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栗

假以时日,我也能成为黑暗料理大师!

我*绝*对*不写现实向

 

[SK] Hlice·独角兽

O!!!O!!!C!!!私设多,感情废

一日爆肝,长




章回一·独角兽






01

总立安全署特殊事件调查科。

 

“看什么呢?”趴在玻璃门边的双马尾女孩被身后的男人狠狠敲了下脑袋,还没等她呼痛,男人又塞给她一盒牛奶。

“昨天值班了?”林平叼着烟摸索着打火机,看着宮川春子费劲地拉开饮用口,后知后觉地点头回应他的问话。“那不是到了交接班时间,怎么还没有回去休息。”

春子没有开口,咕噜咕噜灌下一大口牛奶之后像是不好意思似的扯了扯自己的头发,“他们说……今天特殊的人要来。”

“特殊的人。”林平皱起眉毛,科室最近也只收到了一份案件,如果是要来人那么目的显而易见,在无法解决案件时会启用的特殊的人是……

“爱丽丝?”他试探着小声询问。

“是!”春子又扒在玻璃门上向外张望,她的声音听上去像十岁的小孩子,咬字缓慢又清晰。“什么时候会来呢……春子还没见过爱丽丝。林平,你说爱丽丝长什么样子?”说着春子转过头来,令人吃惊的是她的脸完全被一团黑雾笼罩——准确来说她的脸就是一团黑雾——然而林平似乎习以为常。

“我也没见过。”他把烟蒂扔在地上,用脚碾灭。“全国的爱丽丝都不足十个,不到特别困难的时候不会启用爱丽丝。我入职以来还没碰到过有需要启用爱丽丝的案子。”

“呐……”春子绕着她的马尾,“她会不会是这样?”说着她脸上的黑雾散去,露出一张无比美艳的脸,“或者是这样。”黑雾迅速聚拢又散开,一张棱角分明的男性面孔架在双马尾之下。

“别这么做。”林平使劲眨了眨眼睛,似乎对眼前的画面感到不适。

“你不喜欢?”宮川春子好像来了兴致,她顶着那张坚毅的脸往前凑了凑,“这样不好看?”“哪个三十岁兄贵扎着双马尾发出萝莉音都不会有人喜欢的吧。”林平随着她的靠近不断后退,直到他碰到办公桌的桌沿。

“我知道。”春子发出愉快的声音,黑雾又迅速聚拢过来。林平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观察过春子脸上这团黑雾,这么一看它又好像不是雾气,像是小飞虫,可是过于密集实在看不到它背后的东西。

“我知道林平喜欢什么样子的。”春子的声音从雾气背后清亮地传达出来,雾气随之散去,一张普普通通的少女脸庞出现在林平面前。

实在太突然,林平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就那么愣在了那里,等到他回过神来一把抓住了春子的手腕,“你什么时候……”

“春子?”

科室的玻璃门被敲响,一个穿着深灰色职业套装的女性出现在门口,她看了眼宮川春子,又注意到了林平,“啊林平也在。”

“把会客室收拾一下,里面那间卧房也收拾出来,钥匙在我的办公桌左手边最上面那个抽屉里。”

 

城市主干,两厢悬浮车快速平缓地飞驰在既定轨道上,开车的是N家经纪人西沢舞,她在眼皮打了两次架的情况下终于下定决心拧开了车内广播。

“今天是甲辰21年公历5月28日,今天城市新闻的主要内容有……”

“不好意思西沢,”一张苍白的人脸突然出现在驾驶座靠背上,“能把广播关掉吗。”

西沢露出了“不出所料”的表情,翻着白眼伸出手关闭了广播,不一会儿车后座传来了清晰的游戏声,西沢握在方向盘上的手指紧了又紧,终于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提出了反对意见。

“二宫桑,”她看了眼后视镜,后座上的人瘫在一边,手机快怼到脸上去,“那个,既然您在玩游戏的话,能不能让我把广播打开。”

“为什么。”二宫和也把手机稍微往下移了移,露出一双琥珀色的眼睛。

“我昨天跟着您一晚上,现在犯困需要信息刺激……”西沢舞看着后视镜中二宫和也的眼神越说越没底气。

“不行。”二宫把手机又挪了上去。

西沢长长地叹了口气,又使劲眨了眨眼睛。虽然现在的悬浮车在设定了轨道之后会自动避开相交轨道的其他车,理论上来讲她能放开双手任其奔驰,但是作为艺人经纪人,驾驶守则第一条就截断了他们这样做的可能性。

他们必须时刻,时刻进行人工驾驶。

“我也是拍了一晚上戏,”二宫突然解释起理由,“需要休息。”

西沢觉得自己的白眼能翻上天去,要不是马上就到总立安全署,她可能下一秒就要违反守则约定启动自动驾驶。

“那您一会儿不是还能睡嘛。”她忍不住顶了一句回去。

二宫和也好像没听见这句话,他的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移动着,直到喇叭传出游戏胜利的音乐,才叹了口气把手机装进口袋里。

“还有多久到?”

