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栗

假以时日,我也能成为黑暗料理大师!

我*绝*对*不写现实向

 

[SK]至暗之时(3

原来的05和06

增添支线

1   2





05

温行依靠一个前滚翻狼狈地从大门中逃出来,他的身后跟着那群非人似鬼的生物。他跑动的速度很快,带着特种兵的专业架势,灵巧地越过障碍后突然转身一头扎进了一旁的楼道。

跟在他身后的丧尸失去了他的踪迹,野兽般的叫吼声越走越远。

温行喘着气,鼻翼煽动得厉害,在气息平稳一些之后他摸出了包中被他带出来的资料。

前不久他从实验室出来,看到了他想了解的药剂去向,顺路摸到了最近的买家处。X-药剂可能是引起这场浩劫的源头,但是他没来得及查看药剂的作用和阻隔方案,匆忙记下买家地址后便摸到了这里。

是最大的黑帮产业。

在当兵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了解过这些地方,温行知道他想要查找的资料一定是被保管在了隐蔽的地方,可千算万算还是在高楼层处栽了个跟头。

这些“人”的体能变得异常,力气变大恢复能力变强。Monny将X-用在了他的打手身上,本来就身强力壮的人现在变得力大如牛,可能牛还不如他们。

温行翻着这叠资料,里面夹杂着Monny自己收集的关于研发对接人员的信息,一个熟悉的名字跃入眼帘,他从包里翻找出在实验室中捡到的ID卡,这个人他也曾经接触过,没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再次遇见。

Monny把他能找到的信息林林总总写得详细,他还旁敲侧击听到了另一批药的去向,末了嘲讽了一下这个研究的主要负责人,说如果药出了问题负责人一定担不起责任,却是连他也不知道这个背后的负责人到底是谁。

再翻页温行突然感觉气血上涌头脑发热,他的眼睛瞪得溜圆,眼眶一瞬间红了起来。Monny在资料页中夹着一张老照片,还有两个学校的名字,一所幼儿园一所高中。温行认识这张照片,也认识那上面的某个男孩。

他当然认识,因为那是他儿子。而这两所学校,都是他儿子温煦所读过的学校。

这个大男人这么久没哭过,突然在这个时候吧嗒吧嗒掉眼泪。所以丧尸潮爆发后即使通信系统没有问题他儿子也没有联系过他,所以他当初以为自己把儿子送进了最好的幼儿园原来是个天大的错误。

心爱的人是死是活,也只有亲眼见一见才能知道了。

 

 

 

“那大野……”二宫和也在上车门前依旧不放心地回头看着风间俊介。

风间俊介朝他点点头,然后做出挥手赶他上车的手势。

二宫和也笑了笑,又朝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转身上了车。

 

前一天下午大家商量了去Monny桑的大厦“寻宝”,晚上相叶雅纪杀了后院里养的鸡炖汤,“吃饱了才能好干活!”在松本润质疑樱井翔吃得太多的时候后者举着筷子大声反驳,许久没有感受到的热闹氛围也感染了二宫和也,他也忍不住吐槽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杀鸡吃,没想到遭到了四个人的鄙视。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风间笑着拍拍二宫和也的肩膀,相叶雅纪笑着解释说这是二宫和也还没有来之前他们的习惯了,因为不知道第二天能不能活着回来,所以在前一天的晚上做这道菜吃,而樱井翔再次表示今天晚上要吃饱,不然明天还没上车就饿了。

“没有人会饿的翔桑,”松本润拿出手帕仔仔细细地擦嘴,然后把筷子并排摆在碗边,靠在椅背上,“除了你。”

樱井翔鼓着腮帮子睁大了眼睛,仿佛不可置信。过了一会儿他又回到了原来的话题上,“所以明天在路上饿了怎么办。”

二宫和也在起身离开时听到了这句话,他停下脚步安慰樱井翔。

“没关系,不用担心,丧尸管够。”

 

“没有人喜欢哭着脸出门。”樱井翔带着墨镜和迷彩的帽子,握着方向盘兴高采烈,“所以和也也要开心一点才是。”

