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栗

假以时日,我也能成为黑暗料理大师!

我*绝*对*不写现实向

 

[SK]至暗之时(2

原来的03和04,有一小段支线增加

OOC注意


1





3

大野智再醒过来时,车已经疾驰在森林公路上了。

“几点了。”他眼疾手快地抓住从身上滑落下去的毛毯,活动了一下脖子。

“转钟两点,”二宫和也单手撕开一条巧克力,“我们竟然就那样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一群朋友在车边探头探脑,吓了我一跳!”

大野智闷闷地笑起来,在被二宫和也瞪了一眼以后转成放声大笑。

“然后呢?”他揉着眼角问。

二宫和也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稍稍收紧又放开,故作轻松。“然后我就一脚油门啊。”

短暂的沉默。

大野智叹口气,手摸上二宫和也的后脑勺轻轻拍了拍,“我们和也长大了。”

“……什么嘛!什么叫长大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明明只比我大三岁!我喊你大叔你就是大叔了吗!”

“就是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大野智借着车灯的光亮看了看前路,又裹紧衣服跑回来,上车时带上来一股寒气。

“能绕过游乐场的路断了,”他重新系上安全带,“我们只能从游乐场中间穿。”

二宫和也调转车头,计划以外的变故,这让他有点不安,“游乐场……会不会有很多……那什么。”他一直避免直接喊丧尸,总觉得它们之前是活生生的人。

“不清楚,”大野智摸摸鼻子,看着天边泛起的鱼肚白,“运气不好的话。”

二宫和也抿紧唇,踩下油门。

 

太阳还没完全升起的时候,游乐场大门口标牌上那个小丑的红色部分不是很鲜艳,像晒干的血色。大门只开了一边,原本要使蛮劲才能推开的大门现在仿佛被风一吹就会晃,发出吱呀的响声。

“摩天轮还在启动状态?”二宫和也眯着眼睛,远处的摩天轮缓缓移动。

“没有吧,”大野智凑过去看,又缩回脖子,“可能是被风吹的。”

二宫和也不置可否,挑起一边眉毛,转头询问大野智枪支准备情况,直到大野智比出一个OK的手势,他才系上安全带。

“走了。”

进大门的时候大野智还下车捡了一份免费提供的、就在门卫旁散落着的地图。

“我看看,”他摊开地图,“我们跟着游览车的路线走,从彩虹小马到急速飞车,再到公主城堡,最后从东门出去拐上大路。”

二宫和也没有憋住笑了出来。

“怎么了?”大野智从地图后面露出一张迷茫的脸。

“没事,”二宫捏捏鼻子,“那我们,先往彩虹小马过去。”

游乐场的情况比预期好很多。

即使旁边的游乐设施中蹿出几只丧尸,也跟不上车的速度,一路还算是畅通无阻。有几次二宫和也看到路边露出一个丧尸头,瞬间紧张,小心翼翼开过去却发现只是一个头而已。

太阳升起来以后整个游乐场变得有活力,鲜艳的颜色和憨态可掬的动物形象让人心情也好了起来。大野智指着前方彩虹色的旋转木马大喊彩虹小马的名字,二宫和也却转头看了一眼大野智笑出了声,“大叔的情绪怎么突然高了起来。”

“嘛……”大野智靠在椅背上,“游乐园总是让人心情好啊。”

“以前经常来游乐园么?”

“恩,朋友没有空的时候,会拜托我带他女儿去游乐园。”他突然停顿了一下,二宫和也意识到可能是之前提到的朋友,小声说了抱歉,大野智却像没反应过来二宫和也说了什么一样发出疑惑的单音,旋即表示没有关系,“我只是突然想到,丧尸潮爆发以后,他的女儿我一直没见到……”

“诶?”

