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栗

假以时日,我也能成为黑暗料理大师!

我*绝*对*不写现实向

 

[SK]至暗之时(1

OOC/私设

其实是炒冷饭(。补一下被炸的档。所以这个tag我也打得很心慌

是原文的01章和02章,部分有修改



01

 

“咔哒。”

塑料药瓶掉在地上,白色的药丸散了一地。大野智蜷缩在客厅的角落里,看着自己的妈妈颤抖着双手把药丸拢进瓶子,连带着尘土一起。

“小智,”大野氏的嘴唇颤抖开裂,黑眼圈托着红血丝,整张脸都在不自然地颤抖,“快把这个药吃下去。”

“可是它沾了灰啊……”大野智皱着眉头看着那颗小药丸。

“快吃!”妈妈突然拔高了声音又骤然噤声,她神经兮兮地四处张望,大野智也跟着她四处看,到处都是黑的。

是在做梦。

妈妈紧张地抓了抓头发,接着小心地靠近大野智,“快点吃,妈妈不骗你,快点吃。”她猛然捂上大野智的嘴,用的是年仅八岁的大野智怎么也扒不开的力道。药丸滚在舌尖上,苦味从舌根漫了出来。

“吃了好,吃了好。”近乎疯癫的女人不顾自己咳嗽干呕的儿子,喃喃着把剩下的整瓶药都扔进了火炉里。

“妈妈……”大野的眼睛里包着泪水,妈妈的形象在视野中逐渐模糊,她好像笑了起来,又好像说了什么,可还没等他听清,家里的大门就被大力撞开。

“砰!”

 

“砰!”

在基地的大门关上之前,二宫和也挤了进来。

他拎着一个黑糊糊散着腥气的袋子,捧着一颗挂着脑浆的丧尸核晶。

“十六个。”他把手中的东西扔在桌上,再也支撑不住一般倒向躺椅。桌旁的松本润抬眼看看他,又把注意力转向手中的枪。

“全放进库里?”

“留一颗给我。”

然后是漫长的沉默。

在二宫和也昏昏欲睡的时候,松本润站了起来,带倒了椅子。

躺椅上的人一下子跳起来抓住枪,眼睛还没睁开嘴里就喊着“警戒”,忙不迭地要去拉保险栓。

“没事,没事。”松本润跑过来按住枪管,二宫和也这时候才勉强睁开眼,恍惚地看着眼前这个浓颜白肤高他一头的物种,半天反应过来是自己人,应了一声又倒在躺椅上。

“你也太紧张了。”松本润轻轻地把二宫和也的枪放上桌。

后者翻了个身,弓起背,“相叶呢。”

“在后面的菜园里,风间陪着他。”松本润像是对二宫和也的枪提起了兴趣,端起来看着瞄准镜。

“……樱井翔去大基地谈判了?”

“恩。”松本润再一次扎紧裤脚,把衣袖放下,戴上了护目镜,把无线电通讯设备别在腰上,“大野智还在房间里,我两个小时以后回来,留心无线电,记得给我开门。”

“……好。”

 

大野智遇到二宫和也,是在N国爆发丧尸潮的第三天。

本来只是通宵钓鱼回来的一个连续两天的深睡,醒来刚推门就差点被一只面目狰狞的丧尸挠了一发。下意识地关上门后大野智意识到外面那个耷拉着眼珠浑身腐败的“人”是隔壁家太太。

再冲到阳台上一看,街上几乎已经没有一个完整的人。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大野智还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没有睡醒。简单收拾行装拿上枪后他就以家为据点开始准备逃命。

今天是准备再囤一波粮食。

二宫和也蹲在货架之间,咬着pocky抬头看着他,一只手却没有停下往双肩包里塞方便面的动作。

好久没见到活人了。他们两个都是。

二宫和也塞方便面的速度很快,再也塞不下的时候他抽出一根pocky用眼神询问大野智吃不吃,大野智摇摇头,突然抬起枪朝着二宫和也所在的方向就是一发。

子弹擦着二宫和也的耳朵射入他背后的丧尸体内。

Pocky应声而断。

下一秒他们两个人携手狂奔,背后是一群被枪声吸引出来的丧尸。

“跑跑跑……跑不动了!”方便面在双肩包里哗啦哗啦。

大野智停下来看他,估算了一下那群行动不便的奇怪物种追上来需要的时间,然后转身就拉开了一辆车的车门。

“上车。”

“诶?”