“呜哇!”西沢舞被突然出现在耳边的声音吓得不轻,悬浮车偏离既定轨道一秒半,又移了回来。

“二宫先生!”二宫和也好笑地看着自家经纪人气得通红的侧脸,好整以暇地靠回后座。“现在还困不困了。”他摸出手机查看信息,又顺手打开社交软件,熟练地在搜索栏里输入自己的名字。西沢舞恨不得把后视镜里的他盯出个洞来,气得一脚油门飚到安全限定值,祈求更快一秒到达总立安全署。

二宫感受到了车辆速度的变化,抬眼看了看她,笑着摇摇头。划了两页搜索结果,又把搜索栏内的关键词删除,改成了爱丽丝。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特殊事件调查科在几楼?”

“诶?诶?!二宫……二宫和也先生?”前台接待员看清来人后震惊得结结巴巴,二宫露出营业性微笑点点头,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

“这边电梯上去对吗?”确认完之后他猫着背走进电梯,电梯门合上之前还朝着接待员挥了挥手表示谢意。“good-looking guy不愧是我本人。”金属门倒映出自言自语的人。

这边西沢舞却刚刚把悬浮车停进车库,一出来就迷失了方向。总立安全署的地下车库像个巨大的蚁穴,走了半个点没有走出去的西沢舞干脆就地脱下了自己的高跟鞋。想着自己被自家艺人抛弃又在这种破地方迷路,气就不打一处来。“啊!”她把头发揉成一团,“明天就辞职!再怎么有名我都不当他的经纪人了!”

“你……你好。”缥缈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她身边,这是她今天受到的第二次惊吓。扭头过去却看到一个似乎比她更恐惧的小女孩,她咬着下唇像是在做艰难的思想斗争,过了好一会儿又颤颤巍巍开口:“你的情绪似乎不太稳定,需要我的帮助吗?”

 

“二宫和也先生。”二宫和也在按响门铃之后耐心地在一旁等待,直到一个女声把他从研究科室铭牌的世界中唤出来。“啊您好。”能把职业套装穿得这么性感又是一头红色波浪卷发,二宫在心里迅速地将眼前的女性划入“游戏世界中不好惹角色”分区。“我是特殊事件调查科的负责人米仓荣子,占用您的宝贵时间非常抱歉,”米仓与二宫进行礼节性握手之后便准备将他带入会客室,“本来是想申请别的白兔的,但是事情比较着急,重案把任务转交给我们的时候离规定期限不远了……”

“没关系,”二宫和也忽然笑起来,清冷的脸上有了少年气,“这片大区里只有我一个白兔,这事我知道。”

米仓荣子被他的笑容晃得愣了下神,也跟着笑起来,紧着走了两步推开会客室的大门:“二宫先生能理解就再好不过,那我现在为您介绍一下本次将与您合作的爱丽丝……”

 

大野智猫着背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深栗色的头发软趴趴地搭在眼前。因为热衷钓鱼又不记得做防晒措施导致他的圆脸现在看上去像个咖喱面包,不过这不重要了,比起肤色变深眼下最让他头疼的是他现在非常的困。

困到他坐着就愣成了一尊地藏石像。

“……你们有做任务前先拜地藏的传统?”这是二宫和也进入会客室之后说的第一句话。他在大野智面前晃了一整圈,甚至将他手中捏着的案件资料抽走都不见他有任何反应。“真的没问题吗。”二宫忧心忡忡地询问米仓,后者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这可说不好……但是这是我们能最快联系上的爱丽丝了。”

“这样的人竟然觉醒了爱丽丝。”二宫挠了挠下巴上的那颗痣,靠近了大野轻轻拍着他的背:“喂?喂——?大野桑在吗?”