“恩……撒,不说这个了。”他敲敲窗户提醒二宫注意,“前面那个尖尖角的就是公主城堡,地图显示旁边有个便利店,一会儿看看能不能在那里补充点水和食物,物资多了也不怕,能带去基地。”

二宫和也开得不快,车里安静的氛围让他昏昏欲睡,硬架着大野智东拉西扯地聊天,终于在公主城堡拐个弯,车停在了便利店前面。

大野智拿起枪,先下了车。

在确认附近没有丧尸便利店里大致安全后,他拉开了驾驶位的车门,二宫和也清空了背包跟在他后面。

“嘘。”打头阵的大野智突然停了下来。“怎么了?”二宫和也轻声问他。

“你听,里面有丧尸的声音。”

安静下来后,二宫和也隐约听到便利店深处传来“嘲——”的叫声。

“这是丧尸的声音?!”

大野智转头带着惊讶看着身后人,“遇到这么多你都没听到?”

二宫和也一时无语。

好在大野智也没有抓着这个问题深究,判断完情况后指挥二宫和也去拿散装食物,“然后开车到后门,我会带着整装水在那里等你,放置整装水的位置靠后门,这样搬比较近。”

任务分配明确。

 

虽然听到了丧尸的声音,但是一直到二宫和也从便利店出来他都没有碰到丧尸。好像过于顺利了一点,他捏捏手指,心里腾起一股不安。

“没事的吧。”不由地出声安慰自己。

然而在出了便利店前门之后,二宫和也听到了一阵细小的哭泣。循声转头,他的瞳孔不由地缩小。

背对着他蹲着的是一个穿红色格子连衣裙的小女孩,曾经被精心扎起的麻花辫松松散散,露出的胳膊上满是受伤以后的淤青。

“什么时候出现的小孩。”二宫和也盯着小女孩因为哭泣而发抖的背影发愣,想了想还是犹豫着发出询问。

“喂,你……还好吗?”

小女孩并没有转过头,担心自己是因为声音太小她没听到的二宫和也决定挨得近一点,没走两步,听到了询问以为是在问自己的大野智从后门探出头来。
“在喊我吗?”大野智望向二宫和也,却意料之外地撞上了小女孩的眼神。

大野智感觉在自己的鸡皮疙瘩在一瞬间立了起来,全身肌肉瞬间紧张,“小葵?!”一个名字脱口而出,又马上反应过来,大声阻止二宫和也前进。他盯着小女孩的脸看,又转移视线警告二宫,手也搭上了枪套,“去把车开过来!”

“什么?”二宫和也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还想询问小女孩怎么办,话还没说出口,就听到了丧尸的声音,伴随着的是小女孩以惊人的速度向大野智冲过去,带着非人的弹跳力。

 

他看着大野智的枪被枪套卡住一下子没拔出来。

 

他看着大野智伸手挡了一下小女孩的袭击又一脚把她踹飞。

 

他看着大野智拔出军刀,小女孩的血溅了他一身,歪在一边的脑袋以奇异的角度对着自己,脸上是腐烂的肌肤嘴中是尖利的獠牙。

 

他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如何启动车辆,载上大野智,再开出游乐场。

他好像失去了听觉,依稀听到自己大声喊着大野智的名字,他的名字带着回音在脑海里无限回荡。

 

等到他反应过来,基地的大门已经近在咫尺。按响喇叭之后,相叶雅纪顶着乱七八糟的头发从门缝中钻出来。

“小和!”二宫和也觉得他的声音温暖得让自己想哭。

相叶雅纪妄图将二宫和也揉进自己沾了泥土的工作服里,一番挣扎之后他被松本润拎开放在一个穿白衣服的人旁边。

松本润拍拍二宫和也的肩膀,走到后备箱处,“卸东西吧。”

所有的东西放进基地以后,二宫和也出门将车开进车库,大野智远远地跟在他后面。

“啊——太好了。”他恢复了元气,拉开车门盘算着晚上打游戏,转头却看见大野智要走出大门。

“喂,”他皱着眉头喊,“怎么魂不守舍的,车在这里。”

大野智停下来,没有回应。二宫和也这时候才能认认真真地看他,才发现他微微有点驼背,发尾被衣领戳得翘起一小截,脸上有一个小小的坑好像是伤疤,皮肤却没有记忆里的那么黑,有点苍白。