点名使二宫和也从深思中惊醒,他原本思考着把风间留在家里照看大野智的决定是否正确,即使出门前拿武器时松本润一再向他保证了这次不会有人受伤,但是这种事情没有人能确定,在他抬头准备表达自己的担忧时,他对上了相叶雅纪热烈又善意的眼神。

所有的话语都咽进了肚子里,没有人能拒绝相叶雅纪单纯的眼睛。

在樱井翔第八次大S弯甩掉丧尸后,二宫和也决定说点什么来转移注意力,不然他会沉浸在想骂脏话的氛围里无法出去。

“所以,”他抓着车顶的扶手艰难地掌握自己的平衡,“雅纪和风间是怎么认识的。”

“诶?”相叶雅纪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松本润笑着从副驾驶回头往后看,“你要不要猜一下。”

一个农业学博士和一个医生,怎么也想不到联系。

“恩……”二宫和也想了一会儿,“看病?”

“bingo!”相叶雅纪似乎情绪很高,他乐于向好友解释自己是怎么碰到这个聪明又能干的医生,“因为我总是吃错东西,所以一来二去就认识了他。”

二宫和也不看也知道自己脸上满脸疑惑。

“雅纪总是会尝试自己种出来的东西和没有见过的东西,”松本润补充,“总去那家医院,风间就认识他了,到后来只要听到是相叶雅纪去了,他就……”

“先洗胃。”相叶雅纪模仿着风间俊介的语调,低头做出翻病例的动作。然后自己也笑起来,摆摆手表示并不是这样,“我也没去过几次,也就三次吧,后来俊介邀请我去烤肉,我们又喝了几次酒,就熟悉了。啊,说起来那家烤肉店真的很好吃啊,有些遗憾……丧尸潮爆发前他说要看一下我的工作环境,等到准备回医院时发现已经出不去了。”

“我们还一起去医院拿了几次药剂。”松本润在引擎的轰鸣声中大声丰满风间俊介的形象,“风间人不错,当然你也感受到了。”

“那小和是怎么和大野认识的?”相叶雅纪礼尚往来。

“我?”二宫和也用空着的手指自己,不知道该从见面说起还是从回家说起,真正认识那个人应该是在回家的时候吧……

他迟疑着开口,还没等说完,樱井翔一个急刹车带着大家往前一冲,轻快地表示到达了目的地。

“回来别让他开车了好吗。”相叶雅纪捂着额头下车龇牙咧嘴,松本润绕过他时拍了拍他的肩膀。

“来吧——”樱井翔今天的兴致格外高涨,跳蹿着下了车一把打开后备箱,“让我们看看,带什么礼物见他们。”

 

二宫和也站在传说中的大厦面前发呆,虽然楼高的确能称得上是“大厦”,但是现在这个破损程度让他完全想象不出完好时候的样子,到处是破碎的玻璃,一楼的旋转大门只剩了框架,风吹进前台,带着文件夹上的资料哗啦哗啦响。

“这里怎么生物这么少,”松本润前后看了看,又注意到了二宫和也,“小和,来拿枪。”

二宫和也接过他递来的M37左轮,又自行拿了弹夹别在腰上。“小和这个腰带很特别。”相叶雅纪瞄着二宫和也的腰,“恩,大野桑的,很好用我就借过来了。”

“这枪不错啊,”松本润又从后备箱中拿出一把霰弹,在手里掂了掂,“我们之前用的枪都是从路上捡的,翔桑的来福,还有雅纪的92式。”

“碰上了一辆倒霉的运输车,”樱井翔确认大家拿好东西后大力关上后备箱,“他们倒霉我们可就幸运了。”

“但是这把枪真的不错,大野的?”松本润仔细地看了又看,二宫和也点点头,不明白他为什么在意。

“不要掉队啊。”相叶雅纪从后面跑上来拍拍二宫和也的肩膀,后者吐槽明明是他自己掉队了找理由跑上来,相叶雅纪也就挠着后脑勺笑。

樱井翔推开了大厦的侧门。

 

“醒了?”风间俊介坐在客厅里,听到不远处传来拖鞋的摩擦声。

“恩,”大野智眯着眼睛慢悠悠地走,“没听见nino的声音……他们去哪儿了?”

