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栗

假以时日,我也能成为黑暗料理大师!

我*绝*对*不写现实向

 

[SK]wizard-七夕番外

一个突然插播的番外,没有联系到后面剧情,联系了前面一点剧情,放心食用。

#OOC注意# #翻译腔注意#









“玛丽太太?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斯伯根打开门,用衣角擦着眼镜片。面前站着的女士穿着鹅黄色的小套装,手臂上挎着一个篮子。

“看看这是谁!”她似乎很兴奋,翘起的卷发跟着声音一起抖动,“原来是我们可爱的阿克曼!”

“你知道吗,”她亲切地搭上斯伯根的手臂,“我还以为我会停在贝尔家门口!”斯伯根戴上眼镜领她进屋,又从鞋柜里勉强翻出了一双拖鞋摆在她面前。

“贝尔常年在全世界找神奇动物您又不是不知道,”斯伯根笑眯眯地看着玛丽换鞋,“这么说您又迷路了。”

“飞天扫帚真的不太好用不是吗,”玛丽推了推眼镜,甩着魔杖指挥自己的鞋找个地方放好,“总是把我带去错误的地方…当然也不算错,毕竟见到你我也很高兴。”

“前不久我的好学生给了我一瓶药,”她神神秘秘地压低了声音,轻柔地拍着斯伯根的手背,“你也知道,我用不着那个药,趁着今天是个好日子,所以给你带过来了,你用得着。”

“什么?”斯伯根也不由地压低了声音,“什么药?”

玛丽却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笑眯眯地摆摆手:“好东西好东西……噢我应该把篮子放在哪里?”

“放厨房的流理台上就可以。”斯伯根又忍不住想擦擦眼镜,那是他紧张的表现。他看着玛丽把篮子小心翼翼地放在锅边,又轻快地走回来。

“说了多少次了,你们煮饭不要用坩埚。”她抽出魔杖,在衣服上擦了擦,接着客厅里的衣服跟着她的动作飘到了空中。

“有一个女主人还是非常必要的阿克曼,”玛丽一心二用着,“至少不会让你们的房间像家养小精灵的窝。”她移动着一只落单的袜子,直接怼在了斯伯根的脸上:“看看看看,是你主人给你的袜子吗?我可怜的多比?”

斯伯根轻轻地把袜子从脸上拽下来,又把眼镜扶正,略带无奈地塌下肩膀:“阿克曼家不需要女主人我亲爱的玛丽,你今天到家里来就是为了……噢等一下!”

“什么?”玛丽正把沙发上的衣服转移到空中,很快她就明白为什么斯伯根会让她停下来。

“玛丽阿姨?”一个年轻的声音从沙发的方向传来,接着二宫和也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出现在那里。

“梅林在上!”这个红卷发的妇人一惊之下撤了魔法,衣服噼里啪啦地重新砸回二宫和也的头上。“非常抱歉,”她跑过去把被砸懵的少年从衣服堆中扒拉出来,“非常抱歉我的小甜心。”

“没关系。”二宫和也轻轻拍了拍玛丽的背,刚睡醒的声音带着点沙哑,却比平常时柔和不少:“您今天怎么来了?”

“今天是七夕,”她捧着二宫和也的脸仔细瞧着,“所以我来给阿克曼送点好东西,你也知道的,他似乎是喜欢……”

“斯伯根怎么说?”

“他还不知道,”玛丽挤挤左眼,“一会儿给他一个惊喜!”

“您可能要失望……”二宫和也光着脚踩在地板上,伸了个懒腰,亚麻质的睡衣有些偏短,跟着他的动作露出了他一小段腰线,“他前不久才和那位女士讲明白,可是人家早就嫁人了。”

“!!”玛丽瞪大了眼睛,“这可太糟糕了……”

“既然来了要不要一起吃中饭,”斯伯根可没听见那两人之间的对话,他端着刚沏好的红茶走到茶几边,“nino把你的鞋穿上。”

“不碍事。”二宫和也随手从睡裤中摸出他的魔杖,随意敲了敲,就等着拖鞋从卧室一路小跑到他脚下。

“正好大野智应该要买菜回来了,”他看着沮丧的玛丽,“不如就……”

话还没说完,门铃就响了。接着从门缝中挤进来一个巨大的塑料袋,后面跟着露出大野智的小圆脸。

“我的小面包!”