他的声音太轻了,轻到二宫和也怀疑他是不是真的说了话。

“把你送到就好了,现在我要走了。”

“说什么呢?我把你带进来的,会和他们说明,你不用担心。”

二宫和也关上车门,往前走了两步,却看到大野智慢慢转过身来。二宫和也觉得这人高兴起来时比较好看,像在游乐场大喊彩虹小马时候的样子,虽然更多时候他面无表情擅长把情绪掩藏,但是现在二宫和也觉得他的眉毛末梢向下,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带着悲伤。他觉得大野智认认真真地端详了自己一会儿,然后缓缓抬起左手,慢慢露出掌心。

可能离得太近了,二宫和也觉得那道横卧在掌心里那道不长不短的伤口清晰得刺眼。

“我不想让你把我打死,”他又突然发觉大野智离他很远,远得他说的话都快被风吹散了去,“我也不想在你面前自杀,我更不想伤害你。”

“所以和也,让我离开吧。”

 

4

“咔。”

是枯枝被踩断的声音。

“佐久间”的手一瞬间摸上了背后背着的箭筒,他停下来等了一会儿,确定没有别的声响之后慢慢地将脚从枯枝上挪开。

无人打理青藤爬上了生锈的大门,他确认门禁还有电之后从怀中掏出一张ID卡,卡面上是看起来比他年轻一些的男人的一寸照,以及一个和“佐久间”毫无关系的名字——温行。

识别身份之后门锁发出轻微响声,闭合的门缝开始松动。

里面是一个实验室,实验器具散乱地摊在桌子上,不知名的液体打在地板上滴滴答答。温行悄声走在桌椅之间,从角落里的档案柜中抽出了一份资料,还没翻两页就从里面掉出了一张ID卡。

只来得及看清“大野”两个字他就不得不搭弓拉弦,屏息躲在档案柜一侧。

呼吸声被无限放大,他拉着弓手心涔涔是汗。丧尸的叫声和它缓慢移动的声音在这时显得异常清晰。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突然所有的声音都不见了。

可是箭依旧射了出去,他看着地上畸形的影子与箭入血肉的噗嗤声一起出现,一同消失。

 

2020年,一场丧尸狂潮从N国开始席卷全球,幸存者寥寥。

原本喧闹的现代都市被丧尸塞满,变异的生物渴望啃食人类,幸存的人类渴望拥有和平生活。

2020年9月30日下午4时30分,离第一只丧尸被发现过了整35天,离全球宣布丧尸潮爆发过了21天零6小时。

在不安全的环境下,幸存的时间按小时来记。

 

松本润回来的时候急着关门,大门发出一声巨响。

与二宫和也梦中那声枪响重合。

他疲惫地睁开眼睛,撑着自己沉重的身体坐起来,茫然地环顾四周,直到相叶雅纪塞给他一杯热可可他才揉着眼角回过神。

好像睡得有点太久了,手都感觉到了胀痛。

“哟,回来了。”樱井翔的脑袋上顶着毛巾,整个人散发着热气从浴室走出来,与被雨淋透赶着进浴室的松本润击掌。

“呜哇,你可真冷啊。”他看着浴室被关上的门夸张地龇牙咧嘴。

“是你非要击掌,隔老远手就伸起来了……”松本润的话消失在水声中。

“下雨了?”二宫和也扭头看着窗外,菜园里的绿叶被雨珠打得不停颤抖。

“是啊,秋天要到了。”樱井翔好说歹说从相叶雅纪那里要到了一片面包,又被后者强行塞上一杯热姜茶说是去去寒气。

“Jun也有。”相叶雅纪看樱井翔举着杯子准备说话,先发制人堵得后者硬是把不满咽下去打了个嗝。

然后嘟囔着一个跨坐挨着二宫和也翻看桌上的资料。

“到过大基地了?”二宫和也看着那份资料,密密麻麻全是字,他也看不清楚。

“没有。”樱井翔把毛巾从头上拿下来挂在脖子上,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大基地太远了,做不到一天来回,姑且和了解情报的通行证贩子见了个面。”

“怎么说?”

