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栗

假以时日,我也能成为黑暗料理大师!

我*绝*对*不写现实向

 

[SK]0:00

一个短打
算是给我的时间系列结个尾了!(????
前文戳tag,手机不太方便架电梯,请见谅






二宫和也刚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电视里无声地放着红白,嗓子沙哑得厉害。怎么调节都不对,最后还是忍不住轻轻咳嗽了一声。
却把那个蹲在柜子前仔细翻找的人吓了一大跳。
“醒了?”大野智匆匆忙忙站起来,走了两步又慌忙转身给他倒了杯水。
“在找什么。”二宫和也的指尖从过长的睡衣袖子中露出来,轻轻触碰杯壁,温度刚好让他一饮而尽又不太凉。
“没什么。”大野智钻进被炉里,没过一会儿用烘暖的手帮二宫和也紧了紧背上披着的衣服。
“我穿上吧。”二宫放下杯子把手伸进袖筒里,大野的身量一直是和他相仿的,衣服也就时常换着穿了。大野智也觉得可以,随手拿起桌上的橘子,剥了皮拆开一瓣自然地放进水杯里。
二宫却愣住了,又吭哧吭哧笑起来。大野又不明白他笑什么,捏着一瓣橘子疑惑地看着二宫,后者却笑得更厉害,甚至倒在了桌上,把脸埋在胳膊肘里,只剩肩膀起起伏伏。
结果大野智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怎么回事嘛,”他把橘子放在桌上,拍了拍二宫的背,“饿不饿。”
“不饿。”二宫和也抬起脸,用食指揉着眼角,一副笑出眼泪的样子,转念又想起刚醒来时看到的大野的样子,“之前在找什么?”
“诶?”大野智根本没想到他还会继续问。
“好像在找东西的样子。”二宫和也摸出手机打开游戏,余光瞥见外套袖口上的磨损,才想起这件外套已经是他去年情人节的时候帮大野买的了。
在一起多久了?使劲想也没想出个正确的数。
“啊…就是之前买的一个东西,不知道放哪儿了。”大野智挠挠头。
“长什么样子?”虽然估计自己也找不到,姑且还是问了出来。
“是啊…长什么样子呢?”大野抿起嘴唇,眉毛皱着,摸着下巴似乎在认真思考,“嘶…哎呀算了,我去给你准备吃的吧,不是饿了吗。”
“诶?我没…”二宫和也的话还没说完,大野智就一个人唠唠叨叨地走向厨房。他说这么多话可不常见,二宫有些怀疑地看着那个背影,也就当有些事不方便说,随他去了。
但即使这样心里也是有了个疙瘩,二宫和也心里略微是有些不开心。交往这么久以来,虽然他俩都不会是安慰人的性格,但有什么事还是互相交代的。
可能是第一次,也可能不是,二宫放下手机叹了口气,人总有自己的秘密。
他想找根烟,手伸进口袋了才想起这不是他自己的外套,想着赶紧抽手,却被指尖的触感吸引。
是一个小盒子,绒面的,让人有了一个心跳加速的猜想。
二宫和也的耳朵迅速地红了起来,他扭过头看看大野智,后者还在厨房认真盯着锅。于是他放心大胆地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个小盒子,一如他心里的想法,里面安静躺着两枚素戒。


大野智端着汤回来的时候,二宫和也正捧着手机认真厮杀。
“趁热吧,天蛮冷…”这个圆脸男人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他看到恋人的无名指上闪着的银光,亮度如此熟悉。
大野智一下子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二宫和也自自然然地就戴上了戒指,另一枚端放在他的手边。自己的恋人接受了求婚,可是他却错过了求婚的过程。
不知道是该哭还是笑。
二宫和也等了半天也没见大野智有什么反应,一抬头那个人的脸都快憋红了。只能叹着气拿起另一枚戒指,抓起大野智的手安安稳稳地帮他套上去。
然后摸了下碗边,“好烫!”烫得五官都皱起来。
大野智总算是运转过来有了反应,塞了杯凉水在二宫手里,又把汤碗挪得远了点,接着死死盯着戒指看,憋了半天才挤出一句:“我忘了我把它放在了口袋里…”
“我就当你求过了。”
“不可以!那我还是…没有亲口说出那句话…”
“……有什么好说的啦。”
“……”
“……那你说。”
“nino你愿意…”
“愿意。”
“你让我说完啊!”
“都说了有什么好说的啦…”


“大野智,放烟火了。”
“嗯。”
“……不说点什么?”
“新的一年,也请多指教。”
“你也是。”











FREE TALK(?

山河远阔,人间烟火,从此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天气变化请多注意,不要像我一样咳出腹肌(。

  157 14
评论(14)
热度(157)

© -瓜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