好活下去。”最后只听到一声枪响,相叶雅纪匆匆忙忙挂断电话。

二宫和也几乎是用蹿的从后座来到驾驶座,找个了最隐蔽的角落把车停下,出门前关掉了自己手机的密码,在备忘录写下想给大野智说的话,拿走了车里所有的弹药只留下了不好携带的小型炮,给小春开了一袋食,最后看了一眼大野智。

 

在关上车门的时候,二宫和也绝对不会想到学校里面的情况这么复杂。

他贴着墙根走,从教室里涌出来的丧尸让他根本找不出时间换弹夹。他甚至怀疑自己和先行部队走的不是同一个路线,不然怎么会被丧尸堵得进退维谷。

外面刮起了夜风,吹来大片的乌云,绿化带里的树被吹得东倒西歪,在走廊上投上舞蹈的诡影。

二宫和也被堵在角落里,外面的不远处是黑压压一片的“学生”,堵在了唯一的通道上。“嘲——”一声丧尸叫声响起,几十声丧尸叫声跟上。二宫和也看着自己手里的弹夹,笑着摇摇头把它换上,拉动保险栓。

如果大野智这个时候在……可能会多些胜算。

不过没有如果了。

二宫和也贴着墙壁,胸膛随着呼吸起伏,暗自数到三端起枪从墙角绕出。赢不了的,怎么赢呢。他麻木地扫射着,直到一声空弹声传出。

到此为止了。

 

“nino。”他听见一个不可能出现的声音,恍惚中有人举着什么站在那边的墙头上,昏暗的月光只分给他一个剪影。

“躲起来。”那人说。

 

夜风吹来大片乌云。

下雨了。



tbc


ft

开头那段捉迷藏仿的百合动画《少女派别》ova开场…我心里的白月光(不是

  59 12
评论(12)
热度(59)

© -瓜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