“唔……”樱井翔屈起手指敲敲资料,“他说我们这个情况可以申请技术入境,需要的丧尸结晶会少至少一半。”

“一半……是多少?”二宫和也垂眸看着可可蒸腾出来的热气。

“3000,”樱井翔合上资料,又擦了擦头发,“我们现在手上是1026个,算是个好消息。但是考虑到要入秋了,而且你这边时间紧……”

二宫和也没有说话。

“啊当然你不用太在意,”二宫和也的沉默让樱井翔心里打突,“这个数量完全是小问题,半个月就能解决。”他还想说什么,却被相叶雅纪打断。

相叶从书房探出头来,对着二宫和也眨眨眼睛。

“风间说你醒了就去房间找他。”

 

刚刚扣响房门,风间俊介几乎是下一秒就出现了。

“雅纪发信息给我说你过来了,”他把自己的医药箱打开,从里面摸出一支药剂,“刚配好的,大概能管三天……他最近怎么样?”

“烧退了,”二宫和也低声道谢,“但是化脓的部位有些扩大,别的……倒是没什么。”

“进食呢?”风间俊介斟酌了一下用词,“有没有明显的变化?”

“那倒没有,”二宫和也抬起头对上前者的眼睛,“进食很正常,说话也很正常,体能没有明显提升或降低,但是我还是不敢让他出来。”

不知道说什么好,风间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们一起努力。”

二宫和也胡乱地点点头,扬起手再次表达感谢,接着好像突然对药剂产生了浓厚兴趣,一路摆弄着来到自己房间门前。

房门紧闭着,里面没有响动。

二宫和也的手抬起又放下,最终靠着门框慢慢滑坐在地。

不可以这样的,二宫和也对自己说,你还不能放弃。

还没准备站起来时,门把手发出被转动的响声,接着大野智的声音出现在他头顶。

“nino,”他好像一点也不惊奇,“你真的在外面啊。”

 

二宫和也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等着大野智量完体温。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大野智好像胖了一点,脸圆了些,因为没晒太阳,皮肤也似乎有点变白的趋势,好久没剪头发刘海有些微过长,将将搭在眼睛上。

也许是他盯得太过热烈,原本夹着温度计看书的大野智终于忍不住看向他。

“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二宫和也挠挠鼻子随便开了个话题,接过大野智递来的温度计,确认体温正常后将他手上的纱布一层一层地打开,最终露出里面那条面目狰狞的伤口。

“好像有点好了。”大野智嘟囔着,二宫和也闻言伸出手指按按,他又疼得倒抽冷气。“你还没说呢,怎么知道我在外面。”二宫和也转头拿起新的纱布,往上面仔仔细细地洒药粉。

“感觉到了。”大野智趁他不注意抬起手又自己按了按,皱着眉头咧嘴,“真的疼啊。”

“感觉到了?”二宫和也拿着纱布转过身来,大野智一下子看见了纱布上淡黄色的粉末,抢着在前者发问前开口,“这是什么?”

二宫和也抿了抿唇,好像考虑了一会儿才决定告诉他,在告诉他之前已经把纱布按上了伤口。

“是丧尸结晶磨的粉末。”

然后他偷偷看向大野智,突然坏心眼地想看看他有没有露出窘迫的表情,后者面无波澜让他很是失望。

“你不怕?”二宫和也低头收拾器具,状似漫不经心。

“没什么好怕的,”大野智盘腿坐在床上,挠了挠因为过长而扎在后衣领里的尾发,“左右不过是一条命。”

二宫和也手一抖,温度计在铁托盘上敲出清脆的响声。

“等你好了去钓鱼,”他抽抽鼻子把药剂倒进针管里,又从药盒里夹出一块酒精棉,转身看着大野智,“我还没看过职业钓鱼人钓鱼。”