“驾驶位,上车。”

一直到坐上车,二宫和也都处于反应不过来的状态,“你不会开车?”他惊恐地看着副驾驶位置上坐着的面包脸男人。

“恩。”大野智检查了一下弹匣,系上了安全带。“那要是我也不会开怎么办?”二宫和也有点崩溃,他不知道和身边这个人一起逃命这个决定是对是错。

“你会开,”大野智瞥了一眼双肩包侧面口袋里露出来的一小截钥匙,“锁门,我们往森林方向走。”

一路上大野智除了打瞌睡,就是从天窗上探出身子将背后突然出现的丧尸射退,每一次丧尸出现,还没等二宫和也出声,他就会醒过来。

一直到开出了城,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就有点昏昏欲睡,二宫和也一脚刹车将车停在了路边。

“怎么了?”大野智瞬间睁眼,手指也搭上了扳机。

“没事,没事。”把座椅靠背稍稍放倒,二宫和也闭上眼睛表示自己只是想休息一会儿。

大野智也松懈下来,盯着天花板发呆。

安静了没多久,二宫和也突然坐起来看着他,“你不会开车?这个车谁的?”

“……前两天我看着这个车主因为受伤而尸变,我把它拖了出去,车一直留在原地没动。等着碰到会开车的正常人来开。”

“……你也不怕我把你扔下去一个人跑路。”

“你跑不远,没有枪你活不下去。”

 

等到达森林,已经是深夜十点。

“森林里相对安全。”大野智跳下车伸了一个懒腰,二宫和也从包里掏出方便面,撕开来准备干啃。

“车后面有便携式煤气炉,还有水。”说着大野智按开了后备箱,还顺带着取出了两罐啤酒。

“……有鸡蛋吗?”二宫和也不禁得寸进尺。

“有。”

夜晚从两碗加了鸡蛋的方便面和两罐啤酒的相碰开始。

 

“大野智……钓鱼的。”

没头没脑的自我介绍使得二宫和也呛得连连咳嗽,“渔夫?”拔高的音调和小尖嗓表达着他的难以置信。

“恩。”大野智挽起袖子,掰开了一次性筷子。

这年头还有把钓鱼当做职业的人?二宫和也怀疑地看着大野智,但是后者结实的肌肉和日晒造成的深色皮肤展示着他说的十有八九是正确的。

“……二宫和也,科研技术人员。”

这回轮到大野智因为惊讶呛进面汤。“你成年了?”因为激动,他的脸色有点泛红。这话不是二宫和也第一次听了,习以为常地应了一声,把喝空的啤酒罐踩扁了踢到一边。“我以为你是个职业游戏玩家。”大野智见他没什么反应,也就自顾自地继续往下说。

“是很喜欢玩游戏没错啦……”二宫和也习惯性地摸自己的口袋,才意识到手机在之前一次逃命中坏了,被扔在了车里,“但是你怎么会这样想?”

一个人钥匙挂坠是马里奥的蘑菇,背包上印着马里奥,挑泡面的手法这么熟练,十有八九是个游戏宅。

但是这话大野智没有说出来。

“接下来去哪儿呢?”大野智吃完了方便面打了一个小小的嗝。

“我想回趟Z市……想回家拿点东西。”

 

 

Z市离得不远,但是Z市人口密集。

在全国沦陷的情况下,人口密集意味着丧尸更多。

“我家在三楼。”二宫和也把车停在拐角处,看着斜对面的公寓楼。

“挺近的。”大野智擦着枪管。

二宫和也神情复杂,他不知道大野智这句话的意思。也许是让独自想办法过去,他琢磨了一下,也不无道理,毕竟两人萍水相逢,大野智没有义务护送他上楼,公寓楼底下还聚集着一大群丧尸,成功上楼的难度极高。

Z市好像一个正常人也没留下,丧尸成群,他都觉得它们因为饥饿两眼发绿。

“走吧。”在二宫和也踌躇的时候,大野智在腰包里塞了个新弹匣,“一会儿你把驾驶位靠着楼道口停,我先下车,把你那边的解决了你再下来,”他又仔细看了看二楼三楼的走廊,“应该没有丧尸停在上面。”

“你要和我一起去?”护送这个词二宫和也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

“恩?”大野智回过头带着点疑惑看着他,“当然,不然谁给我开车。”

“……谢谢。”

“这话等你从家里出来再说。”

 