“去补充弹药了。”风间合起他看过无数遍的报纸,站了起来,“给你弄点吃的?然后我们换个药。”他指了指大野智手上的纱布。

大野智点了点头。

不消一会儿风间端着食物过来,他看着大野智坐得端正,吃饭默不出声,“大野先生的体能好像很好。”他看见大野智夹菜的手停顿了一下,“我是指提前醒来这件事。”

“fufufu,”大野智笑起来,“想上厕所了,憋得。”

“nino什么时候回来?”大野智把碗筷整整齐齐地放好,风间把它们拿在手里,“晚上,或者明天上午。”

“那我回房间了。”大野智向风间表示感谢,又踢拖着拖鞋回去。

风间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好,我一会儿去给你换药。”

 

“我们为什么不从中间的旋转门进去。”相叶雅纪挤过小小的门缝向同伴抱怨。“那地上全是碎玻璃渣。”松本润等他进来了以后松手把门关上,樱井翔已经走到前台旁,二宫和也跟在他身后。

“来访的必要程序,向前台表示我们没有预约。”樱井靠在前台,回头向二宫和也解释,二宫和也则将注意力放在了大厅的装潢上,“为什么装修得这么……恩……收敛?”

“所以美丽的小姐,请问……呜哇,还真的有人?”樱井翔在转头看了一眼以后退到一旁,二宫和也探头看了看,哪里还有什么美丽的前台小姐,只剩下一团生蛆的肉和零散的骨架。“快点吧,”松本润走上前,“现在是中午十一点半,我们争取天黑前回家。”他伸手从桌面上拿起前台一般查看的楼层表,“一层地下室十一层主楼……你们说Monny桑在哪层?”

“和Monny桑没有关系吧,”樱井翔从旁边探出半个脑袋,“我们主要来找军火库的。”

“我觉得军火库可能在地下室,”相叶雅纪搭着二宫和也的肩,“但是现在这个地下室明显是停车场。”他指着楼层表地下室旁边的P字符。

“那我们就先找Monny桑的办公室,然后从他办公室找线索。”樱井翔点点十一楼,“我猜老大的办公室,一般在顶楼。”

 

“这幢大楼可真安静啊。”相叶雅纪站在角落,看着电梯里代表楼层的数字越来越大,“可能人全逃了或者全死光了。”樱井翔站在门边,恨不得自己随身带了口香糖,他局促不安地动动脚,然后看看站在他对面同样挨着门的松本润。

“到了。”松本润挑了挑眉毛。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松本润和樱井翔先悄悄走出去确认左右环境,然后打手势让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出来。

“奇怪,”二宫和也出来就发现了不对劲,四人都收起枪,“11层是空的。”

没错,11层是空的,从电梯出来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两边设计为房间的地方现在空荡荡的,整个11层像没有装修过的废楼。

四人向前走了一段,相叶雅纪碰了碰松本润的胳膊,示意他左手边有通往十楼的楼梯间。松本润会意后走到楼梯间门口,依旧和樱井翔两人左右站着,点头确认后樱井翔往下一拉门把手松本润跟着就是一脚。

确认楼梯间暂时安全。

“小翔真的没记错地方吗?”相叶提出了疑惑,“这怎么看都像废弃的大楼。”他往下探了探头,又往上看,“上面还有个门,不过上了锁。”

“先下楼看看,”樱井翔踏上台阶,手里紧握着枪,二宫和也跟在他身后,在靠近中间平台的时候一把拉住了他。

“怎……”话还没说完,二宫和也捂住他的嘴,剩下两人也在他背后站定不动,“嘘,”二宫在裤子上擦了擦手掌心的汗,然后把枪握得更牢,“你们听。”

樱井翔的眼睛睁得更大。

一声不远不近的“嘲——”从楼下传来。

“杀下去?”松本润没有把握,现在拿不准底下有多少丧尸,他看看二宫和也,又看看樱井翔,直到二宫和也说了声下去吧。

“我和润走前面,”樱井翔决定依旧按照原来的安排,“你和雅纪不要跟得太紧,万一往上逃,你们要先掌握楼梯间的门。”

二宫和也看着樱井翔和松本润先下了楼,还没等他下到平台上,两声枪响和一声巨大的丧尸叫声从底下传来。

“FUCK!”他听见松本润大声喊,“快跑!快他妈跑!!!”

