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栗

假以时日,我也能成为黑暗料理大师!

我*绝*对*不写现实向

 

[SK]一个没头没尾的魁地奇赛

(其实是之前那个无cp版的cp版……

(反正炸号了……那我悄咪咪补一下我的私心




魁地奇比赛的前一天晚上,二宫和也坐在大野智的床上玩游戏,大野智坐在他背后给他吹头发。

“想想你的那些崇拜者们,”二宫和也的眼睛一刻也没离开掌机的屏幕,却说着和游戏毫无关系的事情,“如果他们知道伟大的斯莱特林找球手现在坐在他们六年级级长的床上,级长还在给他吹头发,他们可能下一秒就会冲进你的卧室然后让我明天上不了赛场。”

大野智听得笑起来,手穿过二宫和也柔软的发丝,扫了扫。“没人会进来。”

“为什么你不说没人会知道。”

“大家都会知道的,有一天我会在大家面前介绍你。”

二宫和也的手一停,屏幕上的小人失去了指令挨了大boss一拳头,“可别了,”重新操控起角色的二宫和也虽然拒绝了大野智这个提议,嘴角却止不住地往上翘,“不用这么隆重,我随口说的。”

大野智又fufufu地笑起来,确认二宫和也的头发完全干了以后,他收起吹风机拍拍松软的枕头,“伟大的斯莱特林找球手,该睡觉了。虽然可以的话……我也希望能让你明天上不了场。”

 

 

 

“satopi?”

“恩?”

“你有用过快干咒干头发吗?”

“没有,怎么了?”

“头发会像脱水四十天的杂草一样。”

“恩……”

“我的意思是,你的手要是还没有从我的屁股上挪开,下次我就给你用快干咒干头发。”

“fufufufu……好吧,好吧。”

 

 

 

魁地奇比赛的那天早上,大野智睁开眼睛的时候二宫和也已经在柜子里翻找自己今天出场要穿的衣服了。

“早上好。”

“早上好格兰芬多级长,”二宫和也从衣柜深处拿出一件衣服,转身看着大野智大笑起来,“我觉得我应该开展副业,把你每天早上的样子拍下来送给樱井翔刊登在校报上。”

大野智使劲压着自己脑袋上翘起来的那根头发,跟着他笑起来。

“这样我不仅有钱拿可能还能永绝后患,”二宫和也打着领带,“仰慕你的女孩子们谁能想到她们心中的男神每天早上也会脱了裤子坐在马桶上看着报纸为自己的代谢而烦恼呢。”

大野智走过二宫和也身边的时候笑着揉了一把他的头发。

“要先走了?”

“斯莱特林万岁。”

 

 

 

“十一点钟渐渐接近了,全校师生开始往魁地奇赛场移动。这是一个晴朗的天气,太阳甚至有点晃得人看不清,这是在格兰芬多上场的情况不太多见的。

本次比赛的解说员仍然是拉文克劳的高材生樱井翔。为了看的更清楚,他这次戴着一副星星形状的蓝色墨镜,虽然我觉得这副墨镜有点太大了。顺便一说樱井前辈最近不知道是因为太累还是吃得太好,脸有点略微浮肿……”

“嘿小山,”樱井翔突然出现在奋笔疾书的小山庆一郎旁边,“我觉得一篇新闻通稿中不要出现太多带个人评论和情感的东西,你说呢。”

“前辈说得是。”小山手忙脚乱地收起羊皮纸,目送着樱井翔走向赛场,然后低头把最后几句划掉,斟酌一下以后换上了“他依然是一副精英模样。”

 

 

 

“先生们女士们,中午好!”被魔法放大的樱井翔的声音在赛场上回响,“万众瞩目的魁地奇比赛即将开场,这场是格兰芬多对斯莱特林——”他坐在扫帚上,飘在赛场的一角,享受着说完开场白后全场发出的尖叫声。

赛场现在是红黄绿银的天下,佩戴猩红色玫瑰花的格兰芬多小狮子们给应援的横幅加了巧妙的魔法,让它们闪着不同的色彩,写着“格兰芬多必胜”的小旗子比较糟糕,会随着他们的尖叫发出响亮的声音,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收到格兰芬多的邀请同样佩戴猩红色的玫瑰。被包围的斯莱特林们和他们的院服颜色一样冷静又矜持,在樱井翔说完开场白后象征性地鼓了鼓掌,坐在属于他们那一方的球门后面安静地等待着比赛开始。

相叶雅纪坐在赫奇帕奇的观众区笑成了菱形嘴,“小翔还是这么喜欢kyakya,”然后又挠挠头,“嘛,他怎么飞起来的?”