二宫和也知道大野智身法利落,但是他没想到大野智的枪法也这么准。

“走!”大野智带着血浆的手一把拉开驾驶位的车门,反手就是一枪,二宫和也心有余悸地看着他盲打丧尸,也不得不在催促之下一溜烟地跑上楼。

楼上真的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颤抖着手打开房门,然后赶紧进屋关门。二宫和也看着他凌乱如往常的小屋眼眶一酸。

但他也清楚不是什么感时伤怀的时候,一头扎了进去扯着双肩包就开始搜刮。

找出备用手机,把手机卡插了进去,有信号了之后差点被蜂拥而至的短信和邮件震没电。翻了翻收件箱,最新的短信是松本润发来的。

“看到短信给我打个电话。”

二宫和也拿着邮寄略有犹豫。最终还是把它塞进了口袋。

拿上了充电器,塞上了洗漱用品,准备转身离开时二宫和也看到了小时候和他养的狗狗一起拍的照,照片上还有他最惦记的朋友。背包已经塞得满满的了,相框可能塞不下了。

还在思考的时候,门突然被哐哐砸响,情急之下二宫和也抓起了身边的棒球棍,“好了吗!”高声呼喊的是大野智的声音。

“走。”刚打开门大野智不由分说地拉起他就跑。

楼道里被他吸引上来的丧尸已经被清了,尸体摊了一地,踩上去咕吱咕吱质感黏糊糊的,楼道口聚集了新的丧尸,太久没有食物出现了。

大野才打了两枪就没了子弹,换弹匣的空档他说他先冲上去,让二宫跟住。

二宫和也也只是愣愣地点了点头。

“三,二,一,走!”

都忘了是怎么跑出来的了,就记得抱着背包一顿猛冲,冲到车前大野智突然伸出手向后护住他,一个转身互换了两人的位置。

二宫和也忙不迭地爬上车放好包,却发现大野智把车门关上了。

外面的丧尸越来越多,得空的时候大野智回头看了他一眼,张了张嘴。

那个口型是说,快走。

 

02

樱井翔点亮手机屏幕调出对话框,确认了一下位置之后把吉普车停在了路中间,接着发出了一条信息。

不一会儿一个戴牛仔帽的男人从一旁的楼房中闪了出来。

他动作很快,利落又干净,敲了敲副驾驶的车窗后打开车门闪了进来。樱井翔从后座摸出了罐啤酒扔给他,男人拉开拉环猛灌了一口,呲着牙笑了起来。

“最近怎么样。”樱井搭着车窗,看着男人摇头之后从怀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

“不多说别的,”他的声音有些哑,“这是我问到的进大基地的方法,既然你也是要去大基地,这种时候是个活人就是朋友,给你。”

樱井翔说着感谢接过来,越看越皱眉头。

“能不能行啊佐久间桑,”樱井翔拖着尾音,“这个条件也太苛刻了。”

“想进去就一定有办法,”佐久间的手指搭上了门把,“希望我们能在大基地见面。”

“诶,”樱井翔拉住佐久间的袖子,“承蒙佐久间桑照顾,您那边的事需要我们帮忙吗?”

“不用,”佐久间哑着嗓子笑了两声,“我知道我儿子一定不会出事,只剩找到他。”

 

“小和,小和?”相叶雅纪双手沾满泥土,艰难地从门缝中挤进来。

“奇怪,刚刚还听到了他的声音。小和?小……”“嘘。”风间俊介眼疾手快捂住了他的嘴,用眼神示意相叶雅纪看向躺椅上躺着的那个人。

睡着了啊。

相叶雅纪扭头示意风间俊介去取沙发上的小毯子,自己轻手轻脚地到厨房洗手,却看着水流穿过指缝发起了呆。

直到风间俊介到他身后他才回过神来,“他睡着了。”风间从冰箱里取出一瓶水,拧开瓶盖后耐心地看着相叶擦干自己的手。“不容易啊……”相叶低着头,说话的声音也不自觉地轻了下来,“小和已经好多天没有睡好了。”

“他从来到基地就没怎么睡好过吧,”风间看着相叶雅纪修剪得圆圆的指甲,转身又从冰箱里摸出一罐啤酒,“再这样下去他容易崩溃。”

相叶雅纪没有说话,拧紧瓶盖后慢慢地走到二宫和也身边,弯下身子把毯子掖了掖,在一旁坐下来。

“J什么时候回来呢。”

 

 