“是,这里是大野智。”他茫然地抬起头,干净的眼睛里倒映出二宫的样子,满脸倦容。他们就这样互相看着过了一分钟,大野终于反应了过来。

“啊……啊!我的资料呢?”

“这里。”二宫把手里的那叠纸递给他,“大野桑真的没问题吗?一会儿需要大量脑力劳动的人可是你哦。”

“没关系。”大野智把资料放在一边,使劲搓着自己的脸,“我可以的,我曾经也是通宵夜钓第二天仍然出工的人呢。”

原来肤色是热衷钓鱼而晒黑的。二宫顺着大野宽敞的领口往里看,胸口是与脸部完全不同的白皙肤色。

“大野桑,这是本次和您合作的白兔,二宫和也先生。”米仓荣子适时地插话进来,邀请二宫也坐下来。“原来是二宫先生,”大野笑起来非常可爱,眼睛眯成了两尾小鱼,“难怪看起来那么的眼熟。”

“你也认识我?”二宫和也好奇地追问了一句。

“那是哦,就算是我这样局限于看漫才节目的人也会是在各种广告中认识二宫先生的。”大野说起这个竟然还有点自豪,兴致也高了起来。

“不过这么有名的人竟然是白兔,真是没想到呐……”

爱丽丝不是女孩子我也真是没有想到。二宫瞥了一眼又开始犯困的大野,从米仓手中接过了为他准备的案件资料。

“在开始之前会为你们简单介绍一下案情,”米仓站起来,走到会客室的另一扇门前面轻轻敲了敲,“允许我让我的另外两个部下也参加会议。”

“你们将卧房准备好了吗?”

“OK啦——”宮川春子回应着拉开房门,背后站着林平,而她显然是没想到外面还坐着两个人。

“啊。”她脸上的黑雾快速流动着,似乎想变出一个固定的形状。林平走向前把她拉到自己身后,轻轻拍了拍她的手。

“一个普通人……和一个‘变色龙’。”二宫和也琢磨着这个组合,没注意到坐在他身边的大野醒了过来。

“科长也是觉醒者,”他在听到二宫的自言自语后补上一句,又在对方惊异的目光下不好意思地笑起来,“但是我还没来得及查探就困了呐……”

二宫不置可否地扬了扬眉毛,翻了两页资料,等待着其他三人入座。

 

02

“所以你是爱丽丝?”宮川春子把一把椅子拖过来靠着大野智坐下,好奇地把脸往大野智的脸上贴——此时她用了一张小女孩的脸——而大野智安静地让她打量。

“春子。”倒是林平看不过去拉了一把春子的衣袖。

“唔……”春子的脸上露出了复杂纠结的表情,“竟然是男孩子,那我早上猜的不都错了?”

“你早上猜什么了?”大野提起了兴趣,春子也高兴地变着脸向他解释,前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鼓励春子猜得八九不离十,自己的同学中的确有这种类型的女孩子。

“不过男性也是有的,就是不多,到现在也就我和另一位是男性。”他俩倒是兴致勃勃地聊了很久,林平看看他们又看看微笑着的米仓荣子,最后目光落在打游戏的二宫身上,深深叹了口气。

“科长,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春子聊完了吗?”米仓这个时候倒是一点不着急,直到春子用力地点点头,她才开始主持会议。

“死者西本冴,女性,22岁,5月24日因为长期没有去学校报道被前来探望的朋友发现死在家中。屋内没有明显的打斗痕迹,死者没有遭受外伤、内伤、中毒迹象。解剖精密判定死亡时间为5月20日下午两点零五分。”

大野智翻着手上的资料,西本冴生前的照片被放在页面显眼的地方。“真年轻呐……”他拿手摸了摸照片上的人脸,“我觉得她长得很好看。”春子扬起一张与照片上一模一样的脸,又一瞬间换掉。

“因为找不到死亡原因,所以重案组把任务转交给了我们,”林平下意识地转着笔,掉在纸上发出“啪嗒”一声,“我们考虑是精神死亡。”

“这也是邀请你们来的原因。”米仓荣子从一旁的证物箱里拿出一个透明袋子递到大野智与二宫和也面前,里面是一条坠着白花的项链。二宫一看到就了然地靠在椅背上,胳膊撞了撞大野智,“你的。”