“啊,有什么好看的。”虽然这么说着大野智还是笑了起来,伸出手臂让二宫和也消毒,接着看药剂被推进自己的血管里。

“要是运气好,冬天之前我们就能去大基地,”二宫和也利落地把针抽出来,声音小得好像只有他们两个能听见,让大野智无端想起了小时候合宿时他和朋友共用一个枕头聊天的感觉。“那里有实验室,可以借来研究怎么让你好起来。”

“有要求的吧,”大野智按着手臂上的棉球,“去大基地。”

“有是有啦,但是你这个休养中的大叔就不用考虑啦。”二宫和也把东西收拾好,又帮大野智拍了拍枕头,提高音调,“小宝宝就是要睡觉,别的不用去思考。”

“前言不搭后语。”

“嗨嗨,大野老师评价得对,那现在请大野老师睡觉吧?”

大野智嘴上埋怨着二宫和也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却也笑着半倚上枕头,一会儿又指挥二宫和也去把饭盒收起来,在听到抱怨前安抚两句。

“这个药会让我睡多久?”大野智看着二宫和也收拾屋子,轻轻问他。

“一天多吧。”改良药剂的副作用是让人陷入昏睡,还好时间并不长。大野智半天没说话,二宫和也也被房间内的安静扎得心里发毛,索性放下手里的东西直起腰来看着他,“怎么了,想到一天多见不到我,大叔心里不高兴了?”

大野智眯着眼睛笑出了声,“是啊……”

“……说什么奇怪的话。”

“nino。”

“什么?”

“……没什么,”大野智翻个身背对着门,“Jun来了。”

还没等二宫和也反应过来,房门被敲响,松本润带着水汽的脑袋从门缝中塞进来,“小和,我们在客厅等你开会哦。”

“啊,好,”二宫和也走了两步搭上门把手,确认松本润走远了又皱着眉回头,“你……”

回答他的只有大野智平稳的呼吸声。

 

“我们争取十一月之前攒够核晶出发去大基地,大家有什么想法。”

“问题倒是没什么,”松本润靠在沙发上,“只有两件事情现在比较紧急。”

樱井翔挑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一是储备粮食不够,”他看向相叶雅纪,“雅纪在种的也只能说是做补充,不能完全依靠他的来。”

“二是……”

“二是我们的弹药不够。”二宫和也下意识地捻着指尖,“原有的和大野带来的都被用得差不多了,再不补充我们就只能用冷兵器了。”

“那就去抢。”一直旁听的相叶雅纪突然开口,“去军事基地?”

“不行,”松本润立马反驳,“我们做个假设,如果丧尸变异后的能力和他生前的体能有关,那么原本素质超强的人变异后就更可怕。”

一时沉默,陷入僵局。

“哈,”一直低头拨弄手机的樱井翔突然笑了,他把手机连上投影仪,“你们看。”

在白墙上放大的是M市谷歌地图,他双指放大,一幢大楼出现在屏幕上。

“我怎么能忘了呢,”樱井翔靠着椅背叠起腿,“M市没什么盛产的,就是盛产黑帮。”

“这是……”二宫和也对M市并不熟悉。

“这是Monny桑的大厦。”松本润用大拇指指腹摸着自己的下巴,“小丑莫尼,N国最大黑帮势力。如果是他的话,大厦底下应该有军火库。”他微微勾起唇角,看向樱井翔。

“确认一下,你没弄错?”

“我怎么会错,”后者微微扬起头。

“我可是黑白两道通吃的樱井少爷啊。”


tbc


上次好多gn问我是不是之前坑掉的文……不是啊!(爆哭

但是我实在是不想再回忆那件事了……姑且当我重开吧

不过没怎么更新内容,炒冷饭我就不加tag了,如果身边有妹子在找这篇文的话帮我告诉她一声哦!(真的有吗……

以及最近上班了!(大声)上班没两天就加班到十点半!不活了跳楼了

五一我尽量,相关flag翻下主页前一条的评论(???

  74 20
评论(20)
热度(74)

© -瓜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