二宫和也不记得自己当时是怎么跑下车的了。

等他回过神来,他提着的棒球棍上满是血污,大野智双手撑在膝盖上喘着气笑着看他,四周是倒成一片的丧尸。

“哐当。”是棒球棍落地的声音。二宫和也无法抑制地疯狂颤抖。

大野智没有想到二宫和也的反应这么强烈,虽然当初看到他提着棒球棍下车一棍一个丧尸的时候自己心里有点惊讶,却也是没意料到这个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可能是第一次杀“人”。

大野智手足无措起来,对方的脸色惨白,眼眶却红得惊人,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也许拥抱会有点效果吧,就算是这种,不熟练的、双手不知道往哪儿放只好悬空的拥抱。

“大野……我……我杀人了。”二宫和也抽抽鼻子,一只手紧紧抓住面前人衣服的下摆。

“恩,恩……”大野智相当生疏地拍拍怀里人的背,半天憋出了一句安慰,“别哭,它们都已经不是人了。”

一直等到他们坐进车里,二宫和也仍处于一种惊魂未定的状态,光是大野智有没有系好安全带他就确认了三遍。

“手刹,放下了。转向灯,打起来。”大野智拧着眉毛看着二宫和也一边开车一边碎碎念,不由地叹了一口气,手轻轻地搭上后者的手臂。

“没事了,和也,没事了。”

肌肤的触碰可能有更好的镇定效果。

二宫和也抿抿唇,一脚油门就把车开上了道。

漫无目的地开了一会儿,他才想起在家里看到的那条短信,思考片刻以后拜托大野智从包里摸出手机,“打给收件箱最新那条短信的发信人。”

电话被接通得很快,快到让人觉得对方一直守在电话旁边。

“小和?”松本润熟悉的声音通过电磁传送过来,“是你吗?是本人吗?”

“是我,是我。”二宫和也把车靠边停下,捏着手机眼眶泛酸。

“是小和,是他。”他听见松本润离开话筒像是对别人说话,紧接着听见相叶雅纪的声音由远及近,“真的吗?小和!我是雅纪!”

“你们都还好吗?”

“我们很好。倒是你一直不接电话让人非常担心。”松本润把电话让给了相叶雅纪,后者絮絮叨叨地讲着他那儿有多少人,每天生活得怎么样。

“好了你快点和他说我们在哪儿好让他过来。”

“啊。”相叶应了松本润,扭头仔仔细细地交代二宫和也他们在哪儿,末了问他过来方不方便。

“你在Z市的话,还是有点远的,过来一定小心。”听到二宫和也有车,相叶雅纪等人放下一半的心,听到二宫和也和一个陌生人在一起,相叶轻呼了一声又放轻声音,“不要随便相信别人,逃命还是要靠自己。”

“知道了。”二宫和也下意识地扭头看他身边那个低着头靠在玻璃上打盹的大叔,他不是那样的人,二宫在心里默默地把他划进了自己的地盘。

“别说了,他拿的又不是核能手机没地儿充电。”松本润拿过手机,“保持联络。”

“好。”

放下手机,大野智已经醒了。他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二宫和也接下来去哪儿。

“诶M市?”大野智微微睁大眼睛,二宫和也觉得好玩,也许是刚睡醒,大野智比平时生动得多。“去M市可有点麻烦啊……”

“为什么?”

“恩……没什么,走吧。”

 

车上两人漫无边际地闲聊。

“所以你的朋友在M市?”

“恩,相叶在M市郊区的农业研究所里,那个研究所封闭性很强,病毒爆发的时候没能被波及到,还是很安全的。”

“哦哦,”大野智换了个坐姿,“朋友都还活着,可真不错啊。”

“诶?”二宫和也小心地看了一眼大野智,“大野先生……”

“哈哈,”大野智笑了两声,看向窗外,“向外撤离的时候被抓伤了,说自己不愿意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还没病发的时候让我打死了他。”

一时沉默无语。

二宫和也转头看着大野智望着的那片天空,挂着黄昏时艳丽的夕阳,和一切没有发生时的相差无几。

“嘛,”大野智转过头来,猝不及防对上眼神的二宫慌忙扭头,“很无聊吧,这种话题。”

“啊,没有。”

“但是也没有办法啊,一个不小心,就会变成那样。”

二宫和也不知道接什么。

“你也不要对不熟悉的人戒心那么低了,”大野智话锋一转,“朋友的基地什么的,不要随便对别人说。”

“啊……恩。”

可是您也不是坏人。二宫和也心道。

 