“是贴身的?”大野智接过袋子仔细观察着这条项链,没有什么特殊的,链条和坠子上也没有刻字。“应该是她经常戴的项链,她的朋友说她戴这条项链大概四年了,只要看见她这条项链就一定在。”米仓又抽出一份文件,推到桌子中间:“这是我们五年前的一份未破案件,尸体情况与西本相同,并且,”她翻了两页,用手指着中间的图片,“这位女性死者也有一条差不多的项链。”

会议室里一下子陷入沉默。二宫看着那份老档案,证物照片上的那朵白花异常显眼。精神死亡不是什么普遍的死亡方式,甚至可以说非常罕见,除非是到了异常绝望的时候亲手将自己的精神扼杀,否则依靠外力来造成精神死亡,在二宫的记忆里是没有出现过的。

“你们有什么想法。”二宫看了眼还在研究项链的大野,把手搭在桌面上匀速敲击,“连环杀人?还是巧合的自杀。”

“连环杀人。”林平把笔记本往前一推,“但是我们不能确定,因为靠外力造成精神死亡一定是觉醒者做的事,但是觉醒者最早出现也只能推到十年前。”

“这两个案子包括在十年这个时间段里面,”大野智黏黏糊糊地开口,他把证物袋里的项链与旧档案里的项链照片摆在一起,“而且这两条项链是一样的,坠子都是永生菊。只不过前一条的做工比后一条的粗糙。”

“不能因为早期能力觉醒者能力弱就否定连环杀人的可能,”二宫和也看着大野智,“毕竟像爱丽丝这样天生的强能力者也是合理存在的。”

“那你们现在是要上床了吗?”宮川春子看着大野智戴上项链突然发问。

“上床!?”“是的呐。”

两人几乎同时回答,只不过二宫惊异的表情与大野智的笑脸形成鲜明对比。

林平眼疾手快捂住了春子的嘴,米仓忍不住笑出声来,她摇了摇头站起来,把会客室的窗帘拉上了。

“共感舱已经准备完毕了,”她又抽出一张表,推给大野智,“填一下你的紧急求助词,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03

甲辰21年,科技的进步和环境的异变给生物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部分能力超于常人的人产生能力觉醒,每一万人中就有可能产生一位觉醒者。而每一千万觉醒者中可能会存在一人拥有超于他人的精神共感。他们在接受训练后通常拥有强大精神世界和场景重塑能力,能通过接触他人贴身事物感知他最后活动48小时内的精神思想变化并通过变化推理重塑他所经历的场景。

这种能力者有个统称的名字,一般称呼他们为“爱丽丝”。

而大野智就是爱丽丝的一员。

作为爱丽丝执行任务时必定要搭配的“白兔”,二宫和也的职责就是与爱丽丝一同进入后者所构造的精神世界,避免爱丽丝在精神世界中迷失。他在坐进共感舱之前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接着心情复杂地看着搭档比划着往身上贴心速检测片,叹了口气认命地跨进舱体内躺下。

“你到底是怎么觉醒爱丽丝的。”二宫盯着天花板上一块污渍发呆。

“诶?”大野智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很奇怪,他思考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老实地回答不知道。

二宫一瞬间想把自己的脑袋也浸泡进仓体内的营养液里。

一阵哗啦啦的水声过后,大野智也安安分分地躺进了共感舱,他用芯片将两人临近的太阳穴相连,慢慢阖上眼睛。

“那么开始了。”二宫听着大野慢悠悠的声音觉得有些发困,冰凉的营养液泡得手冷得发僵,一边的热源这时格外有吸引力。

大野智怎么这么热,二宫在坠进黑暗前迷迷糊糊地想。

 

每一个爱丽丝所构筑出来的精神重塑世界都是不一样的,拥有自己的风格。精神世界一般分两块,最先进入的是本源精神屋,相当于休息室,属于爱丽丝自己的精神意志。出去之后就是爱丽丝所塑造的目标精神世界,属于物品拥有者的精神意志。

大野智摆弄着脖子上的永生菊项链,和二宫肩并肩地走在黑暗里。

“我有个问题二宫桑,”大野智的声音在黑暗中飘飘悠悠,“‘白兔’是什么能力的觉醒?”似乎是觉得这个问题不够礼貌,他又赶紧补上了一句:“你看,我是精神方面的,春子是生理方面的。‘白兔’应该也是精神方面的吧……”

二宫和也一时没有回答他,大野等了一会儿耷拉下眉毛。“好吧,如果不愿意说的话……”“‘白兔’的要求是超于常人的冷静值,在精神世界内也不会迷失。所以被选出来做白兔的人甚至会冷静到……冷漠。”