松本润知道樱井翔是怎么飞起来的。

“你就是太迁就他。”二宫和也夹着扫帚捏着游戏机和斯莱特林队一起从通道走向赛场,路过观众区还不忘抬头微笑挥手示意,“你用悬挂咒把他挂在那么高的地方,即使是他自己要求的你也不该答应他。”

“格兰芬多队来了——”樱井翔大喊着,“他们新上任的队长是对这个位置期盼已久的手越祐也——手越的小猫咪们你们可以尖叫起来了——他带着新战术而来!还有他们的神球手丸山隆平!以及最稳定的守门员大野智——”

松本润把扫帚杵在地上,然后打横跨上去,“他自己要求的,我也没升特别高,在他尖叫之前我就停了。倒是你,今天不要放水。”

二宫和也耸耸肩,稍微踮起脚和对方的守门员做了个对视,眯着眼勾着嘴角缩回脖子:“那可说不准,总之赢了就行,其他事情只要他开心。”说完把游戏机塞回绿色袍子的口袋里,跨上扫帚。

“接下来是斯莱特林队——由队长松本润领着!他们有最潮的击球手组合——松本润和增田贵久!还有号称俄罗斯人的追球手横山裕——希望他真正拥有俄罗斯人的勇气——以及最厉害的找球手二宫和也!”(相叶雅纪在此时迅速把手里的红黄小旗换成了小蛇旗,大声呼喊二宫和也的名字,并收到了隔壁赫奇帕奇姑娘翻的白眼)

 松本润不安地动了动:”我已经说不清是樱井翔这个语气让我倒牙还是你让我倒牙了。“

“好了小伙子们。”飞行教授松冈昌宏老师请松本润和手越祐也握了握手,他们假装用威胁的目光互相瞪视着(手越下场后表示松本学长的颜真的非常浓)。

“听我哨声,”松冈先生说,“三——二——一——”

一片欢呼声中,十四把扫帚一同蹿上天空,作为找球手,二宫和也飞得比谁都高,但是他也没动,晃在赛场的一角抱着手臂看着。

“今天天气非常的好,我们都知道,一般格兰芬多队上场的时候会是阴雨天气,这都是因为他们的级长大野智——”樱井翔示意大屏幕把镜头对准格兰芬多的球门,守门员大野智举手示意了一下,二宫和也眯起眼睛笑起来,“但是今天不同,今天我们的另外一支勇敢的队伍是斯莱特林!让我们感谢斯莱特林的晴男增田贵久!”

樱井翔的声音淹没在格兰芬多的嘘声中。

此时增田贵久游走在斯莱特林的追球手之间,寻找着游走球。

“现在游走球在斯莱特林的区域,”樱井翔的解说提醒了增田贵久,他稍微往后方移了移,对上了同是击球手的松本润的眼神。

“松本润和增田贵久好像交换了战略,松本润往二宫和也的方向过来了,他看见了什么呢?哦是游走球!游走球的速度非常地快!他朝着二宫和也的方向过来了!什么?天呐,它朝着我过来了!!”樱井翔睁大了眼睛,感受着一阵风从他的额发前吹过,睁开眼时游走球已经转了方向。

“拉文克劳怎么没派人保护你。”松本润皱着眉头看樱井翔,却还没等樱井翔回答他就转过身飞到二宫和也旁边。

“离他远一点!”松本润好像故意放大了声音,“跟着幸运E在一起我可没有精力分出来保护你!”

樱井翔觉得二宫和也好像笑着看了自己一眼,然后慢悠悠地向松本润比了个OK的手势,操纵着扫帚远离了樱井翔。

“嘿,”樱井翔笑着摸了摸鼻子,却还是感受到二宫和也给自己加了个保护性的咒语,“真不够兄弟。”

 

 


“现在鬼飞球在格兰芬多这边!格兰芬多的队长手越祐也带着球直冲斯莱特林的球门!他在空中做了个旋转,还向格兰芬多的观众抛了个wink!注意球啊手越!果不其然,斯莱特林的追球手横山裕从旁边冲出来截走了鬼飞球!格兰芬多的丸山隆平跟上了他,他能成功吗?他夺走了球!“ 

格兰芬多的观众沸腾了,尖叫和欢呼回响在赛场。

“撞他啊Yoko!”涉谷昴从自家观众席站起来,朝天空挥着拳头,被理智尚存的村上信五按着肩膀坐下。

“撞他啊Yoko!”被松冈老师听到以后他兴致勃勃地重复了一句,试图撺掇选手对撞。

可是丸山隆平非常冷静,他不会把这个表现的机会浪费在对撞上。

“丸山也做了个旋转!他翻了个跟头,看来真的很开心!”(安田章大表示如果不是在扫帚上丸山可能会跳支舞)“他把球传给了手越躲过了后面飞来的游走球!斯莱特林游走球失败——战略性躲球!丸山隆平借着躲球来到斯莱特林得分区,手越表演了精准的背后传球,鬼飞球到了丸山隆平手里——球进了!十比零格兰芬多领先!”

