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栗

假以时日,我也能成为黑暗料理大师!

我*绝*对*不写现实向

 

至暗之时(6

11和12

1   2   3   4   5


11

“不要这么紧张。”温行举起双手小小地向后退了一步,“我没有恶意。”

大野智紧紧地盯着他的笑脸,像是要用视线烧出一个洞来看到灵魂。两人都不说话,一时间僵持不下,温行看上去云淡风轻,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大野智爆发出的威压逼得他一身冷汗。

“大野。”二宫和也的声音兀然插入这个气氛中。

“准备一下我们……怎么了?”本来是跑回来通知大野智做好准备的二宫和也看到这个情形一下子停下脚步,手不自觉地摸上枪。大野智略微偏头看了他一眼,盯着温行慢慢收起小刀。温行的胳膊举得发疼,依旧笑着拍拍大野的肩膀。

“没什么事,”他说,“我还是提议分开两拨,他不肯。”

二宫和也虽然不信,但是看大野智没有反驳也就没有继续动作。等到温行追上他儿子,二宫和也立马跑到大野智身边。

“真的没事?”

大野智盯着地面,沉默地摇摇头。

 

月光之下,六个黑影紧贴墙壁绕到食堂背面。

“看不太清楚。”温煦从他爸爸的肩膀上跳下来,拍拍手上的灰。“这边窗户看过去只能看到就餐区没有人,另一头的制作区太远又太黑。”

“我们从哪儿进?”樱井翔靠在墙壁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抖腿。食堂里没有别的声音,无法确认另外两人在不在里面。

大野智沉吟一会儿问:“关于肉食类的制作区在哪个方向?”

“这谁知……”相叶雅纪话还没说完就被温煦抢断话头,“最里面,”他看大家一下子都看着自己,少有的心虚起来,“……我是这里的学生。”

“你是这里的学生?”相叶雅纪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樱井翔拍拍他的胳膊示意他放低音调,“这个不重要,我们可以之后再说,”他带着笑意看向温煦,“那你知道哪里躲人最好么?”

 

“制作区是倒L型的,门和制作区同边,折角处是肉食制作区,右上角有一个存放清扫用具的地方,如果是我我会躲那里。”

根据温煦的说法,一行人弯腰前进,樱井翔和相叶打头阵,温行与二宫和也将温煦护在中间,大野智殿后。可还没等他们进门,樱井翔光是探头看了看就匆忙指挥着大家猫着腰后退。

“太多了!”他压低了声音,“温煦你刚才没有走眼吗?就餐区和制作区满坑满谷全是丧尸!”温煦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急得都想直起腰来:“我没有!刚才真的干干净净!”温行拍拍他儿子的肩膀示意他冷静,思考片刻后说:“我们应该是被它发现了。”

“那我们好歹要想办法进去。”相叶雅纪蹲着,头发被挠得一片凌乱。

“信得过我的话,”温行笑着回头看看大野智,后者冷着脸回看他,“我倒是有个计划。”

 

“GO。”樱井翔一挥手,相叶雅纪和温煦就跟着他一起贴着墙边溜进了食堂。地上一片狼藉,变质腐败的食物和被摔碎的餐具散落一地。相叶雅纪确认安全后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出去,温煦从他身边蹭过一阵小跑。“慢点!”樱井翔拉住他,“我慢不下来!”这个刚见面时一脸冷酷的男孩回头时带着涨红的眼眶,他使劲甩开樱井翔的手:“先说好,救出你们的朋友,我不会跟着你们走。”他咬着下唇,“我要去和我爸并肩作战。”

另一边。

二宫和也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短暂振动了一下,向大野智点点头。温行靠着树干撕开一个小包装袋,掏出内容物往嘴里一扔,把垃圾胡乱塞进口袋里,一抬头发现大野智看着自己。

“槟榔,吃吗?”他又低头在口袋里掏起来,连续掏出四五个撕开的包装袋后不禁念念有词,似乎不愿意相信自己已经把东西吃完了,大野智漠然地看着他,拔出小刀丢出去直插在温行的鞋尖前。

温行吓得一跳,一边腮帮子鼓鼓囊囊地暗骂一句臭小子,一边搭箭开弓瞄准第一教学楼的楼梯扶手。

羽箭破风而出,牢牢地钉在扶手上。

大野智捡起小刀就跑,二宫和也和温行跟在后面。从树干后绕出来就能发现他们身后跟着乌泱泱一群丧尸,摇摇晃晃面目狰狞。

温行抽空回头,露出满意的笑容:“上钩了。”他用弓捅捅二宫和也的后背:“你一会儿向左拐,去门卫,里面应该有两桶汽油,是给学校老师以备不时之需用的。”