大野智琢磨了一下这句话,又笑起来,“可是二宫桑看起来并不冷漠。”

二宫和也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这个圆脸。

“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吧,闪耀的大明星,不可能会冷漠啊。”大野稍稍仰起脸,指了指自己,“所以我们可能是一类人,二宫桑看起来不像白兔,我看起来也不像爱丽丝。”

搞了半天是套近乎,二宫嗤之以鼻,又忍不住询问:“还要在黑暗里走多久。”

在黑暗里行走的过程是爱丽丝感知物品主人精神世界的过程,感知得越快行走的时间越短。“快了呐,”大野智摸着永生菊的花瓣,“毛毛虫就在前面了。”

 

二宫和也也是和爱丽丝共事过的人,但是他曾经的搭档都不会有这么奇怪的进入精神世界的方式。

“为什么是……毛毛虫?”

不远处一条翠绿色戴着礼帽的毛毛虫叼着烟斗,居高临下地看着它面前的两个人。

“诶?”大野智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很奇怪,“爱丽丝……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时候不就是有这样一条毛毛虫吗?”

“哈?”

而被质疑的人并没有理他,大野转过身去礼貌地向毛毛虫鞠了个躬。毛毛虫稍稍仰头作为回应,接着吐出了一个巨大的烟圈。

“来吧,”大野智扒着烟圈的边沿突然来了兴致,“我已经完全构造完了!”

 

04

“我觉得……”林平看着大野临走前填的表不知道如何评价,他斟酌了又斟酌,艰难地找出了一个可以用来形容的词,“我觉得大野先生非常的……神奇。”

米仓荣子脱下高跟鞋,闻言笑着看了林平一眼,接着舒舒服服地躺在沙发上。

“你可不要小看他,”林平甚至都快觉得米仓和春子一样进入梦乡的时候,米仓慢悠悠地开了口,“他可是管理局记录在册的目前毕业分数最高的爱丽丝。”

真的吗。林平看着大野写在纸上的紧急求助词,他怎么也不会觉得一个将紧急求助词设定为金枪鱼的人会是爱丽丝学院毕业分数最高的学员。

 

“西本的最后48小时情感非常稳定,”大野与二宫坐在本源屋的小圆桌旁,桌子上还摆着一壶花茶和一块蛋糕,“一直到死前精神都没有产生巨大的波动,所以我觉得造成她死亡的人,或者说造成她死亡的信息,应该是她非常熟悉的。”

二宫四处张望着,勉强分出神来表示同意大野智的看法。

“而且她最后48小时在的地方很固定,家以及附近方圆十公里的地方。”大野站了起来,“走吧,我们去看一看。”

“恩,”二宫一步一回头,在准备走出本源屋的时候终于忍不住询问大野,“大野桑是基于什么想法……在本源屋内贴满粉色火烈鸟的壁纸的?”

“诶?”大野智露出的表情二宫和也非常熟悉,后者迅速知道了答案,他摆摆手点点头,“我明白了,遵循爱丽丝梦游仙境的设定。”

大野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推开了本源屋的大门。门外的世界像是用色粉画出来的一样色彩鲜艳,虚浮在空中影影绰绰,街道上空无一人。

“虽然你应该比我有经验,但还是想提醒一下,构筑出来的精神世界内的东西都不可碰。简单来说,这是我能通过项链感知还原的西本冴的脑内世界,世界颜色也是随着她的精神状态改变的。都不是实体。”大野智挠了挠头,“其实如果能给我她的头发就更好了,项链还是差了点……不过长时间佩戴的饰品也能与拥有者通感。”

二宫四处转了转,看见了从楼道中出来的西本冴。“甲辰21年了还能看到这么原始的地方。”没有悬浮车,没有空中投影屏,楼房也比日常生活中看到的矮许多。二宫和也摸出手机,信号格一片空白。

大野智哼哼唧唧地笑了两声,不知从哪儿找了把椅子坐下来。“其实现实中也不一定是这个样子,可能有悬浮车,也可能楼很高,但是她不愿意看见我就不能重构。”“那她也挺奇怪的。”二宫靠在大野的椅子边,余光瞟着沿着小巷向前的西本冴。“我们就待在这儿?”大野茫然地抬起头:“不然还能去哪儿?”