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扭头就跑,冲到楼梯间门口转身把住大门,只要等到松本润和樱井翔进来,就关门。

底下枪响和叫骂声混成一团,二宫和也隐约分辨出樱井翔的愤怒和松本润的难以置信,相叶雅纪在焦急的等待中左右张望,突然看到一间空房深处靠着一根粗木棍。

“小和把住,”他放开房门,“我马上就回来。”

二宫和也还没搞明白相叶雅纪要去干嘛,他的注意力马上被逐渐靠近的枪声和丧尸叫声吸引,没几秒松本润和樱井翔的头顶出现在楼梯拐角处,他们跑两步就会回头开几枪,直到退上平台。

二宫和也才看到他们面对的是怎么样的一只丧尸。

 

“操!”二宫和也看着樱井翔和松本润跑上来扭头大喊相叶雅纪,后者拖着木棍一路快跑将将赶在松本润进来的那一瞬间关上楼梯间的门,“把这个插上。”他递出木棍,幸运的是尺寸刚好合适。

固定好后相叶雅纪一抬头,被门外的丧尸吓得往后退了两步。“什么东西啊。”这也是二宫和也想说的话。

门外的丧尸体型异常庞大,看上去生前是一个相当壮实的大汉,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他有两个脑袋。现在他流着口水满身青紫腐烂,一下又一下地撞着楼梯间大门。

“为什么有两个脑袋?”相叶雅纪崩溃大叫,另一头去按电梯的樱井翔满脸疑惑地跑回来,“电梯坏了,按不动了。”

二宫和也一言不发,离得稍微远了一点观察着门外那只丧尸。“59,60。”他突然两眼放光看向松本润,“它刚才把你们打进去的子弹挖了出来,伤口竟然自行恢复了,从开始恢复到基本上恢复一半,大概用了一分钟。”

“也就是说,我们有大概两分钟的时间来对它进行破坏。”松本润站直了身体,“而且我刚才看了,他的两个脑袋只有一个能用,也就是说,我们只要破坏左边那个脑袋,我们就赢了。”

“现在怎么做?”樱井翔松了松脖颈的肌肉,又抖了抖腿。“快点决定,木棍要断了。”二宫和也再次把枪握在手里。

“小翔这个给你,”松本润把霰弹枪交给他,“一会儿主要轰它胳膊,能断一条是一条,越烂越好。”

“雅纪和也和我站在你的另一边,”他从靴子里抽出一把小刀,递到相叶雅纪的手上,“小和我需要和你配合,给雅纪垫一个高跳。”

“诶?”相叶雅纪很吃惊的样子,“小时候的那种吗。”

“小时候的那种,”松本润看了看马上就要断开的木棍,又笑着拍拍相叶雅纪肩膀,转身往走廊一头跑去,“不知道我和小和还能不能撑住你。”

“嘲——”

“来吧!”樱井翔在丧尸冲进来的那一刻跑到了走廊的另一头,转身就是一发子弹引起对方注意,“大脑袋,”他转了转脖子,“你的目标可是我啊!”

丧尸吼叫着向他冲过去,一只手把嵌入自己身体里的子弹挖了出来,樱井翔甚至觉得自己听到了血洞里传来的咕吱声。

“噫。”他听得后槽牙疼,往后退了两步,摆出起跑的姿势,“嗨大块头,你说你笨不笨。”他向上开了一枪,在丧尸被枪声吸引抬头的瞬间一个助跑加滑铲从它胯下钻过,站起转身一枪霰弹轰去了它的左胳膊。受到冲击的丧尸顺时针转身,“chance!”樱井翔趁机从空隙钻回了原来的位置。

“说你笨你就是笨,”他端起来福对准那只暴怒的怪兽的屁股,“你连我在哪个方向都不明白。”

故技重施将它引回自己这边,在端起枪瞄准它的右胳膊时,他大喊了一声。

“相叶雅纪——准备!”

