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栗

假以时日,我也能成为黑暗料理大师!

我*绝*对*不写现实向

 

[SK]至暗之时(10

1   2   3   4   5   6   7   8   9







院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所有人都像凝固住了一样,风间还站在最前面,直面温家父子。

他张张嘴,好脾气地笑了笑,温和地说自己真的是风间俊介本人,但是没有人回应他,他也没办法证明自己。

“要不这样,”风间挠了挠头,“你们可以把我隔离开来,再等等,要是过几天我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变化,就证明我的确不是变异丧尸。”

虽然这个办法没错,但是一种怪异感涌上二宫和也心头,还没等他出声,相叶雅纪先嘟囔起来。

“那万一你的确是本人,这种方法岂不是对你很不公平……”

是这个意思。二宫想了想转头询问温煦,问他一般是从哪些方面感知危险的,比如说气味,或者是特殊样貌?但是还没等他开口,大野智就好像感应到他的想法似的捉住了他的手,大拇指在他的掌心轻轻按了按。

“风间,”大野智皱着眉头看向风间俊介,目光上下梭巡最后问他:“你是不是从昨天回来就没换衣服。”

“啊……”风间俊介陷入沉思,继而转头和温家父子打商量,说去换身衣服洗个澡,看看温煦的感觉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不放心的话也可以让人看着。”他左右看了看,相叶雅纪抢在所有人前面举起了手:“我陪你去!”

“谢谢。”

相叶也不管风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对,扯着他的袖子就往浴室走,一路上絮絮叨叨让风间先洗澡,自己去给他找衣服。

两人走远了,说话的声音也不能再被听到,小院子又浸入沉默。

“准备吃饭吧,”樱井翔拍拍外套,招呼大家都进客厅来,“有什么事情等他们俩回来了再说。”

“温煦还好吗?”松本润看着那个缩在爸爸怀里的男孩子,“要不先给他喝杯什么压压惊?”

“没事。”温行拍拍温煦的背,托着他的屁股抱了起来:“我先把他送回房间,他睡着了。”

这都能睡着。

二宫一下子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转过头发现樱井翔一脸兴味地看着自己,这才猛然发觉自己的手还被大野智握着,轻轻挣了挣,没想到后者完全没明白他要做什么,无辜地回头问他:“怎么了?”

这还能怎么。二宫咬着牙捏了捏大野智的手,示意他放开,大野智好像有些不高兴,罕见地露出了嘟嘴的表情,手却不情不愿地放开了,拖拖踏踏的,手指还从二宫和也的手背上慢慢划过。

这人一定是故意的。二宫和也甩甩手,把手背上酥麻的感觉甩下去,跟着众人进了客厅。

一时无话。

樱井翔用手撑着头,另一手在桌子上敲出规律的声响,过了一会儿轻声问道:“你们觉得……风间是风间吗?”

“是。”松本润放下手中的茶杯,这回答过于干脆,樱井翔忍不住侧目看着他。

“为什么这么确定?”

“因为我们不仅仅有一个探测仪,”松本润指的是温煦,“还有另一个。”

是了,如果风间真的有什么不对,在昨天晚上与大野智和二宫和也碰见的时候大野智就应该发现了这件事情,可是现在大野智毫无反应,说明风间还是正常的。

“可是温煦的反应也不像是假的。”二宫沉思了一会儿,“作假对他们来说也没什么好处。”

“他不是知道原因么?”松本润看着大野智,希望大野智直接把答案告诉他们。然而大野智没有马上接话,就在二宫和也等得以为他已经睡着了的时候,他才慢悠悠地开口。

“现在也不能下定论,等一会儿他换完衣服出来了我们再试试。”

 

温行给他的儿子盖上被子,看着陷在被褥里小小的一团,完全没了儿子已经上高中的实感。好像他还是那个揪着自己的袖子叫着嚷着不愿意去上幼儿园的小糯米团,没有长大,还是那么依赖他。

这不太好。

温行垂眸看着儿子的眉眼,儿子的眼睛像他的妈妈,鼻子和嘴巴像自己,可是性格不像任何一个人。他善良又敏感,倔强又孤僻,不像他冷漠的妈妈,也不像吊儿郎当的自己。很多事情定不了性,也许自己当初将他送进那个幼儿园是错误的决定,但他能在学校中活下来,也是倚仗那些经历。

房门被轻轻敲响,打开门口露出二宫和也的脸。他小心地往床上看去,确认温煦还在睡觉之后轻声询问温行:“能和我们说说你儿子的事么?”