此时他们已经接近一教楼梯口,大野智对着斜上方就是一枪,他回头看看二宫和也,后者只是向他点了点头。

温行拔下他之前射在扶手上的箭,眼睛在大野智与二宫和也之间来回转:“活着才能谈恋爱,别磨叽。”

 

二宫和也一个人向着门卫奔跑,脑海里回响着的都是自己的喘息声。他撞开门,摇摇摆摆地走进里屋,看见汽油桶后一下子卸了力,双手撑着膝盖直喘。手还没摸上汽油桶,二宫和也突然僵住。他屏住呼吸盯着不属于自己影子的多余部分,靠里的手慢慢触碰到自己的枪。

“呯!”

等他再睁眼,身后直直地倒着一只丧尸,身上还穿着带着学校名字的制服。二宫和也脚一软,抱着枪一屁股坐在地上。他觉得自己好像卸了一股劲儿,因为再次看见大野智,他似乎回到了最初相遇时的状态,这么久以来积累的勇气和坚强在大野智面前土崩瓦解。

二宫和也慢慢歪头,却又因为贴上了刚使用过的枪管被烫得一激灵。不远处的一教响起枪声,他索性站起来,背上枪,拎起汽油桶,匆匆跑出门卫。

与赶向大门口的相叶雅纪一行人擦肩而过。

 

“车停哪儿了?”相叶雅纪边跑边回头询问樱井翔。

樱井翔从风间俊介的身后探出头来,大声叫嚷着指挥相叶雅纪右拐,又不放心地跑到风间俊介身边:“行吗?要不要我来帮你?”风间向上送了送松本润,背得更紧了一些:“没事,反正快到了,换人也浪费时间。”

樱井翔不安地看着面色苍白双眼紧闭的松本润,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口,只能埋头奔跑,在出校门的那一刻想起了温煦。

他一回头,只看到温煦的背影。

 

大野智和温行躲在教室的角落里,温行嚼着槟榔,大野智频繁看表。

“差不多了。”他站起来踢踢腿。然后闭上眼睛,好像在仔细感受。

温行不说话,认真观察着他,视线从他颤抖的睫毛到不时动一下的耳朵,最后落在手上的纱布上。温行好像想到了什么,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正巧撞上大野智的视线。

“和也来了,”大野智说,“他们也上车了。”

他没听到温行回应,挑起一边眉毛回头查看,顺着温行的视线看向自己的手,然后轻巧地笑了:“这么惊讶?我以为你会确定我没有被感染。”

温行像被戳穿了心思,讪讪地摸着鼻子,站起来抖抖腿:“你刚才说……和也上来了?”

大野智再次稍稍回头看他,“对,二宫上来了。”“二宫”两字咬得又重又清晰。温行憋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大声地笑出来,大野智的脸上依旧不澜不惊,语气却像被拆穿把戏的猫。

“走了。”他有点恶狠狠的,这是温行第一次感受到他除了愤怒和冷漠外别的情绪。

 

二宫和也拎着汽油桶一路向上,全楼的丧尸集中在了另一边,被大野智和温行拖着,他一人登上天台。

大野智告诉他它在天台上,二宫和也靠着门,只要打开这扇门他就能看到它。他紧张得手心出汗,喉咙发干,他也知道,只要打开这扇门,全楼的丧尸都会跟着到天台上来。

它不会任由自己孤军奋战。

“上了。”二宫和也轻声念叨,拧开汽油桶,轻轻推开天台的门。

它没有发现,暂时还没有。

二宫和也猫着腰贴着天台的围墙走,右手拎着汽油桶左手握着枪。他脑海里不断回放着刚才的惊鸿一瞥。它就在天台的最边上,望着外面,后面看上去与常人无异,可二宫和也还是看见了,它露出的皮肤一片腐败青紫。

“咔啦。”

因为思考得太过入神,他没有注意到脚下的废弃易拉罐。

它慢慢地转过身子,二宫和也终于与其正面相对。鼓出的眼球和扭曲的五官给人的冲击太大,他一时半会儿忘了如何行动。这只丧尸缓慢地抬起手臂,肿胀得分不出手指的手直直指向二宫和也。