“嗨!”相叶雅纪在另一头高高举起了手,原地小跑两步。伴随着樱井翔发出的巨大枪响踩上二宫和也和松本润垫起的手,借着他们向上抬的力一个高跳。

长着两个头的怪兽再次受到冲击转身,相叶雅纪看准机会将它蹬倒在地,刀直接从天灵盖插了进去。

它的扭动幅度逐渐变小,然后趋于停滞。

“一分半。”二宫和也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灰,边走边笑着抱怨相叶雅纪又重了。

“nino,”松本润蹲在大块头被打开的脑子旁边,“你看这块结晶。”

这块结晶比一般丧尸的结晶大上一圈。

还没等二宫和也仔细研究,他突然听到了新的丧尸声音和一声狗叫。

“我们得快点找到下去的方法,”樱井翔也听到了楼下传上来的丧尸叫声,顺势一脚踩扁了一根依旧在扭动的丧尸手指,“电梯现在动不了,我们……nino?你去哪儿?”

二宫和也隔着手帕握着那块结晶,满脸疑惑地向楼梯间走去。

“我听到了狗叫,”他跟着声音抬头,突然睁大了眼睛,“小春?”

 



06

的确是小春。

至少在外貌上与二宫和也曾经养的那只小豆柴一模一样。

它好像也听到有人在叫它的名字,回过头朝二宫和也“汪汪”叫着,接着跑上楼梯,用小爪子不停扒拉着被锁上的那扇门。

“哪里来的狗?”松本润从二宫和也的背后探出脑袋,接着睁大了眼睛,“小春?”旋即摇摇头自我否定。

与二宫和也一起长大的松本润是见过小春的模样的,但他同时也清楚地知道小春已经在几年前去世了。

小春似乎并没有感受到他们的质疑,它一心一意地扒拉着那扇门,间或回过头朝二宫和也喊两声。“……我过去看看。”他决定查看一下,还没走就被松本润拉住,“谁知道那是只什么样的狗?反正不可能是你的小春。”

“我们得快点找办法!”相叶雅纪突然惊慌起来,他强行压低了声音催促其他人,“我听见楼下丧尸的声音变得近了些。”

“我看见那家伙的头了。”樱井翔再一次端起他的枪,眯起眼睛对准楼梯口。

“现在也没什么别的出路,”二宫和也飞速扭头看了眼那只豆柴,“不如信它一次。”

 

是伙伴的血腥味吸引了另一个大块头蹒跚向上,它似乎比它的前任更加结实。“这次倒不是个双头庞敦王。”松本润卡着丧尸的视线死角蹲守,指节在枪身上扣出节奏。相叶雅纪嘲笑他使用的比喻奇怪,想也想又觉得很形象。“就怕它是个弥诺陶洛斯,”樱井翔笑着拉响保险栓,眼睛靠上瞄准镜,“来了。”

这边二宫和也紧贴着门,从腰带夹层里摸出一把小刀,小刀不重,但是非常坚硬。他紧紧握住了刀柄,开砸前特地蹲下来把小春拢到自己背后,“嘘。”他轻柔地拍拍它的头,然后转身砸出了第一响。

这好像是所有开始的信号,“弥诺陶洛斯”也正好出现在相叶雅纪他们的射程范围内,但是在他们开枪之前,二宫和也这边的声响对它来说更具有吸引力。他微微侧过自己庞大的头颅,身体也偏了角度。

“嘿,”松本润用子弹提醒大怪物注意自己,“那里可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

疼痛使它失去理智——如果它有的理智——它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叫声,响得相叶雅纪皱起了眉头,“如果它真的是变异种的话,它的声带应该是变异得最好的那一部分。”

这个说法显然没有得到“弥诺陶洛斯”的认可,接下来的时间它向他们展示了自己变异得更明显的地方。

“FUCK!”松本润第三次看着它的皮肤以超过前一任一倍的速度愈合,能打烂别的丧尸的子弹也只能在它身上留下一点痕迹,他压低身子和相叶雅纪交换了位置,这个空档樱井翔在大块头背后补上一枪吸引它的注意。

“如果说双头庞敦王的变异点是两个头和并不优越的自身治愈能力,”樱井翔一个前滚翻躲过袭击,吃力地表达着自己的看法,“那么弥诺陶洛斯就把所有的技能点用来点亮了它的防御和自愈能力,这也太难打了!”