 

“所以他从那间幼儿园出来之后就有了现在这个……额,技能?”樱井翔挠挠头,好在温行没有在意他的用词,微微颔首表示正确。

“他会对危险做出反应,也就是所说的感知危险。因为在封闭环境中待久了,刚出来时几乎不会说话,也不像现在这样粘我。”

那个时候的温煦简直只剩个躯壳。

“幼儿园是谁负责的?”大野智没头没尾地冒出这么个问题,温行思考了一会儿之后也得不出答案,含糊地说是开在军区里,那应该和军区脱不了关系。

“那军区……”二宫伸着根食指无意识地在桌子上戳,一不小心戳到了大野智的手背上。“对不起对不起……”二宫和也缩回手,却突然像被按了暂停键,整个人愣在原地。

“怎么了?”大野智反应迅速,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背,又准备捉过二宫和也的手看个仔细。

“不是。”二宫僵硬地转过头,“我想问一问……军区一直是由谁在负责?”

“斋彦。”温行说完自己也愣在了原地。二宫和也觉得鸡皮疙瘩慢慢爬上他的手臂,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所以幼儿园和他有关,那么在幼儿园中的人体实验他也是知道的……军区封锁得这么快不是因为军区行动力高,是因为斋彦早就知道会发生这件事,他为什么知道,他还知道什么?”

大野智觉得二宫和也的手冰凉,不由地攥紧了试图捂热它。

“风间被认为是危险角色,因为风间在斋彦的办公室里待了很久,身上有他的气息。”

“大野……你还记得昨天晚上你在我手心里写了什么吗,你说我们看到的那几辆大卡车装着的似乎都不是人。我以为我看走眼了,与卡车司机交谈的不是斋彦,现在看来应该就是他。”

“你说他为什么不让我们用实验室。”

“是不是他根本就没想缓解现在这种境况。”

 

“爸爸!”

温煦的叫喊声从楼上传来,打破了客厅里诡异的宁静。温行站起身准备上楼,却在楼梯口碰到了风间俊介与相叶雅纪。

而温煦就在不远处。

他感觉自己儿子一下子炸开了毛,却又慢慢平静下来,温煦发出一声疑惑的单音,朝着风间走了两步,歪着脑袋自言自语。

“好像没有了。”

这话被相叶雅纪捕捉进耳朵里,咧着嘴大力拍打风间的肩膀,表示自己让他多泡一会儿多搓一下果然是没错,风间却是一脸苦笑,怕是皮都被搓没了一层。

但是这么一来,风间因为沾染了斋彦的气息而让人感觉危险这件事基本就成了实锤,两人听了大家的分析之后也是一脸惊惧,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那这么说,斋彦还把一车丧尸放进了军区?”风间觉得不可思议,“那一车丧尸去哪儿了?”

“后山。”温行直截了当地给出答案,“后山似乎有一大块都被挖空了,如果要藏那一车丧尸,后山是最好的位置。”

“哦哦……”风间点着头陷入沉思,一旁樱井翔接过话头:“他藏丧尸做什么?养起来?丧尸如果长时间吃不到东西会怎么样?”

毕竟后山被封锁着,它们能遇到的估计也知道它们的同类。

“饿极了会互相残杀,”大野智坐在一旁面色晦暗不明,“更何况他们并不是没有东西吃。”

“什么意思?”二宫一时之间没有想到答案,等想清楚了之后惊得说不出话来。

此时风间俊介也明白了大野智的意思,他不由地坐直了身子:“你的意思是……昨天晚上消失的花丸一家,就是被抓去喂丧尸了?”

“不止花丸家消失了,”一直没有说话的温煦小声加入话题,“其实有很多同学突然消失,但是没有人去寻找原因,因为他们是贫民,消失了也没人会在意的。”

他越说越轻,最后趴在桌子上,把脸埋进手臂里,半晌才闷闷地接着说:“我前两天还和花丸说,约好了一起玩游戏……”

二宫和也被哽得说不出话来。

其实发现了这件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风间说斋彦体征正常,没有任何变异的现象,但是大家还是不能确定现在的斋彦光真的是个人。

感觉他什么都能做得出来。

众人一下陷入迷茫,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不知道要不要去拆穿斋彦光,但是坐以待毙肯定是不行的,后山那么大颗定时炸弹放在那里,总让人觉得心慌慌。

风间俊介的手机传来两声短暂的震动,他随意按亮屏幕,看到了新消息。

“是斋彦光。”

“他问我今天能不能再到他那里去一趟。”

tbc




最近好忙,先睡啦,大家晚安w

  44 7
 
评论(7)
热度(44)

© -瓜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