“动啊,动啊!”他催促着自己的腿动起来,他赌大野智一定能赶在丧尸群上来之前找到自己,他要在大野智找到自己之前把该做的事做完。

二宫和也依旧沿着围墙绕圈,他用余光观察这只丧尸。与小葵不一样,它似乎不能按照正常速度移动,但是它看出了二宫和也的行动轨迹,与平常跟在屁股后面赶的丧尸不同,它现在要去的,是二宫和也一会儿的必经之地。

二宫没办法避免,他只能快点,再快点,试图赶在它到达之前完成这个汽油圈。在极度靠近的时候他甚至已经准备好开枪,一支箭救他于水火。  

大野和温行撞了进来,另一边的门也同时哐哐作响。

“大野智!”二宫和也将一桶没开的汽油滑向大野智,温行又射一箭直指丧尸却被它巧妙躲开,他也没管,跑过去接过二宫和也手中的汽油桶。

可是没过几分钟,丧尸群撞门发出的剧烈响声停止了。另两人没有发现异常,二宫和也却敏锐地感知到了。

他凭着第一反应看向天台边缘的那只丧尸,看到它挤动自己脸上像被融化的五官,露出一个笑容。

温煦的“爸爸”从楼下直直传来。

温行一下慌了神,他放下汽油桶,大野智瞥他一眼:“三分钟。”接着细致地挽起袖口,对着丧尸就是一枪。

这一枪好像惹怒了它,也不再管跑出去的温行。它的移动速度加快,另一侧门的撞门声重新响起。虽然每一次的射击都被它巧妙躲过,即使二宫和也从另一个角度开枪也于事无补,可是大野智也不着急,他像兜着它玩儿,抽空还告诉二宫和也从角落里拖块废铁出来。

等二宫和也摆好,大野智已经将它引到了中间。

“接下来呢?”二宫和也问他。

“另一边的门被温行锁住了吧?”说完大野智自己笑起来,“不然丧尸早从另一边上来了。”

“你沿水管下去,可以么?”大野智看向角落里的落水管,“你先走,我随后就到。”二宫和也别无选择,没有子弹待在这里,只能是大野智的累赘。

 

大野智看着二宫和也消失,转过头来看着那只丧尸。

他步步逼近,又轻轻后仰躲开它的攻击。

“可惜了。”他一只手握枪对准废铁侧面,另一只手抽出小刀,“你如果变异正确,我们可能现在是同伴。”

“可惜你没有。”

话音刚落,破门,射击与挥刀同时发生,子弹擦过铁块磨起火花点燃了天台。

 

二宫和也坐上车,第一教学楼已经是一片火海。

他简单询问了松本润的状况,在得知是过度劳累的虚脱之后放下心来盯着校门口发呆。他拜托樱井翔等一下再等一下,直到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从校门口冲出来。

“大野智呢!”二宫和也抓住温行。

“找不到,”后者面露难色,“我们出来的时候天台就着火了,冲进去的丧尸身上着了火又退回来感染了一片……”

车内一片寂静。

樱井翔拧动车钥匙,发动后半天没踩下油门。

过了好久他做了个深呼吸,“那我们走……”

“我们走吧。”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的呼吸瞬间停滞,紧接着自己的手被握住,还没扭头大野智就一屁股坐在他旁边。

“走了,”大野智又不动声色地抽回手,向惊愕的樱井点点头,“我们去大基地吧。”


12

二宫和也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车停在山林间的小路旁。

学校离大基地有一段距离,精疲力尽的大家轮换着开车,休息时就埋头大睡。二宫和也醒来的时候,大野智的头歪在一边,看上去睡得很熟。他动了动,脖子发出僵硬的哀嚎,透过车窗可以看到负责这轮开车的相叶雅纪在不远处伸展肢体。

突然车窗被一片阴影罩住,紧接着温行的大脸出现在车窗外。

他轻轻敲了敲车窗,笑着勾勾手指好像在示意二宫和也出去。二宫和也起先被他吓了一跳,冷静下来以后却仔细观察起温行,头发乱糟糟胡茬也冒了出来,身上的西装像个布袋,嬉皮笑脸的任谁都不觉得他是个好人。

温行见他没反应,收起笑容又敲了敲车窗,二宫想着他应该是有话对自己说,正准备开车门,大野智一个没睡稳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眼睛还闭着,嘴巴无意识地嘟起,完全没有了在学校里冷漠寡言的样子。