大野智还没喘过气——他好不容易弄了辆自行车——就再次被按进了玛丽的怀中,他甚至一瞬间没有搞清楚抱着他的人是谁,不过声音的确很熟悉……

“啊!”他恍然大悟,“是玛丽女士吗?”

“是我,”玛丽松开大野智,“让我瞧瞧你最近怎么样?好像白了一些。”

大野智有些不好意思,他想挠挠头,抬起手才发现自己还拎着菜。“最近没怎么出去,都待在屋子里。”他边说边往厨房走,玛丽跟在他后面,“怎么样?是不是还挺不错?现在会用魔法了吗?噢你好像还没有魔杖……”

“玛丽阿姨,”二宫和也无奈地打断了她的话,“他才来两个星期。”接着他蹭到厨房,靠在流理台旁轻声问:“satoshi,你怎么买了这么多食材?”

“我看唐人街好像在庆祝什么,”大野智熟练地从塑胶袋中抓出一条鱼放在案板上,“感觉是个节日,所以我也就多买了一点。”

“当然是个节日,”玛丽从二宫背后探出头来,“今天是七夕啊,你们日本没有吗?”

“啊……”大野仰起脸思考了一会儿,“我记得是有……但是我们是七月七日……”

“今天是中国的七夕节,”二宫和也见大野智没什么需要帮忙的,转身拉着玛丽去了茶几旁,“原来您说的好日子就是这个。”

玛丽似乎非常不高兴,蹭在沙发的一角显得格外沮丧。二宫和也开始好奇她带给斯伯根的到底是什么,转头想问问那个男人,却猛然发现对方手里拿着一只似乎在活动的东西。

“……”二宫和也微微抬起一边的眉毛,音节从牙缝里挤出来,“斯伯根……”“我没有!”被喊道名字的人迅速把手背到了身后,“把你,手里面的,独角仙,扔掉!”二宫和也抓起沙发上的靠枕就往那个方向扔过去,斯伯根本能地伸手一接,原来在手中的独角仙被高高抛起,落在了二宫和也和玛丽的中间。

“我的大王!”斯伯根想伸手去抓,没想到沮丧的玛丽根本不帮他,而二宫和也则快他一步用两指捏起那只虫子重重地扔了出去。

刚好扔在了转身想说话的大野智的脸上。

大野智冷静地把脸上的东西抓下来,转身走到阳台松手让它爬了出去,回来对着面色冷清的二宫和也和没了半条魂的斯伯根踌躇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昨天好像新买了盐,放在哪里了?”

昨晚大野智错过了与他们一同去巫师超市的机会,因为大野智拒绝坐扫帚。

“收拾在流理台旁的篮子里了,自己找吧。”二宫和也似乎不想再多说一句话,转身从哭泣的斯伯根身边蹭过,一屁股瘫在沙发上。

大野智眨眨眼睛,慢吞吞地走回厨房,顺手打开了流理台旁的篮子,里面安静地摆放着一只白色小瓷瓶。

鱼汤在坩埚中咕噜咕噜冒着泡,大野智的眉毛拧在一起,他仔细研究着瓶子中的流体,它有着珍珠母般的光泽,怎么看都不太像大野智认知中的那种盐。

“那个……”他看了眼茶几,那附近气压低得似乎能下起雷阵雨。

“好吧,”他稍微倾斜了一下瓶子,“也许这个世界的盐就是流体的。”

泛着光泽的液体倾泻进奶白色鱼汤的一瞬间,大野智似乎看到鱼汤咕噜咕噜冒了好几个大泡泡,沸腾的蒸汽螺旋形上升,一会儿又恢复了平静。他冷静地抄起坩埚旁的一根棍——据斯伯根说那是他好久之前坏掉的魔杖——伸进去搅了搅,满意地看着这锅汤,觉得应该很好喝,毕竟他刚才好像都闻到了类似于小饼干一样的甜味。

——然而诱人又怎么样呢?今天三个情绪不好的人是不会品尝这锅汤的。

当二宫和也盛出一碗鱼汤交到大野智手中后,他宣布自己吃饱了。

“啊……”大野智张着嘴看着桌上没怎么动的菜,“可是汤……”“今天不想吃鱼。”二宫打断了他的话,从口袋中摸出手机。大野智看看玛丽,玛丽好不容易挤出一个笑容安慰他说其实菜很好吃,希望下次她心情好的时候能真正享用一番。而斯伯根,他压根没上桌,一直蹲在阳台上,念叨着他的麻瓜好友希望对方能再给他送一直独角仙过来。