松本润看了眼二宫和也所在的方向,“那我们的目标,就改成为小和拖时间。”

这边二宫和也并不知道剩下的三人把所有的希望压在了他身上,这扇门的门锁似乎异于常理的牢固。因为震动手指和掌心都充血变红,底下的枪声告诉他这是艰难的一战,但是剩下的一点连接他怎么也砸不开,力气所剩无几。更糟糕的是,即使他把这个外加的锁砸掉,也没有足够的力气把门撞开了。

“小和,”相叶雅纪抽空从楼梯间的门后面探出头来,“我们要没子弹了。”

二宫和也垂下手,思考了一会儿以后抬头问他:“它重吗?”

“谁?”相叶雅纪没有反应过来,背后传来了松本润艰难的呼喊:“你们在开少女的茶话会吗?讨论到了下面我们穿什么更好看?”

“我说丧尸!”二宫和也放大了音量,“它重吗!”

“可不比十个你轻,”樱井翔滚到门边,“你想干嘛?”

“我想借它的力气,你们把楼梯间的门打开。”

 

二宫和也把自己的手指划开的时候,松本润正在楼梯间斜对着的房间里与丧尸周旋。血的味道刺激到了这个被饿坏的家伙,它放弃了松本润,转身歪歪斜斜地向二宫和也走去。

不够,这个速度不够。

二宫和也确认樱井翔和相叶雅纪藏好以后,向着这头眼红的公牛开了一枪。

食物和疼痛的刺激使它发了狂,它跑起来的一瞬间带来的震动使二宫和也想起了金刚,不过他马上就把思绪拉扯回来,现在不集中注意力,他就有可能结束在这里。

还没和大野智去钓鱼呢,一个念头闪过他的脑海。

与此同时,丧尸向他冲了过来,越来越近,二宫和也紧紧地握上了楼梯扶手,咬着嘴唇计算着它冲到自己面前的时间。

5,4,3,2,1……就是现在!

在即将触碰到自己的那一刻,二宫和也借着自己手臂的力量跃到栏杆的另一边,在右手承受不住即将脱开的时候迅速加上左手的支持。大块头却没能及时刹住车,直直地撞向门。

从门外涌进来的阳光一下次晃得二宫和也睁不开眼睛,恍惚中他听到丧尸发出愤怒的嚎叫。

它怎么会生气呢,二宫和也迷迷糊糊地想,它又没有思维能力。

一边松本润松了松自己紧张的肌肉,愉快地使了个颜色和相叶雅纪一人一边拉住了樱井翔的胳膊,被架在中间的人和另外两人面朝不同的方向,他显然不知道自己接下去要面对什么,睁大了眼睛和嘴。

“枪我帮你拿了,”松本润取下樱井翔的枪,稍一瞄准朝被撞开的门开了一枪,满意地看着巨大的身影越来越近,“雅纪,注意了,我们跑!”

被耍了的“弥诺陶洛斯”彻底进入抓狂状态,它冲下楼梯冲向三人,决定只攻击其中一个。二宫和也趁机翻上栏杆,有幸看到了樱井翔人生中第一次完整的后空翻——在另外两人的帮助下,他翻得又高又稳,虽然伴随着哀嚎,也还是成功越过大块头出现在了天台上。

“我!再也!不要!和你们一起出来了!”樱井翔鼓着脸从松本润手中夺过枪,气冲冲地转身就走,发现自己走反了之后又气冲冲地调转方向。

“这边,”二宫和也在一个隐蔽的小角落里向他们挥手,小春在他脚边友好地叫了两声。

角落里是一部小规模的电梯,还在运行,似乎只要坐这个,他们就能从11层脱离。

然而大块头并没有放过他们,它追了上来,虽然动作笨拙也还是给了大家很大的压力。

“快快快快。”相叶雅纪使劲按着关门的按钮,电梯堪堪站下他们四人加一只狗,还是调整了一下站位才使超重警报停止。松本润觉得相叶雅纪要把关门按钮按烂,好像下一秒就会腾出青烟。

电梯门还是赶在他们被发现前合上了,即使一小片丧尸的皮肤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里。

“呼~”樱井翔轻轻吐出一口气,靠在了电梯壁上,右手无意识地挥动了两下,好像在与那位道别。

“ciaociao。”

 

电梯停下来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它停在了几层。

“可能是八层,”松本润感觉了一下时间又换算成距离,觉得拿捏不准又赶紧补上一句,“当然我只是估算。”