二宫打开手机游戏又关上,利落地把手插进口袋里:“去她的房间看看。”

 

“书架上的书也这么旧。”二宫把脸贴在西本冴的书柜玻璃上,“二宫桑看的书好像挺多。”大野笑眯眯地在一旁绕圈,“这书都蛮普通的,”二宫回头看他,“难道你没看过?”

大野智的鼻子皱了起来,语调拖得又长又黏:“我不擅长认汉字呐——”“我现在怀疑你真的是靠钓鱼为生的。”

“找不出什么。”二宫和也把各个房间看了一遍,摆在明面上的东西都没什么异样。“东西都旧旧的,”大野智也跟着看了一圈,“不知道是真的就这样还是她的记忆出了问题。”

“如果是记忆出了问题怎么办?”二宫和也突然问他。

“这个啊……”大野扬起脸,皱着眉头看起来非常严肃,“如果真的是记忆出了问题,我是没有办法确认的,除非我们在她的记忆中找到可以证明出现问题的地方。”

二宫和也沉默下来,他摸了摸鼻子,又看了看时间。

“她现在在哪儿?”

“应该是在便利店。”

“那我们就去便利店。”

 

“说起来这种色彩的记忆还蛮少见到的,”大野智兴致勃勃地观察着四周的景象,“很少有人的记忆这么鲜艳。这样说来我不应该把她最后48小时的情绪归为平常,照这个颜色看她应该还蛮高兴的。”

“大野桑应该去学画画。”二宫在踏进便利店时没头没尾地说了这么一句。大野倒是听到了这句话,眨了眨眼睛,也没多说什么。

西本冴正在柜台前结账,她买了一大袋的零食,费劲地从钱包中掏钱出来。

“一个人吃这么多?”二宫绕着零食袋观察了一圈,想仔细看看是什么零食,却始终看不清楚。

“好像不太对啊大野桑,”他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在没听到回应之后抬头寻找,才发现大野也站在货架前一脸愁容。

“怎么了?”

“好像不太对啊二宫桑……”大野无意识地说出了和二宫一样的话,他自己却没有察觉到,“西本是走过了这段货架的,照理来说我应该能把这排货架以及上面的食品完全重构出来,可是这些包装袋完全看不清楚。”

二宫沉默了一会儿:“你业务不熟练了?”

“那不可能。”大野连忙否认了这个想法,“她家里的书,纸还有别的细节我都能还原,没道理这个地方还原不了啊。”

一个奇怪的发现。

两人还没研究明白原因,就听到西本冴对收银员道了谢。“先跟上去,”大野拉了一把二宫的袖子,“这个等到疯帽子的茶话会了我们再研究。”

“什么?”二宫被他扯着往前走,没想到大野看上去和他差不多高力气倒是比他大很多。“茶话会?”

“恩,到44小时之前爱丽丝可以停下本源屋之外的精神世界活动做一次信息总结,和白兔以及自己交流。保证自己没有在精神世界中混乱。”

二宫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

“我好像从来没有遇到过。”他和大野肩并肩说着小话,眼睛却盯着前面那个拎着大塑胶袋费力走路的女生。

“我也不经常用,”大野轻声回答他,虽然他们的话并不会被西本冴听见,但还是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强行停止精神世界的活动对我来说负担有点大,但是我觉得这次比较特殊。”

“不知道是我的问题还是她的问题。”

他们看着西本冴上了楼,消失在自己房间的门后。“我很少碰到真正在精神世界中混乱的爱丽丝,”二宫看着大野愁眉不展,决定宽慰一下他,“也没有听说过。”

“那是因为一般精神世界里都有主角存在。”大野示意他上楼梯去西本冴的房间,路上耐心地解释,“因为爱丽丝拥有这个能力,我们一般和警方合作。回溯逝者生前最后48小时内的场景,找出关键点——杀人事件就找出凶手,自杀事件找出原因——我们一般称这种关键信息为红桃皇后。”

“但也有时候,”他们站在西本冴的门前,“到48小时结束爱丽丝也不能找到红桃皇后,他可能会自己选择延长时间,也就是再重构一轮。但是这样非常伤精神力,这时候就会导致爱丽丝陷入精神混乱。”

“还有一种可能,”大野盯着二宫的眼睛,“精神世界内没有主角存在,爱丽丝根据共感假设自己为主角。这种情况虽然没有发生过但是理论上会出现。”

二宫和也沉默半晌拍了拍大野智的肩膀:“没关系,这次不是有主角存在吗。”