丸山隆平绕着球场一端飞行,兴奋地在扫帚上扭动着身体,底下猩红色的海洋传出兴奋的尖叫。

“我们的斯莱特林追球手拿到了鬼飞球,他被游走球缠住了!”横山裕上下躲避着这个看起来就非常沉重的疯子球,堪堪回过头向松本润求助,不远处丸山隆平虎视眈眈。增田贵久向前急冲在游走球再一次靠近横山裕的时候大力撞击,将游走球撞到了赛场另一边,直接从手越祐也的身边擦了过去。

“嗨怪力!”相叶雅纪兴奋地向前倾身。

“nino。”松本润再次滑到二宫和也身边,后者已经晃在赛场边缘的上空无聊地摸出了游戏机,“上场吧,先去跟着丸山隆平。”

“斯莱特林的找球手二宫和也第一次进入内场!他是要开始寻找金色飞贼了么?今天我们还没有看见过金色飞贼,格兰芬多的找球手也毫无收获——二宫和也靠近了丸山隆平?丸山隆平竟然随着他的靠近往后逃避了!”

“这是卑鄙的!”一个格兰芬多生站起来大声反对,樱井翔看了眼斯莱特林的院长中居正广,他面无表情目视前方。

大野智对场上的变化稍微做出了点反应,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方便自己更加清楚地看到二宫和也。

“现在鬼飞球依旧在斯莱特林手里——哦在格兰芬多手里了——哦又在斯莱特林手里了!横山裕从手越的手中拿到了鬼飞球!他会再次传球吗?他没有!直接朝着球门猛冲了过去!三个上下波浪形滑动绕过了障碍!他扔球了!遗憾——被大野智挡出去了!”

二宫和也抽空朝大野智看了一眼,后者笑出了眼角小小的皱纹,回过神时丸山隆平已经悄悄离开了他,却在偷瞄时被二宫和也抓了个正着。

二宫握着扫帚慢悠悠地朝他飞过去,和紧张的赛场氛围不一样,二宫和也的节奏不紧不慢。他在丸山隆平的不远处绕着圈,丝毫不在意樱井翔刚刚通报的三十比十的小比分落后。

只有找到金色飞贼比赛才结束,他非常明白。

突然一点点金色从他的视野里滑过。

二宫和也稍稍偏头看了眼格兰芬多的找球手,轻轻笑了一声以后又靠近了丸山隆平。

“嗨丸山,”他几乎与丸山隆平并驾齐驱,“为什么躲着我。”

丸山隆平一下子涨红了脸,默默往旁边挪。

“不不不你可不能走。”二宫和也靠近他,非常近,近得丸山隆平觉得自己的腿和他贴在了一起,然后二宫和也直起上身,朝丸山隆平慢慢倾斜。

“我现在诚挚地邀请你,”二宫和也伸出手像要触碰丸山隆平的耳朵,就在后者不知所措之际,他笑了一声,丸山隆平觉得他真的碰到了自己的耳朵,可他却从自己的耳后摸出一个金色的东西,接着高高举起,“我现在诚挚地邀请你,和我一起庆祝斯莱特林的胜利。”

“大野智好像分神了!他没有拦住这个球——噢!是二宫和也!他拿到了金色飞贼!斯莱特林胜利了——!”

 

 

 

“累——得要死。”二宫和也瘫在斯莱特林的休息室里,松本润在一边坐着喝饮料,听到他这话不由地笑出了声,“你也没怎么动。”

“太累了。”二宫和也翻了个身,屁股对着松本润,“现在什么事情都不能让我移动!绝对!”

“打扰一下,”可怜的斯莱特林一年级生敲响了休息室的大门,“这里……一封从格兰芬多来的信,给二宫前辈。”还没习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敌对氛围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拿来吧。这个人他现在动不了。”松本润好心地解救了他。

在学弟离开休息室后,二宫和也拆开信,看了一行就起身准备出门。

“去哪儿?”松本润叫住他。

“去格兰芬多的级长室,”二宫和也扬了扬手里的信。

 



“格兰芬多六年级级长邀请我一起庆祝斯莱特林的胜利。”


  93 6
评论(6)
热度(93)

© -瓜栗 | Powered by LOFTER