不管准不准确,四人已经没有了别的出路,电梯门刚刚打开一条小缝,小春先跑了出去,快得像一颗小炮弹,松本润和樱井翔打头阵,全队所有的备用子弹都在他们俩身上了。

是一条铺着软地毯的精装走廊,两边挂着和服女郎的画像,“这地毯一定很贵。”松本润用脚踢了踢已经看不出原来颜色的地毯,“Monny桑如果听到了会称赞你识货,”樱井翔站在走廊尽头大门旁的标牌下面,标牌上细金的字体写着“桜”。相叶雅纪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小翔家的产业?”被点名的人恨不得敲他一个栗子,气急败坏地跟着小春的叫声转到楼梯间门前,“这是上层最喜欢来的风月场所,会员制,刷卡才能进去。”

二宫和也走在后面,特地看了一眼软包大门。关得紧紧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曾在丧尸潮爆发时被关在里面。

他甚至有点想知道里面装修成什么样子。

贫穷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二宫和也踏上台阶的时候这么想到。

 

下楼的台阶很长,相叶雅纪嘀咕着这铁定下了不止一层。小春在前面带路,轻快的样子让跟在它后面的松本润都快相信他们只是普通地来楼里找个东西。终于走到下一个楼梯间门前,小春屁股一扭就进去了。

“六楼。”樱井翔眯着眼睛看楼层标识,相叶雅纪听到了以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无视了松本润惊奇的眼神摊开来仔细寻找,“六楼是高利贷公司!也是楼层索引上最后出现的公司名。”

“那么我猜测八至九层是桜,”樱井翔别扭地挠了挠脖子,“十层是大块头在的地方,十一层是空的,我们现在要去七层?”

小春呼唤他们进去。六楼也是空无一人。

直到小春带他们来到另一个只能向上不能向下的楼梯前,相叶雅纪终于憋不住感叹了一句:“我们竟然相信一只狗还找到了正确的路。”

二宫和也忍不住笑出了声,推了他一把,上了楼梯。

 

七层一看就很特殊。

楼梯到这里就停了,走廊几乎是封闭式的,一出楼梯间的门就是一扇带密码锁的大门。

“谁能想到Monny桑在大楼中间办公呢。”樱井翔上前搭上了门把手,还准备研究一下这个密码锁,没想到轻轻一用力,门就被开了一条缝。

身后传来三声举枪拉保险栓的声音,樱井翔自己的手也搭上了枪。

大概等了有五分钟,门内没有传来任何动静。樱井翔回头用眼神询问三人,二宫和也轻轻点了点头,他便重新握上门把手,轻轻念了三个数,使劲一推。

四人站在门外一人一个方向举枪对着门,又静待了五分钟,依旧没有动静。

“进去吧。”二宫和也轻声说。

办公室里面的确没有生物,Monny桑的办公桌也一片凌乱,似乎被人翻过。把卧室浴室小吧台全部搜一遍以后没有任何收获,期间相叶雅纪抱怨Monny桑习惯奇怪,因为他发现墙上挂着一幅字,是从右往左念的。

“看这个。”松本润从书架上拿下一本打手名册,页码残缺不全,好像被人撕掉了很大一叠,再翻赫然有三个眼熟的面孔。“是双头庞敦王和弥诺陶洛斯,”樱井翔挤在旁边,“所以双头庞敦王不是天生两个头的?他把他同伴的头嫁接在自己的脑袋上了?”

这个想法恶心到了他们,松本润带着嫌恶的表情看了一眼樱井翔,后者表示自己只是猜测很无辜,略一思考以后松本润合上了名册。

另一边二宫和也一直站在书架上的一个弥勒佛铜像前发呆,相叶雅纪询问他原因他也只是说觉得弥勒佛的头太过光滑。

“可能Monny桑很爱摸他的头,”相叶雅纪也伸出手覆盖上铜像的脑袋,“就像这样。”二宫和也还没来得及阻止,一声咔哒声后,相叶雅纪看着被他拧下来的脑袋无声尖叫。

“咦,”二宫和也凑近了看铜像的断口,“这有个纸条。”纸条拿下来以后是一个密码键盘。“832943”樱井翔看着纸条上的六位数字,“输错了会爆炸么?”松本润却不太相信密码就这么写在了纸上,可是也的确没有别的线索了。