二宫指指大野智,向温行露出一个抱歉的表情,就心安理得地陷进靠背里。安静下来以后大野智平稳的呼吸声变得特别明显,头发扎在二宫和也的颈窝里簌簌发痒。二宫和也从他手上的纱布看到他脸上的小坑,最后被小春扒拉着转移了注意力。

小春吭哧吭哧地扒着二宫的裤脚想往上爬,二宫艰难地保持一边肩膀不动一只手伸下去方便它借力上来。

它可能是在他们都不见的那段时间里吓坏了,刚回来的时候围着二宫和也又啃又咬,车开动后才在他的安抚下昏昏入睡,现在又醒了,窝在二宫的腿上眨巴大眼睛。

“饿吗?”二宫和也挠着小春脖子上的毛轻声问它,它也不回答,追着二宫的手把湿漉漉的鼻子拱在手腕上,伸出小舌头一舔一舔。

一种奇异的安心感从心底升起,二宫和也在这种氛围中再次阖上眼帘。

 

温行见二宫没有出来,也只是笑笑,双手插在口袋里晃荡着离开车门,脸上的表情却在转身过后消失了。

他的确是认识大野,在他看到大野的第一眼便认出了这个后辈。

那时他还在军区,带的新兵里就有大野,但不过是以为萍水相逢,也没去刻意记他的名字。没带上两天他就走了,家里出了事,温煦无人照顾。

没想到在这种时候再次相遇。

温行摸出一根烟,口袋里遍寻不到打火机,还没等打开背包翻找嘴上的烟就被拿走了。

“不许抽。”温煦眉间拧出个疙瘩,捏着烟远远地扔了出去。温行也没阻止他,手掌在儿子的脑袋顶上揉搓,继而揉到脸,最后抱着温煦拉进自己怀里。

“爸爸你回过家了吗。”温煦闷在衣服堆中间轻声问。

“回去过了,”温行摸摸他的后脑勺,“妈妈的照片在包里。”

 

再醒来的时候,开车的人换成了樱井翔,为了避免疲劳驾驶他们大声地放起音乐,相叶雅纪和樱井翔跟着唱。二宫和也扭头才发现车里的人醒得差不多了,除了后排角落里的温煦。

温行不知道什么时候换到了他们这排来坐,风间与他换了位置,这会儿正在给松本润量体温。大野智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小春追着他手上垂下来的纱布玩。

也许是二宫和也四处观望的动静太大了,大野智发觉他醒来以后扭过头淡淡地点头表示问好。倒是温行从大野智身后长长地探出头来,“醒了啊!”

“啊。”二宫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勉强点点头,也不知道温行是得到了什么信息,笑得眼睛都没了,也点头回复。

“和也醒了。”相叶笑着从后视镜里看他,“你可是睡得最久的人了。”

“那可不是,”松本润在后座笑着补充,“风间身边的小孩子睡得最久。”“不过你也不能和小孩子比就是了。”风间看着温度计轻轻补上一刀。

樱井翔也笑起来:“可不要睡太多,一会儿到了基地有的你睡的。”

“我们天黑之前能到?”二宫也不介意朋友们挤兑他,他抱起小春,避免它把大野智手上的纱布全咬下来。

“能到吧,看地图应该不远了……诶一个小土包,小心!”相叶雅纪说着说着就拉住了车壁上的扶手,二宫和也却没有反应过来,在强烈的颠簸中失去平衡就要撞在玻璃上,却没有等来预想中的撞击声。

大野智淡然地收回手,关节在玻璃上撞出一小片红色。

“谢谢。”二宫和也慌乱得不知道说什么,大野智点点头表示没问题,沉默的回答令前者一下子泄了气。

小春呜呜叫着,伸出舌头吧嗒吧嗒舔着大野智手上变红的地方。

还不如条狗呢,二宫和也心里想,自己什么都做不出。

他颓然地斜靠在玻璃上,手臂压住口袋触碰到一个硬硬的东西,一下子想起大野智上车时和他的那个牵手。

只有二宫和也知道,大野智在那时往他手里面塞进了一个核晶。着急中自己根本没有确认核晶的样子,二宫和也悄悄观察着,驾驶座和副驾驶的人专心开着车,大野智挡着温行,后座三个人两个专注于病情一个安心睡觉。

二宫和也用一根手指轻轻勾开口袋,借着溜进口袋里的光线打量这个核晶。剔透的淡黄色,里面好像包裹着游动的液体,比小葵的更精致,也更大。

他一下子明白过来,这是天台上那只丧尸的核晶。

二宫和也合上口袋,大野智用一根手指逗弄着小春的下巴,嘴角略微勾起有了淡淡笑意。

欠得更多了,二宫和也在心里叹气,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欠了大野智什么。

 

靠近大基地的时候下起了蒙蒙小雨,寒意从缝隙中丝丝缕缕钻进车厢,温煦趴在窗户上看水珠,温行喊他说话他也不理,二宫和也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游戏,玩吗?”