“不对。”虽然说不出有什么不对的但大野还是摇了摇头,他们穿过门看着在家中正常休息娱乐的西本冴,大野智做了个深呼吸。

“我觉得这次的情况在以上我所说的两种情况之外。”

 

05

太奇怪了。

就算是让大野放宽心的二宫在盯了一个晚上之后也觉得不安起来。

西本冴非常正常,按时吃饭按时睡觉,甚至还在睡觉前打了盘游戏。虽然整个精神世界呈现出过时的状态,但是也没有确实证据表明就是西本冴的精神意志出现了问题。

新的一天要到了。

二宫和也和大野智目送着她出门,和昨天一模一样的路线,消失在巷子的拐角处。大野说不上自己心里觉得哪里有古怪,按照时间点来说,今天下午两点零五分,西本冴会遭遇精神死亡。

他搓搓手,看着二宫:“我们回本源屋吗?我想召唤疯帽子了。”

 

虽然昨天大野向二宫解释过了茶话会,但是二宫也没有想到他所说的疯帽子指的是他自己。大野智在圆桌旁摆了三张椅子,请二宫坐在一边,自己的对面是张空凳。紧接着二宫和也就眼睁睁地看着另一个大野智出现在了空凳上。

二宫忽然一下子明白为什么白兔需要异于常人的冷静,在爱丽丝的精神世界里,白兔需要保持绝对的独立,假如二宫是个普通人,在面对两个大野智自问自答时就会崩溃。

他所熟知的大野智问着复制品问题,复制品的声音毫无温度,像一台问答机器。大野智的拿着笔飞快在纸上记着复制品的答案,他问得很细,细到西本冴一天的行程精确到了分秒,旁边备注了精神状态。

在写到便利店时大野智停了下来,“回答西本冴购买的零食的名字。”他看着复制品,复制品的眼神空洞,在听到这个问题时并没有做出回答。

“回答,西本冴,购买的,零食,名字。”大野智再次询问。

本源屋陷入一片死寂。

大野智决定放弃这个问题,在旁边打上了大大的问号,他把接下去的时间点全部记了下来,第二天的写在了另一张纸上。

二宫和也又眼睁睁地看着复制品在他眼前消失,这时他才注意到大野智已经满脸是汗,大口大口地喘气。

“你要不要……”还没等二宫说完,大野就摇了摇头,他把两张纸并排放在桌面上,每一天从零点到下午两点零五分,西本冴的行程都是固定的,而且基本上相同。

“不可能有人的行程完全固定……”大野智看着记录自言自语,“在便利店买的零食都是一样的价格,这可能做到吗?”

“这里,”他圈出晚上看视频的时间,“看的视频时长也是一样的,笑点也是一样的。”

“她的记忆……”

“她的记忆是重复的。”二宫帮大野补上了他没说完的话,又指着看视频的时间段:“能重构她看到的节目吗?”

“这个可以,但是那个节目看不出是什么时候的。”大野拿着笔在纸上无意识地画圈,眉毛皱在一起。

“那这里呢,”二宫的手指在了大野没有关注的地方,那是西本冴睡前玩手机游戏的时间,“可以重构游戏画面吗?”

“可以,”大野智犹豫着思索,“是个消除游戏,移动不同颜色的珠子进行同色系珠子消除。她好像把宝石喂给了一条龙,然后从龙肚子里吐出了蛋,她似乎对这个蛋很满意,微小的精神波动,上扬。”

二宫的脑海中一瞬间闪过了一个想法,他把手机掏出来打开了自己手机中的一个游戏放在大野智面前,“是这个游戏吗?”

“是它!”

二宫又把所有抽到的角色打开,让大野智顺着往下滑,直到他看到西本冴抽到的那个角色。

“是这个。”大野智停在了一个角色界面。二宫和也看着手机屏幕,慢慢地对大野智说:“如果没看错的话,西本冴的这个记忆是假的。”

“她不可能在甲辰21年的五月晚上抽到这个角色。”

“这是四年前一次活动中的限定角色,就那么一次,再也没有复刻过。”

 

大野智一时之间愣在了那里,他突然再次寻找两张时间表之间的差别,终于在下午两点零五分之前找到了一个细微的不同。

“这里,”他指给二宫看,那是西本冴拎着零食袋回家踏进家门的时间,第二天比第一天晚了一秒,“她是在今天精神死亡的,那么这一秒就是红桃皇后。”二宫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大野智,所有的懒散和困倦都不见了,眼睛亮得发光,“一定,一定是有什么事导致了这一秒。”他的表情松懈下来,“我解开了外面世界的暂停命令,我们去找红桃皇后吧。”