“349238吧,”二宫和也的手按上了键盘,“毕竟Monny桑喜欢从右往左读。”

一阵机械声后,书架移开一道小门,里面赫然是另一部电梯。

 

“怎么会有怎么复杂的大楼,”相叶雅纪还没有从拧掉弥勒佛头的惊慌中出来,他把怒气转移在了大楼设计师身上,“独自一部电梯从7楼降到-2层!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好了好了,”松本润拍拍他的肩膀,“别一个激动把枪折了。”

地下二层是军火库,他们终于达成了这趟冒险的目的。

“一把小型火炮,”樱井翔在后备箱前做了一个抗炮的姿势,吹了个口哨“超酷。”

二宫和也却在临出大楼大门前突然想起了小春,到七层以后急于找东西就忘了看着它,一下子不知道它去哪儿了。正想着的时候小春欢快的声音从角落里响起,然后一抹橘黄色从阴暗里飞奔出来,直接扑进了二宫和也的怀抱。

是他的小春,一定是他的小春。二宫和也在回基地的路上这样想着,揉着小春的毛,仔仔细细看着小春的脸。坐在旁边的相叶雅纪笑着看他,然后敲敲驾驶座的靠背,“快走了Jun,我们还能赶上吃个宵夜!”

 

回到基地已经是半夜,二宫和也轻巧地溜进卧室,大野智还在沉睡。他借着手电筒的光打开大野智手上的纱布,又缠了回去。

“好像核晶粉的效果好一些。”二宫和也和风间俊介交换着这两天大野智的情况,后者点头赞同他的想法,“如果按照你们的说法,丧尸有变异情况的话,我估计变异丧尸的核晶可能更有效果。”

对了,变异丧尸的核晶。二宫和也下意识地摸自己的口袋,那里本来装着一个大核晶。但是他马上想起自己在回来的路上把它交给了樱井翔,后者表示要去问问情报贩子佐久间大核晶的价值。

“樱井翔睡了吧?”他看看樱井翔卧室紧闭的门,“明天再问问他好了。”

 

可是大野智没让他等到明天天亮。

半夜大野智发起了烧,难受的哼唧把二宫和也从浅眠中叫醒。打开灯他才发现大野智满头是汗,体温高得吓人,嘴唇苍白得一点血色也没有。曾经保护着他帮他挡出一条生路的人现在无助地躺在床上,眉头深皱。

“风间!”二宫和也披着外套砸开了风间俊介卧室的门,后者听了情况急匆匆地拎着药箱跟着他去了卧室,检查以后注射了药剂,但是表示如果有更好的方法赢面更大一些。

更好的方法。

二宫和也转身就跑,樱井翔的卧室却开着门空无一人。隔壁的松本润听到情况后睡意顿无,告诉二宫和也樱井翔天没亮就去找佐久间了,“比较远,他每次去要不是到深夜要不是到第二天早上才能回来。”

等不及啊,等不及。二宫和也紧紧咬得下唇泛白,他突然想起了挠伤大野智的那个丧尸,“她会哭。”二宫和也眼神发愣大脑却飞速运转,“谁会哭?”松本润听到了他下意识说出来的话。

“那个挠伤大野智的小女孩!”二宫和也把外套拉链一把拉上,转身就朝车库走,“到目前为止我除了她就再也没听到别的丧尸发出其他声音,”他甚至小跑起来,“她是个变异型丧尸!”

“小和!”松本润拉住二宫和也的胳膊,“别去了,你没有必要为了一个萍水相逢的人丧命!必要的时候我们……我们要学会放弃……”

“他不是萍水相逢的人,”二宫和也的手搭在车门上,他紧紧地盯着松本润的眼睛,“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我对他的熟悉感……但是他救过我,在我家他用命给我开道,他不是萍水相逢的人啊Jun。”

 

“他很重要。”

 

“我没有办法在这里放弃。”





ft

留言我都有好好看w,谢谢大家的鼓励和喜欢。

也欢迎捉虫,因为我基本上是一遍过……

  59 9
评论(9)
热度(59)

© -瓜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