温煦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二宫立马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妥,他把手机收回来,“小孩子应该玩游戏心情会好吧……”

“人家可能不是小孩子。”松本润靠在角落里好整以暇地看着两人互动,他没见过温煦面对丧尸时的样子,凭借着樱井翔和相叶雅纪断断续续的描述自己脑补了一些。

“挺好挺好,不如给大叔我玩,我还没怎么玩过游戏。”温行越过他儿子想拿二宫和也的手机,却被温煦的手阻拦了下来。

“不是给我玩的吗。”温煦的手一直伸到二宫和也鼻子底下,小春从一旁探出头来嗅了嗅他的手。

“还挺别扭。”二宫和也笑着把手机放在他手上,又嘱咐了一句,“不要给你爸玩。”

“谁要给他,”温煦哼了一声,又小声补上一句,“差点把自己儿子都丢掉的人。”

这话还是被温行听到了,刚想开口反驳,樱井翔一脚刹车阻挡了他开口。

 

大基地本来是个封闭的军事区域,有围墙有岗哨,在丧尸潮爆发时靠着铁壁铜墙躲过一劫,占地面积大设施齐全,稳定之后有条件地开放给幸存者提供容身之所。

“优待科研人员和技术人员,”温行斜靠着窗户,看樱井翔松本润和相叶雅纪向岗哨提交进入申请和核晶,“总统说不能白养人,有体力的出体力,有智力的出智力。”

“总统?”风间俊介被这个词吸引了注意。

“原本负责这个军区的政府官员,”温行靠上椅背,双手交叠放在小腹上,看着风间的眼睛带着笑意,“丧尸潮爆发前一天临时到军区检查,刚好逃过一劫。爆发后反应迅速做出部署,某种程度上保障了这个军区不被感染。”

“温先生好像对这个军区很了解。”大野智冷不丁的开口把认真听讲的二宫和也吓得一抖。

“恩,”温行也没回避,大喇喇地承认了,“算是略有了解,也不是特别熟悉吧。”他假装没有看到大野智投过来的眼神,夸张地看着窗外:“哎呀,他们回来了。”

说着樱井翔敲响风间旁边的窗户:“要做初步体检,大家下来一下吧。”

 

二宫和也跟着大野智钻出车门,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事,一把抓住了大野智的衣袖。

“你的手……”他斟酌了一下,“需不需要做什么处理。”

大野智跟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裹了纱布的手,摊开又握成拳,然后插进口袋里:“没事,走吧。”

虽然这样说,检查的时候还是被问到了。大野智回答是在山路上行走时摔倒划破的,负责检查的医生还是不依不饶地让他拆开纱布看一看。

二宫和也在一旁看着,手心里湿漉漉地浸出了汗。大野智的纱布每拆一圈他的心就紧一分,最后一层纱布落下来的时候他甚至想夺门而出。

然而什么都没发生,大野智手心里的那道伤痕变成了粉色的,一点点凸起,像新长出来的肉。虽然委实不像被树枝划伤的,鉴于没有发烧又没有查出什么,医生还是在大野智的体检本上盖上了通过的印章。

一直到坐上车,二宫和也才反应过来。摊开手时四个半弧形在手心里异常显眼,修剪得干干净净的指甲也因为用力过度变成了白色。

相叶雅纪高兴地向大家解释着因为他们有符合特殊优待身份的成员,大家能被分到比较不错的住处,至于实验室和别的器材的使用需要明天向总统申请。

“总统哦!明天见总统!”他高兴地向后座的人比划着,“晚上我一定要泡个澡。”樱井翔笑着放下手刹,打开一首欢快的歌。

二宫和也抱着小春看着窗外,他和大野智好像被隔离在车内愉快的气氛外。他盯着军区沉重的黑色铁门一点点打开,露出基地里面的样子。

不知道基地的天色怎么样,是不是和现在一样乌云密布。






  25 1
评论(1)
热度(25)

© -瓜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