大野智看着手边那碗二宫和也递过来的汤,眨了眨眼睛,端了起来。

还是很好喝的。

饭后二宫帮着他洗碗,玛丽与斯伯根聊了一会儿之后准备告别,她路过厨房耷拉着眼睛与二宫他们说了再见,大野智觉得她脸上小雀斑的颜色都深了不少。

“过两天你就可以开始学魔法了。”二宫垂着眼睛认真洗碗,大野智在的这段时间家中伙食改善不少,本来觉得家里多一个人很碍事,但是大野智意外地与他合拍,他也考虑着带大野真正融入这个环境,毕竟之后还是需要他。

“明天抽空我们去对角巷,给你挑一支趁手的魔杖。”二宫和也用洗碗布把碗擦干净,摆放时迟迟没有听到大野智的回答,他疑惑地回过头,却看到大野智双手撑在流理台上,脸色苍白一额头都是汗。

“你怎么了?”二宫和也迅速过去用手摸了一下大野智的额头,冰冰凉凉没有发热的迹象,大野智蹭着二宫和也的手,一点点靠近,最后挂在了二宫的怀里。

“nino……”他的头发扫过二宫和也的脖子,后者举着双手不知道往那儿放,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大野智的皮肤近在咫尺,这段时间在家里闷白了一些,从烤焦的面包变成了健康的小麦色。二宫鬼使神差地把手放在大野智的脖子上,白得好像一杯配全麦面包的牛奶。

“satoshi?”他轻轻叫着大野智的名字。

“恩?”大野智的尾音黏黏糊糊,二宫和也听过他这种声音——在他起床时或者与自己谈心时——听习惯了也就觉得这个声音有些可爱,现在甚至变成了很可爱。

他扶着大野智的肩膀让两人产生一点距离,大野智脸色苍白眼神涣散,手指不自觉地扯着二宫和也的衣角。

“难受?”二宫问他。

大野摇摇晃晃地点了点头,又往二宫和也的方向蹭了蹭,“先送你去我的卧室躺着,然后我再看看你……”

“阿克曼!开门啊阿克曼!”房门突然被砰砰敲响,斯伯根缓慢地转过头,蹭到门边。外面站着的是玛丽,她不由分说地挤进房门:“梅林在上,还好没找错……差点就把我带给你的迷情剂[1]落在这里了!还好没有被打……”

白色的小瓷瓶咕噜噜地转了个圈,里面只剩下一两滴液体,流转着珍珠母般的光泽。

玛丽抬起头看着站在厨房中的两个人,正对着她的二宫和也神情僵硬。

“你说那个罐子里装的是什么?”

“迷情……剂……”

“……”

 

大野智躺在床上,哼哼唧唧地不停往二宫的方向蹭。他找到一切机会抓住二宫和也帮他盖被子的手,手指缠绕上去,拉着按在自己胸口。

二宫无奈地看着这个人,虽然他知道迷情剂的效果是虚假的,但是也禁不住这么折腾。

“satoshi?”他试探着叫大野智的名字,对方迷迷糊糊给了个应答。二宫用另一只手从口袋中摸出他的魔杖,咬着嘴唇准备念一个昏睡咒。

“nino……”大野智翻了个身,“有小饼干的味道……”

“什么?”二宫和也愣在原地。“哪种……小饼干?”

“老式的……铁皮罐子的那种……我好像闻到过……”

“是黄色的盖子?”二宫和也慢慢地问,“上面是蓝色的花吗?”

大野智没了声音,睫毛不停地颤动着。二宫和也等了一会儿,轻轻抽出被握住的手,又帮大野拉了拉被子,转身准备出门。

“恩……”大野迟来的回答让二宫和也的手停在了门把手上,接着慌张地夺门而出,关门声过大震得整堵墙都晃了晃。

床背后的老式衣柜里,一个发锈的旧饼干桶也不住摇摆,桶口还胡乱塞着一张只露出一角的纸,上面隐约可见“投币”两个字。

可惜大野智不知道,因为他睡着了。



————————————————

[1]迷情剂:是魔法世界中最有效、最强大的爱情魔药,短时有效。特征是珍珠母的光泽和呈螺旋上升的蒸气,气味根据个人的喜好而定。例如哈利闻到的是一种在陋居闻到过的芬芳,其实就是金妮身上的花香。服用者会表现出生命的症状。首次出现于首次出现《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第6章。[百度百科]

————————————————





  37 6
评论(6)
热度(37)

© -瓜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