 

他们看着西本冴笑着从远处拎着塑胶袋走过来,在快靠近公寓楼的时候被旁边突然出现的人撞了下肩膀,趔趄之后她小跑两步继续往前,却没注意那个撞她的人跟在她身后。

“就是他。”大野智紧紧抓着二宫和也的手,拉着他跟着那个奇怪的人来到西本冴家门前。时间是下午两点,还有五分钟西本冴就会因为精神消失而死亡。

“二宫桑,”大野在踏进房门前突然务必郑重地看着二宫和也,“一会儿请你,一定,一定要把我拉出西本冴家。”

“什么?”二宫和也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想跟着大野进去却被大野推出门外,“那个人是谁?”

还没等大野回答,西本冴就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精神世界的颜色突然变得过分鲜艳,大野上前一步抓住神秘人的衣袖使劲往回扯,整个精神世界开始扭曲,以神秘人为中心呈旋涡状收缩。

大野智似乎是想要看到那人的样子,他放弃站在门边往里冲过去,时间已经到了两点零四分,二宫和也发现世界已经收缩到了公寓楼梯口。他一个跨步向前拉住刚与神秘人面对面的大野智使劲往回拽,在大野跌出房门的一瞬间,所有的精神世界都化成一个白点与神秘人一起消失了。

二宫和也躺在黑暗中喘气,突然听到大野智在一旁笑出了声,怕是爱丽丝陷入精神混乱二宫一个咕噜坐了起来,却被大野智一把抱住。

“太好了。”

大野智把脸埋在二宫的肩窝。

“我看到红桃皇后的样子了。”

 

06

“是这样吗?”宮川春子坐在大野智对面按照大野的要求变动着五官,黑色雾气在她脸前乱蹿。

“喝杯水。”林平递给二宫一杯茶,后者窝在沙发里打游戏,恹恹地抬起眼勉强表示感谢。

“还有吗?”春子已经完全按照大野智说的话变出了一张脸,她大方地让大野观察,在大野表示还缺一个角时陷入了疑惑。

“角?”春子咬着下唇苦苦思索,突然有了主意,向林平要钱之后买回来一个甜筒,把雪糕挖出把脆皮筒往脑门上一按。

“这样!是吗!”

大野智已经笑倒在了沙发上。

“荣子!”春子蹬着两条小短腿跑远了,隐约能听到她向米仓荣子展示。

“是这样的……大野先生说是有个角,一个有脆皮甜筒角的奇怪男人。”

 

“独角兽吗。”二宫和也专注在游戏上,不经意地问了一句。没想到大野智给了他肯定的回答:“是独角兽。”

“精神能力拥有者,书上称他们为独角兽。拿西本冴举例,她所有的记忆和精神都复制的独角兽碰到她那一天的情况。独角兽一般狩猎拥有纯粹幸福的女性,将他看中的精神在女性脑海中循环覆盖,养成纯熟的精神意志,在他觉得可以的时候捕食。”

“但是独角兽这种能力觉醒我只在书上看到过,”大野智陷在沙发里,眼皮越来越沉重,“真实遇到还是第一次……”

“那你也太拼了。”二宫没有注意到旁边的情况,在没听到回应之后暂停游戏转头看了眼,又笑着关掉了游戏声音。

“真是个笨蛋。”


-tbc-


感谢看到这里。实在是很长,昨天突然暴起把去年和鱼老师做的一个设定拉了出来爆肝写到今天,所以写到最后有些神志不清,欢迎捉虫。

一直是一个不怎么会写感情但是热衷于做奇怪设定的人,可能在同人圈里会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如果你喜欢,那我真的非常非常感谢。

前段时间有些事情尘埃落定,虽然不是什么好结果,但是也要开始新生活了。我把名字改回了之前被炸的那个号,可能有人不知道我前一个号怎么了,我前一个号在春节被熊孩子销号了,内容多多少少有遗失。不过丧尸写完了在大修,也欢迎来催别的坑。

算是一个新的自我介绍w

初次见面,我是新人,可以叫我瓜。


以及实力感谢鱼老师提供的文名,毕竟我有一个瞬间想叫它馒头爱丽丝(

  280 40
评论(40)
热度(280)

© -瓜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