又在路上走了大半天,最艰难的时候是在加油站。

不敢开枪怕爆炸,两个人只能用棒球棍清了加油站的丧尸,二宫和也也逐渐习惯了战斗。

好不容易接近M市,他才从大野智那里知道了为什么说有点麻烦。

“病毒从M市先开始的?”二宫和也睁大了他的眼睛。

“恩。”大野智挠了挠下巴上新长出的胡茬,“当初病毒刚爆发政府就知道了,可能没少看吧,行尸走肉那种,”他被自己的话逗笑了,fufufu地笑了两声,“总之反应很快,信息封闭和道路封闭。”

“可最后还是……”

“恩,”大野智点点头,指挥二宫和也往封锁岗哨的左边走,说那里有个小道,“传染太快了,隔离也来不及,想来也是,这么容易传染的病症。结果在城市周围筑起了铁壁铜墙,外面的进不去,里面的也出不来。”

车开近封锁岗哨,在旁边看到了一条小路,将将够一辆车通过。

“你朋友的基地在哪里?”大野智从车后座摸出一张M市的地图,二宫和也瞥了一眼,确认自己没见过这个版式的M市地图。

“东北角,那个新开发区。”

大野智震惊于新开发区之远,“我们可在西南角啊……”他发出为难的声音,“过去的话,要不斜穿整个城市路过最繁华的市中心,要不从这里往北上去,过西边的森林再穿北边的游乐场,过了游乐场就是开发区,开发区应该没多少‘人’。”

“那走森林吧。”二宫和也想了一会儿,“市中心……可能会很麻烦。”

 

岂止是市中心麻烦。

刚从小路拐上正道,两人就被大路上成群结队的丧尸震撼了。

“什么情况……”二宫和也紧紧握着方向盘,大野智还略显悠闲,“逃命的时候大家都往这边走,堵在这里出不去,最后被围剿。”他探头看看仪表盘上油箱的标志,“油还够。进森林前有个加油站,一鼓作气冲到那里去吧。”

“什么?”二宫和也微微睁大了眼睛,“恩……我的意思是说,”大野智摸着下巴,“一路撞过去,别停下来。”

这种方法简单又有效。

前挡风玻璃上全是血污,一开始二宫和也还想开雨刮清理,在大野智阻止不成功的情况下他通过实践确认了开雨刮只会让血污分布得更加均匀。

好恶心。

在加油站停下来时二宫和也一阵干呕,大野智从加油站的洗车房扯出一条水管,试了试水压把车洗了个透。

“走吧,”他停下来的时候二宫和也正在漱口,“穿过森林大概只要四个小时,我们明天落日之前能到你朋友那儿。”

也许是大野智不紧不慢的声音给人强烈的安定感。

二宫和也镇定下来时想着这是第二次被大野智安抚了,回过头看着后者,他背后是艳丽的晚霞。

“我饿了大叔。”

“诶?”大野智被二宫和也突然出现的笑容弄懵了头。

“吃了饭再走吧。”

“啊,好。”

 

晚饭是奢侈的自热米饭。泡面已经被消耗殆尽。

“啊——”二宫和也被热乎乎的米饭安慰了肠胃,即使添加了防腐剂的菜差强人意,也还是饱得靠在椅背上打出一个小嗝。等到扔完垃圾回来的大野智回到车上,他已经昏昏欲睡了。

“困了?”大野智慢慢带上车门。

“恩……”二宫和也侧过身来面对着大野智,睫毛轻微地抖动着。

大野智低声笑了出来,从车后座拿出一条毯子,“那就睡一会儿,晚上还得你开车。”“好过分啊,”二宫和也带着笑意埋怨,“大叔什么时候学会开车就好了,我就可以在车上睡觉了。”

“到了基地你还不是想睡就睡。”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可能是大野刻意放轻的声音太过催眠,没一会儿二宫和也的呼吸就沉了下来。大野智靠上车窗借着月光看他,不知道梦里遇见了什么委屈的事情,二宫和也的下唇微微嘟起,引着大野智的目光停留。

好像听到了蛇的谎言,大野智也突然有了尝一尝苹果清甜的想法。

是好久没见到活人了吧,才会有这样的冲动。

他自我否定,心里却慢慢长起蔓草。

大野智在这样的自我矛盾中合上眼帘。



感谢 @北極的嵐飯 gn帮我填补我空缺的存档!

  108 13
评论(13)
热度(108)

© -瓜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